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阿里给ofo施加财务压力?张巳丁:我们投资方很多

2017财富全球论坛于2017年12月6日至8日在广州举行。ofo联合创始人张巳丁于8日出席论坛,他表示,“ofo平台上有一千万辆小黄车遍布全世界,每天交易频次大概在3200万,中国最大的交易频次的平台是淘宝,每天是4000万,目前我们排在第二位。”

在被问及“阿里巴巴是否在一些方面,尤其是财务方面,给你一些压力,来让用户更多使用支付宝”时,张巳丁回应称:“我们的投资方有很多,不光是阿里巴巴,还有其他的战略投资方。”

以下为访谈实录(有删减):

克莱·钱德勒:说到OFO,当下是特别受欢迎的共享单车的平台,不仅在中国,在国外也是如此。我们对OFO所取得的成就可以说是瞠目结舌,非常惊艳。在美国50多个城市,在丹佛还有其他城市有很长的共享单车的历史,很多的市政府都希望达到创纪录的水平,让每年的自行车租赁能够达到相当大的规模,这个规模已经达到两亿美元了,我想邀请一下OFO的嘉宾跟我们分享一下。

张巳丁:2015年还在学校里面,通过一年快速的发展,2016年年底的时候,我们宣布我们要进入到城市。昨天我们刚刚进了全世界第二十个国家,我们年初定下二十个国家的目标完成了,是法国的巴黎。我们现在在全球一共有20个国家、200座城市,因为整个共享单车发展速度太快了,短短一年的时间,实际上共享单车遍布所有城市大街小巷。我觉得最主要的推动这个趋势发展的还是用户需求本身。因为我们最早在校园去验证这个模式,后来到城市模式,实际上我们把在校园的模式像拼图一样在城市不断扩大,一点点把拼图拼起来,现在发展还不错。我们平台上有一千万辆小黄车遍布全世界,每天交易频次大概在3200万,中国最大的交易频次的平台是淘宝,每天是4000万,目前我们排在第二位。

克莱·钱德勒:3200万的交易次数。

张巳丁:是的,每天3200万。

克莱·钱德勒:全球是一千万辆共享单车部署了。那么现在全世界我们覆盖超过200个城市,在这些中国以外的城市,我想问您同样的问题,你如何去建立当地的商业模式?因为当地的消费者和中国市场是不一样的。

张巳丁:我们有自己的思考,我们觉得不同的国家尤其是海外的国家,跟国内有很大的不同,一个是在骑行文化上,非中国的这些国家骑行文化,尤其像美国和欧洲的骑行文化更盛一些。其次在道路交通和规划上,相对比较完善,所以在共享单车运营的时候,运营方式不一定就要按照中国的方式严格来操作,需要在中国的版本上适当做一些变形和修正。我们是怎么做的呢?我们选择进入每一个国家和每一个城市会有一个list,这是一个检查的清单,比如有地形、有城市人口的分布、有城市的密度,有这个城市当地的用户,他的日常使用习惯是什么,有没有这种传统的公共的自行车,类似这样的list,我们根据这个list不断检查我们去哪一个城市是更好的选择。

另外在海外做这件事情,必不可少需要跟当地的政府有相应的沟通。比如我们去意大利,我们目前在米兰运行的效果其实跟中国差不多,我们惊奇地发现一辆车每天的使用频次跟中国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基本是在同一个水平,这是让我们觉得非常惊喜的事。这样的地方不是我们去盲目投放,我们需要跟政府有良好的合作,我们需要相应设置电子围栏的方式,更好确保我们的车被规范、良好地使用。

克莱·钱德勒:很多人说看到了共享单车的图片,有很多的单车被摞成一堆堆像小山一样壮观。我们知道单车也会有废弃的问题,我觉得其中一个困难点是在于有些人想从一个地方把车骑到另一个地方,但是他到了另一个地方,不愿意把车骑回到原点。据我看来,中国的政府或者监管机构,对于自行车被堆积在街上这件事情似乎还非常宽容。但是在美国的城市却不是这样的,特别是在美国共享单车的模式是和当地政府的合作模式,你必须要得到监管的批准,或者是你要得到当地的合作伙伴和竞争对手的支持和批准,你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呢?

张巳丁:我们还是一个创业公司,创业公司就是要遇到问题解决问题,而不是畏惧问题本身。在早期共享单车的使用过程中,可能会出现您说的被堆起来、被人为破坏的现象,这样的现象的确存在的。总体来说相对少一些,在这块我们有几点思考。第一,我们需要更多研究用户本身的需求和他的行为,我们想要了解他为什么很多时候去做破坏我们的车,是不是因为车本身不够多,没有满足他的需求,还是他单纯有这样的破坏心理。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们的思考是如果需求不够多,如何更科学、合理满足所有用户的需求。如果是用户只是单纯想破坏,那我们现在有一个行为记录,根据你多次的使用行为和使用记录,对你有整体的信用评分,未来会约束你的使用行为。如果你经常破坏我们的车,未来你可能不能使用我们的共享单车。那我们觉得其实在海外的竞争中,必不可少肯定是有本土化的竞争。比如我们在美国,其实美国有很多家共享单车的公司,必不可少需要在当地和他们有竞争关系。但是我们觉得对于OFO这家公司来说,更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运营方式,去找到用户的需求,了解用户到底是怎么使用。

克莱·钱德勒:在美国的OFO支付通过什么方式来实现的?

张巳丁:海外化扩张的时候,支付手段其实是我们面临的一个主要的问题,不仅在美国,包括在欧洲,可能用户更习惯用别的消费方式。所以我觉得在我们的产品理念上,我们的想法并不是强迫用户改变这个行为,必须要切换掉扫码支付,所以在这块我们的科技在研发上,我们的智能锁,目前有比较有趣的功能,就是你可以通过刷卡的方式去支付。但是如果用户愿意去使用移动扫码支付,我们也是支持的,我们觉得对于OFO来说,因为我们的标志就是一个全球通用的标志,大家都可以理解,它就像一辆自行车一样。所以我觉得我们的产品在体验上来说,对于中国的用户来说,无论你走到哪里体验都是一致的,扫码可以支付。对于其他国家,不是中国的这些用户来说,我们也希望给大家提供非常方便的用户体验。你通过刷卡,通过NFC或者其他方式都可以实现支付。

克莱·钱德勒:这是否意味着OFO能够帮助支付宝在海外的扩张?因为我们要确保有非常顺畅的客户体验,尤其在支付方面,让他们非常有效地进行支付。那么阿里巴巴是否在这些方面,给你一些压力?尤其是从财务方面,给你一些压力,来让用户更多使用支付宝,会这样吗?

张巳丁:我觉得大家都了解,我们的投资方有很多,不光是阿里巴巴,还有其他的比如像滴滴都是我们战略的投资方,伙伴很多,我们共享了很多资源。在海外,的确随着移动支付在支付宝这边,我们其实也跟阿里巴巴有很多相关的合作,我觉得在这块更多的是探讨如何能够让用户的使用体验更顺畅。我们内部其实有一个小团队,说起来很有趣,这个小团队跟支付宝的扫码团队一起来合作,就扫码这一个动作,大家可能觉得很简单,但是实际上我们这个团队有几十个人,就做一件事,优化扫码的体验。所以你可能在很远的地方拿出手机扫码也能打开。

克莱·钱德勒:支付宝还是给你压力了是吗?

童士豪:是这样的。阿里巴巴为什么投这么多的钱呢?2014年、2015年滴滴打车发展非常蓬勃,今年是共享单车发展快。

克莱·钱德勒:你说获取、搜集的这些数据,他们必须要去下载一个OFO的应用对吧?在手机上是这样的,那么你如何搜集这些数据呢?数据会流向何方呢?它们是否会流入美国的相应监管部门呢?

张巳丁:数据的最基础的原则,就是确保用户的数据安全,在不同的国家我们的做法是不一样的,在中国所有的用户数据通过每一次用户的使用会被记录下来,这个数据我们主要是分析用户的使用行为,一方面指导我们的运营工作,另外给城市的规划部门提供建议和思考,可以明显地告诉我们在城市不同的区域用户需求怎样的,规划应该怎么样去做。在海外的比如欧洲,我们需要设立欧洲的方式,我们要按照当地的法律法规来做这件事情。所以对用户数据,总体的原则就是坚持用户数据的隐私安全,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做相应的分析,我们不会把它开放给第三方,暂时不会。

克莱·钱德勒:政府要求你这么做的是吗?这是强制的规定吗?

张巳丁:获取数据的时候都是要符合当地法律的要求的,不可能说在法律没有监管的地带做这个事。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自己在数据这块有专门的法务团队,我们要确保我们在做数据搜集的时候一定要坚持安全的原则。

童士豪:我们还有其他独角兽的公司,在中国和美国两地崛起。它们的业务可能不一定只在一个市场,我们发现有些独角兽的观念是叫墙里开花墙外香,再一个地方出现到另外一个地方发展壮大。不管是摩拜、OFO或者其他的单车公司,他们都是有独立的机会、独立的地位,到国外也是如此,在美国也是这样的。

克莱·钱德勒:感谢各位,这是很好的探讨环节,感谢每一位莅临嘉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bestyche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