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股神”刘央:5000点逃顶后的新布局

香港之盛在于变。过去三十年,香港以其开放和务实之姿,令中国内地的改革开放,得到镜鉴。香港回归后,两地文化逐渐融合,经济合作的模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新时代,迫使香港的商业领袖们,思量新的应对之道。腾讯财经在新年伊始,遍访香港名流,献上香港变形记系列报道,以管窥香港社会谋变过程中的得失。

香港之盛在于变。过去三十年,香港以其开放和务实之姿,令中国内地的改革开放,得到镜鉴。香港回归后,两地文化逐渐融合,经济合作的模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新时代,迫使香港的商业领袖们,思量新的应对之道。腾讯财经在新年伊始,遍访香港名流,献上香港变形记系列报道,以管窥香港社会谋变过程中的得失。

香港市场从来不乏“股神”,但若说起“女股神”,香港人第一个想到的会是刘央。

刘央现任西京投资管理公司(香港)主席,她所管理的西京中国基金,自2003年成立以来,累计回报近800%,曾经四次年回报超100%。如今,她旗下管理的资产总额逾40亿美元,其中包括比尔·盖茨梅琳达基金会、挪威央行以及罗斯柴尔德家族委托管理的资产。因在投资领域的优异表现,她曾被《福布斯》杂志评为“50位亚洲最有权势的女性”之一。

虽然成名于香港,但她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北京人,旅居香港多年,她的口音仍然京腔京韵。

这位爽朗的“北京大姐”,一见面就毫无保留地讲起了“个人隐私”,家中儿女趣事、师长的知遇之恩,在残酷诡谲的市场中,情谊一直环绕着刘央。

与聊亲友时,满眼的柔情不同,一谈到股市,刘央立刻变成为一个“战士”。她说,喜欢做基金经理时,面临的刺激和挑战;而投资人的信任,让她一刻不敢放松。

过去的一年,香港和内地股市经历了鲜见的巨幅波动,2015年下半年的暴跌,几乎让所有投资人都铩羽而归。而刘央在上证指数5000点时的及时减仓,令她锁定了约八成的回报。

2016年,她开始了新的布局,电影产业的投资战果,将在新年逐渐显露。

经历了几轮牛熊市动荡、跨越了中年危机,“女股神”仍然充满斗志。在她看来,伴随着中国资本借助香港出海,香港会一直是金融大鳄的必争之地,而金融战也将更加激烈。

6个月赚三倍回报而成名

作为中国的第一代基金经理,刘央亲历、见证并参与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

1988年,她毕业于中央财政金融学院(中央财经大学的前身),是该校第一届国际金融专业的毕业生。毕业后,她加入中信集团,在那里结识了她人生中第一个伯乐——中信集团前董事长王军。

28岁那年,刘央被中信集团公派至澳大利亚,管理中信集团与Hambros Bank在当地合资的一只中国基金。在澳大利亚的那些年,刘央工作之余,攻读了投资应用学专业,这为她的投资生涯,奠定了扎实的专业基础。她说,那段时间的学习和积累,让她此后可以应对所有技术问题。

2001年,刘央告别生活了8年的澳大利亚,移居香港,出任首域投资(香港)有限公司的首席投资官。

她忆起当年:“2001年2月19日,我落地香港后不久,中国证监会宣布境内居民可以交易B股,B股暴升,我是当时全球持有B股最多的基金经理,那一年我在6个月之间大赚3倍走了,但这之前我等待了6年。”

刘央因此一举成名,并被媒体称为中国的“女巴菲特”。有趣的是,那是她第一次听到巴菲特这个名字。

从那时起,她开始研究巴菲特的投资之道,她买入B股并持有的策略,恰好与巴菲特的理念相似。在资本市场摸爬滚打22年之后,刘央今时今日比以往更加笃定地认为,巴菲特式的价值投资理念,是致胜的不二法宝。

刘央的出色业绩,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这个人后来改变了刘央的人生轨迹,他是西京投资创始人Peter Irving。在他接连游说之下,刘央2003年正式加入西京,并发起成立了让她在世界扬名的西京中国基金。

正是这一年,非典肆虐香港,当时被困在海南岛的刘央隔岸观火,却看得格外清楚。

她在市场恐惧时,大举入场抄底,随后股市反弹,西京中国基金当年净盈利达93%,她的团队贡献了整个西京80%的收入,这一战为她日后执掌西京埋下伏笔。

2006年,Peter Irving因意外故去。按照他的遗愿,刘央获得股份奖励,成为联席主席。随后几年间,西京的其余两位创始人因个人原因退出,刘央在2011年收购了所有西京投资的股份,正式掌控这家英资资产管理公司。

投资生涯中最痛的“滑铁卢”

刘央随后将西京投资的总部迁至香港,她说:“香港是全世界资本大鳄的必争之地,因为赚钱太容易了,任何的资产配置都无法避开香港,在香港发生的货币战争、股市战争,未来也会越来越激烈。”

刘央在西京的会议室,以及自己的办公室里,悬挂着Peter Irving的照片,斯人已去,刘央对他的尊敬和感恩丝毫并未减少。“总觉得Peter Irving冥冥之中还在看着我,夜深人静地时候还会想起他,假想与他说话。”

在她执掌西京之后,新的挑战随即而来。作为中国民营企业的坚定的拥护者,刘央大比例资金重仓这类企业。就在2012年前后,在香港上市的不少民企被爆出存在各种问题,随之接连遭遇对冲基金做空,刘央的不少持仓均在被狙击之列。“欧洲股神”安东尼·波顿管理的基金,也在那个时候遭遇重创。

遭遇狙击,让西京中国基金在2012年到2014年接连三年跑输大市。刘央说,制造事件,配合卖空,并渲染恐慌情绪,是华尔街那些老牌对冲基金惯用的手法,而她被狙击,始作俑者就是一家著名的对冲基金。

“他们就是利用中国民营企业的不成熟。”直到今天,刘央仍然心有不甘。

投资遇阻的刘央,陷入了中年危机。家庭、财富、名气都已收获的她开始失眠,她质疑生活、否定自己,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价值投资策略,纠结于是否需要多聘用几个对冲基金经理。

痛定思痛之后,她选择了放慢脚步,抽出更多时间陪伴她的一儿一女。“作为妈妈我很不称职,因为只有20%的时间放在家庭。”刘央感激她的老公在她生完第二个孩子之后,毅然选择放弃自己的事业,专注照顾两个孩子,让她可以追求自己的梦想。

尽管有了爸爸悉心的照顾,但是孩子对母亲天然的眷恋,还是无法消解。某天半夜,刘央下班回家,看到女儿给她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希望妈妈陪她看场电影,刘央差点哭出来。

对家庭,刘央心怀亏欠。她说已经在计划退休,如果加个时间,她希望是5年之后。

除了陪伴家人,她也尝试从身边的朋友、以及藏传佛教中,获得精神食量。

此外,爱好美食美酒的她,改变了持续多年的饮食习惯,接受盛行欧洲的细胞疗法,借此唤醒体内的健康细胞。她力图以积极的心态,来面对人生的低谷。

如今已经走出危机的她,自诩为“战士”,三年的低谷期,让她对价值投资理念更加确信。

5000点“神奇”逃顶

经历了三年的挣扎,刘央对市场和人都有了新的认识。她认为,自己的成功,除了因为看对了股票,还因为看对了人。

刘央说,自己是“中国制造”的基金经理,中国的成长背景、深谙中国人的相处之道,是她成功的秘诀之一。谈到如何选择投资标的,她认为需要看两点,人和市场,“过去这些年我赚到的钱,80%是因为看对了人,市场只占20%。”

怎么看人?反复找公司的管理层沟通,不光找管理人员本人聊,还要找他们的妻子儿女聊。另外,看管理者是否有专业背景,是否有较高的道德标准,“人到最后,拼的往往是道德。”

刘央感慨,这些年也曾被骗,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要相信人的力量。

出于对人的信任,刘央过往一直采取集中持仓的策略,通常持有约30只股票,其中20只股票占到整个组合的80%。这在不少基金经理看来,策略过于大胆,因为在持仓暴涨时,她的投资组合业绩可以一飞冲天,而一旦遭遇偶发事件,后果不堪设想。

“基金经理要做的就是与众不同,要与指数产品有差别,这需要有不同于大众的洞察力,去发现黑马或者被错误估值的公司,一旦确定,要有勇气去执行,而且速度要快。”刘央说。

她说,过去三年,由于基金表现不好,也曾反复检讨投资理念,但结论是,不能随波逐流,要坚定地投资中国、投资中国民营企业,继续做巴菲特价值投资的追随者。因为这套方法论,已经在她22年的投资生涯,被反复验证。她说,自己绝不做对冲基金。

坚定地看好中国,并在2015年上半年的牛市中赚得盆满钵满,但在上证指数达到5000点的时候,刘央预见到不久后将出现调整,她开始着手减仓。

她说,2015年全民炒股的热潮千载难逢,但是当30%的大学生都开始炒股,市场已经变成“疯牛”,不可能持续,特别是创业板,不少公司都是炒作概念,并没有产生实质的业绩。

“1999年美国纳斯达克崩盘时的平均市盈率约80倍,中国的创业板当时的平均市盈率已经超过100倍,2015年下半年创业板分化地很厉害,没有业绩支撑的公司股价会“拦腰斩”,而有业绩支撑的公司股价则不会跌得很惨,注册制在增加公司的供给的同时对资金面也将造成冲击,这也会给创业板带来下跌压力。”刘央说。

2015年6月9日,刘央在接受腾讯财经专访时就透露,正因为看到了A股回调的风险,她在上证指数达到5000点时她卖出了持有三分之二的股份,锁定了全年80%至90%的回报。

2015年6月15日,上证指数达到5178点,随后加速滑坡,截至7月8日,上证指数大跌30%,跌至3500点附近。中央紧急出台救市措施,包括机构入场、股东增持、限制卖空等措施,某种程度阻挡了投资者套现。

一时间港股成为A股大跌的牺牲品。自7月3日起的4个交易日内,恒指累计下跌10.5%,7月8日当天恒指盘中一度大跌逾1400点,创出日内跌幅的记录,恒指一度跌至22836点。

经历了这次中港股市的回调后,截至6月30日,西京中国基金回报仍达50%。高位逃顶的刘央手持现金,静观股市变化,已经在琢磨2016年的布局。

她认为,经历这次调整后,股市将更加健康,大消费、大环保以及国企改革相关股份仍将可关注。

新年试水电影产业投资

进入2016年,刘央的“狩猎”范围已不再局限于二级市场,与娱乐圈不断增加的交集,已经“泄露”了刘央的新年布局。

2015年10月,她曾以结拜姐姐的身份,出席了黄晓明和Angelababy的婚礼。更早时,她去了张靓颖的重庆演唱会,合照中,刘央搂着张靓颖扮鬼脸。她与范冰冰也来往频繁,并称其为“妹妹”。

不久前,她还曾为一部名为《回到被爱的每一天》的电影摇旗呐喊。这是第五代导演何平沉寂六年之后的新作,2015年9月参展多伦多电影节时,斩获站台单元荣誉导演奖。请何平出山执导这部影片的公司,是一家名叫隽扉世纪的影视圈新贵。这家公司背后的投资人正是刘央。

“我要在电影行业占一席之地,电影在中国是一个朝阳行业。”刘央解释了她近期与娱乐圈过从甚密的原因,也毫不掩饰她作为电影圈后来者的雄心。

从投资阿里影业、华谊兄弟、华策影视以及光线传媒等公司股票开始,刘央与电影圈有了交集。在这些股份上获利颇丰后,她开始正视这个行业的未来。

与美国好莱坞的票房几乎零增长相比,中国的票房正在爆发式攀升,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都在争夺这个市场,她没有理由不介入。

在二级市场的历练20余年后,2015年8月,刘央家族正式发起成立了中国文化和娱乐产业基金,开始介入影视业一级市场,中国文化和娱乐产业基金一期投资金额10亿港元。

成立这几个月来,接连购入了隽扉世纪在内的3家影视制作公司股权、投拍了电影《回到被爱的每一天》以及周星驰春节档电影《美人鱼》。刘央还以不菲的价格,买下热门小说《解密》的电影版权,并将与好莱坞合作。

以上几笔投资在刘央看来,只能算是小规模试水。近期,她又斥资2亿元入股派格文化传媒集团,按照计划,这家公司2016年将登陆香港资本市场。

刘央说,未来两年,派格将投资出品7部中美和中韩合拍片,她要把好莱坞一线导演的作品带入中国。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