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李稻葵:中国的储蓄率太高了 应该增加债务

腾讯财经讯 2017财富全球论坛于2017年12月6日至8日在广州举行。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弗里曼讲席教授李稻葵7日出席了论坛,与摩根士丹利亚太地区联合首席执行官孙玮、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以及主持人克莱·钱德勒一起探讨中国经济的前景。

李稻葵表示:“中国应该增加债务,因为现在储蓄率太高了,远远超过了美国。债务的水平还没有那么高,比债务上限低多了,现在储蓄率是40%,储蓄率是美国的两到三倍。”

以下为发言实录:

克莱·钱德勒:直接进入主题,看一下中国经济的状况,从迈克尔·佩蒂斯开始,你知道国家货币基金组织对中国经济发展前景做了预测,的确有非常好的创业精神、创业家带来大量的创新,同时也欢迎外商投资。同时马云也提到了,对中国的未来,他是非常看好。同时今天上午,一些西方的学者、一些西方的投资者也提到,他们也是对中国非常有信心,愿意把钱投到中国。我想问一下,7.6%这个是不是有点过头了?

迈克尔·佩蒂斯:经济按照自己的方式来运行,我们对经济来进行测量的时候,我们需要测量那些大家都同意的一些指标,GDP是其中之一。但是GDP指产出和产入,所以当地政府被鼓励进行大量的借贷,促进了GDP的增长,债务率还是比较高的。总的来说我们需要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我们知道在任何一个给定的季度里面,GDP的增长将是多少。我们需要了解的是,到现在有多少的债务,我们需要借多少债能达到GDP的增长,GDP增长到这个水平需要借多少钱。而且经济的活动,并没有对它进行价值生成的测量。

克莱·钱德勒:我同意您这点。

迈克尔·佩蒂斯:对于银行而言,他们需要采用市场对市场的方式来计算它的债务,这应该在报告中涉及。

克莱·钱德勒:的确有人提到中国的增长的确还有很多年的潜力,但你建议也许中国的增长已经达到了峰值,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迈克尔·佩蒂斯:一部分是因为历史有前车之鉴,比如说在美国也是这样的。我们看到中国现在债务如此之高,但是增长率却如此之快。所以需要进行调整,要不就会出现危机。大多情况下债务危机不会出现,只是会没办法再继续保持这样快速的增长率了。

克莱·钱德勒:李稻葵给大家确认一下迈克尔·佩蒂斯是错的。

李稻葵:非常高兴能够在这里,其实我和迈克尔·佩蒂斯经历过好几场争辩。两点,第一GDP是什么?很简单,GDP不是企业带来的附加值,而是人们有多忙,就是经济活动的忙碌程度,它是一种活动,活动、大选不是GDP。比如我们忙着建桥建路建工厂,这才是GDP,这是为什么GDP很重要,政策制定者希望人们能够忙着经济活动,而不是政治活动。有这种生物能量,要积极活跃起来。所以这样可以稳定社会。从这个角度上来看,GDP的增长,它是真的增长,你没有在其他国家见过这么多新的路、新的大桥建立起来。纽约出现过快速发展,但是即便如此他们的建筑量没有如此之大,他们有3%的增长,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债务不应该是从它本身的角度来进行考虑,而应该和储蓄有多少、人们愿意把多少钱存起来联系起来。债务的本质是存起来,中国是20%到50%的GDP的百分比,中国应该增加债务,因为现在储蓄率太高了,远远超过了美国,这个钱还是要回来。这是第二点,债务的水平还没有那么高,比这个债务上限低多了,因为现在储蓄率是40%,它储蓄率是美国的两到三倍。

克莱·钱德勒:对于中国的经济前景,你怎么看待?华尔街这边怎么看待?从摩根史丹利的角度来说?

孙玮:非常荣幸能够参加这么激烈的争论,首先第一点,很多的投资者,我们投资的时候总是会问金融振荡。因为中国专注于去杠杆,人们特别担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实际上我们认为这个风险相对还是有限的,比较小的。我同意两位所说的,李稻葵教授所说政府会继续限制各省的一些投资,尤其是国家发改委会进行严格的审核一些比如PPP项目,PPP项目很受欢迎,当然还有一些地铁的投资等等,这些审批过程都会非常审慎,来确保其中没有任何金融上的漏洞,如果有的话,他们会填补这个漏洞。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项目出来了,各省还是会有一些项目,比如说雄安项目、大湾区等等,还有“一带一路”的一些项目,我们看到政府对此有很大的支持。

克莱·钱德勒:的确我们也看到,政府让中国企业把钱投向海外这边,你觉得这是短暂的现象还是怎样?

孙玮:我并不觉得是长期的现象,大家看一下量的话,比如海外境外的并购的话,它还是快速增长,比如说2015年,这个数据是1千亿,当时我们想已经到了峰值了,后来又翻倍了。政府有理由提供一些相关的指南或者监管,对这样的并购,他们希望以一种战略性方式来进行。但是在对未来这些交易可能需要进一步的审核,而不是把钱投入就完了。所以接下来有意思的是,即便是2017年,你可以看到并购量下降44%,即便如此你还是看到一些大企业对海外并购充满的信心和兴趣的。

克莱·钱德勒:的确是这样,44%是属于对外投资是吗?

孙玮:是的,实际上这些基本上都是针对一些新经济体的包括教育还有技术还有医疗等各方面的一些投资。

克莱·钱德勒:我想问问李稻葵对于金融自由化有什么看法呢?国营企业可能会减少还是怎么样,还是要把这些国营企业增强,让它们合并起来?

李稻葵:有三件事情,政府可能会决定哪些国营企业要完全开放,我觉得如果开放的话,有两件事情,首先你要打开你的金融市场,另外你要打开你的资金流通,这两件事情可能不是平行的。首先你要打开金融市场,让他有更多的股东,因为有一些中国的金融公司加入WTO更有信心。所以,我觉得一些国营企业政府还是要管理,而且不做的话,资金的流通会变得非常复杂。

观众提问:我叫汤姆克利,我是从美国来的。我想问人口的变化,而且这个社会有一些老龄化的现象,你觉得这个会不会影响经济呢?

李稻葵:我觉得人口有很大的变化,而且中国现在在做一个改革,第一个就是要怎么利用这些老年但是健康的中国人,我们以前就是中国人可能是60岁退休,但是我相信不久的将来退休的年纪可能会往后移,这样子的话,你如果退休晚的话,你的退休金可能会收到更多,这是一个方法。另外一个是我们的商业机会会在医疗方面,因为这是一个老龄化的社会,你会看到不管是医药,还是医院,特别是专业的医院,各个领域都有很大的机会。。

观众提问:我叫安迪马科,我觉得从消费导向的这种到经济,是不是转移到消费导向的经济,我们是不是要注意?

李稻葵:过去八年来,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一些消费力量越来越大了。

克莱·钱德勒:好的,我们的讨论到此为止,非常感谢你们,我觉得中国的前景非常好,非常高兴大家可以跟我们共享你的意见,谢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greenny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