乐视危情第三季 隐秘的对赌协议,持续激进的营销策略,整体资金链危机让乐视给自己埋下了一个一触即发的巨雷。

乐视危情第三季 隐秘的对赌协议,持续激进的营销策略,整体资金链危机让乐视给自己埋下了一个一触即发的巨雷。

4月17日,下午5点刚过,北京北四环技术交易大厦,易到用车总裁彭钢将一位治安警察负责人从19楼总部送至楼下,他们在大厦前短暂寒暄。随后,这位负责人率逾10余辆警车离开,他们已在此驻留一整天,用以维持易到公司正常办公秩序。

过去一个多月的工作日,数百名易到车主涌入这栋大厦,他们希望能顺利提取通过易到网约车平台完成的数千元至上万元的订单车费。

只是这一天,彭钢未知,风雨欲来。两小时后,易到公司创始人、尚在这家公司担任CEO的周航突然以公开信形式将易到正在经历的困境公之于众,并称“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元”。乐视控股在这天深夜激烈反击,针锋相对,声称其“恶意诽谤”,并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周航的指责中,一句“易到当前确实存在着资金问题,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13亿资金的挪用。”这给正在解决资金链危机的乐视增添了莫大的风险。 

入主易到两年,乐视给易到曾带来无上荣光,让这家老牌网约车公司在约车市场争夺战中留得一席之地;但隐秘的对赌协议,持续激进的营销策略,整体资金链危机也让乐视给自己埋下了一个一触即发的巨雷。

车主围城:一场60亿烧钱游戏

过去近500天,当485万活跃用户将手头资金源源不断地打入到标注“充值返现”的易到app时,他们希望能用市面上最便宜的价格享受专车服务;而近100万易到车主则夜以继日的奔走在道路上,从每一个订单中赚取到各个约车平台中相对最多的利润。

过去近500天,当485万活跃用户将手头资金源源不断地打入到标注“充值返现”的易到app时,他们希望能用市面上最便宜的价格享受专车服务;而近100万易到车主则夜以继日的奔走在道路上,从每一个订单中赚取到各个约车平台中相对最多的利润。

成立于2015年的易到用车,是国内较早的网约车平台。

至少在2017年2月份前,持有易到70%股权的乐视控股乐见于这种欣欣向荣的“多赢”局面,即使他们或许也不知道账上的资金还能够撑多久。

易到的疯狂营销是在乐视入主后开始,2015年10月,乐视汽车战略投资易到用车一举获得易到用车70%的股权,成为控股股东。随后,这家号称最资深的网约车平台开始进行大规模充返营销活动,其他网约车平台仅敢持续数天的“100%充返”活动,易到用车已进行近500天,甚至长时间维持用户充100元到账200元,时至今日也依然维持充100元到到账180元。

根据易到官方的数据,截至2016年6月30日,易到在进行227天“100%充返”活动后,获得用户充值金额超过60亿元,653万人参与,人均充值额918元。

也就是说,如果用户使用完这些充值金额,易到本身即需要补贴60亿元。

但是,易到已玩不起这场烧钱游戏。

变化出现在春节之后,易到平台上的车主们突然发现,在司机端的app中通过“提现”按钮已基本无法顺利提现。最初申请需要通过易到登记手机号码并提供账户余额截图,若7天仍无法手机提现,则需要携带身份证银行卡在易到总部登记、申请线下转账,在此期间,车主账号还被要求有15天的“静默期”无法接单。

这种变化让一些车主索性转到其他网约车平台,易到可用车辆迅速减少。而完成充值的用户们随后发现,通过易到已越来越难约到专车服务。

只是,易到依然寄望于通过极端的营销活动吸引用户充值,以弥补现金流,而车主则希望真的能“劳有所获”。

4月18日,易到CEO周航与乐视的矛盾公开的第二天,易到总部涌入了更多的车主,他们匆匆赶来,办理提现登记手续。多位安保人员在旁维持秩序,时而抽查一些人的手机,以防有人对现场拍照。 

腾讯财经询问这些在现场的车主,他们被易到用车拖欠的金额在数百元到上万元之间。

14亿贷款迷局:各怀心思的罗生门

贾跃亭入主易到后给周航团队提出了“三个百万”目标。

贾跃亭入主易到后给周航团队提出了“三个百万”目标。

text

curr/total page

周航打响的这场突袭战让乐视极度恼火,他们声称这是“农夫与蛇的现代版”,乐视是农夫,周航是蛇。

这不难理解,周航的指责中,一句“易到当前确实存在着资金问题,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13亿资金的挪用。”这给正在解决资金链危机的乐视带来了莫大的风险。

乐视控股在当天深夜迅速发出澄清说明:周航所说的“挪用13亿”,事实上是2016年11月,在易到单独贷款困难的情况下,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联合贷款中的一部分。

按照乐视控股的说法,当时双方已明确约定,该笔资金用于包括易到在内的乐视汽车生态的日常经营资金周转,其中,1亿用于易到,13亿用于乐视汽车生态。此外,周航本人不仅知情,也在相关的董事会文件上签字确认,并且易到与乐视控股也已经签订了相关协议。

腾讯财经在4月18日见到了这份借合同的一部分,双方约定借款用途是“企业日常经营”,乙方改变借款用途应当经甲方同意,13亿元总借款分两笔发放,第一笔借款金额4亿元,第二笔9亿元,两笔借款到期日相同。

只是,腾讯财经在早前获得的消息是,易到这笔贷款中,有一部分被用于支付乐视体育2016赛季中超版权费用。不过,乐视体育曾对此予以否认。

按照乐视控股的声明,这笔14亿元贷款的贷款主体是易到,抵押物为乐视大厦,属于“联合贷款”。腾讯财经从多名银行人士处了解到,易到作为一家纯互联网公司,如果单独向银行申请贷款的话,银行“肯定不贷”;而乐视属于高科技企业,不可测因素较多,加上此前遭遇的资金链危机,目前乐视从银行贷款“可能有点难”。

一位股份行对公业务经理告诉腾讯财经,按照乐视声明中所言,他理解所谓“联合贷款”,是指几个关联用款主体申请一家银行贷款,共享贷款额度,属于一般授信贷款,其原则是“谁用款,谁还款”。贷款具体用于什么地方,则以银行的最终审批为准。

不过,腾讯财经4月18日从乐视内部人士了解到,这笔14亿元的资金并非来源于银行,而是一家第三方投资公司。乐视以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易到为借款主体,向这家第三方公司贷款,但由于第三方公司没有接受抵押的资质,于是,双方找到某银行,以委托贷款的方式进行放款。

与此同时,委托贷款的协议内容包括,易到可获得1亿元贷款,剩余13亿为乐视控股使用,该人士称。

易到炸雷:对赌与嫌隙

2016年下半年,乐视自身亦陷入资金链危机,易到的境况就此急转直下。

2016年下半年,乐视自身亦陷入资金链危机,易到的境况就此急转直下。

text

curr/total page

2016年年底开始,乐视控股陷入资金链危机,在2017年1月份,乐视控股董事长贾跃亭接受腾讯财经专访时认为,让乐视陷入资金非常紧张的原因有三个方面:第一个是汽车战略,第二个即是投资易到用了很多的资金,第三个是手机业务。

“易到是我们非常坚定的一件事。如果不投易到,我们的汽车工厂可能速度会更快,的确,投资易到给乐视汽车的整体战略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但贾跃亭坚信“如果两年后再回头看投资易到是否正确,我认为它应该是正确的。”

在4月18日对周航的反击声明中,乐视称从未挪用过易到包括用户充值在内的任何资金,而且对易到已投入近40亿元资金及大量生态资源。

如此,在投资易到这场烧钱游戏中,贾跃亭似乎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换来的则是:抛却车主规模不小的提现资金压力,如何解决用户尚未使用的、规模更大的充值资金。

那么,如今的易到的雷是如何埋下的?

2016年9月份,腾讯财经曾从知情人士处获知,早在乐视收购易到70%股权时,以周航为代表的创始人团队即和乐视方面签有对赌协议。协议其中一条是,乐视投资后的一段时间,易到的营收和市场份额达到一定规模后,乐视会购入创始人所持的易到股份,创始人正式退出。

在2016年初,贾跃亭也向周航团队提出了“三个百万”目标,几“百万日订单、新增百万司机、新增百万车辆”。随后,易到一改此前多年的保守风格,推出了最为大胆的营销策略,对用户与车主的补贴力度在业内也最为优厚。

但是,2016年7月底,一位接近易到人士告诉腾讯财经,双方协议中,创始人退出所涉及的业绩已经实现,但出于平稳过渡的考虑,当时创始人并未直接退出,承诺进行过渡;而易到则推进新一轮融资,可能让过渡期延长。另一个原因是,乐视承诺给创始人股份的回购资金迟迟没有到位。

时至今日,此事一直未了。在2016年6月,易到方面曾声称正通过拆分VIE结构,准备启动国内上市计划,但始终并未有结果。

腾讯财经在4月18日从一位知情人士处了解到,易到当前正处在融资的关键节点,目前已经有些许意向,他判断,周航可能对股权结构或价格不满,所以与贾跃亭关系转僵。腾讯科技则在报道中称,周航曾联系了其他投资机构和乐视商议投资易到,但乐视拒绝了此次提议,谈判破裂,这也是目前周航和乐视微妙关系所在。

易到的烧钱游戏还在继续,并未产生正向现金流,但悬而未决的问题依然一直未得到解决。

2016年下半年,乐视自身亦陷入资金链危机,易到的境况就此急转直下。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