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南针的西西弗斯巨石,为何每次IPO都功败垂成?

[摘要]成立于1997年,至今20个年头,曾经数次想要冲击A股均失败。

希腊神话中,西西弗斯触犯了众神,被处罚将一块巨石推上山顶。由于巨石太重,每每未上山顶就又滚下山去。他就不断重复、永无止境地做这件事。

这就是指南针的命运。成立于1997年,至今20个年头,曾经数次想要冲击A股均失败。比他晚成立的东方财富(2005年)、大智慧(2000年)、同花顺(2001年)早已经上市, 指南针却还在向山顶推石头。

前一阵子,指南针在证监会网站预先更新了招股说明书。与上次不同,原先两名三类股东已经不在股东名单之列。看上去,指南针离IPO近了一步。

已经记不清,这是指南针第几次与IPO联系在一起。可以确定的是,这的确是它离IPO最近的一次,近到距离只有三类股东的7万股。

指南针的IPO梦格外的长,长的像一部漫长的、复杂的磨难史。作为第一家登陆资本市场的金融数据服务商,它被多变的政策打得面目全非。

不久前,刘主席刚刚讲完“勇于否决”的要求,好像指南针离IPO又没那么近了。

/ 01 /

赢富数据之战

很多年后,当老股民们再回想起指南针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不是新三板或者创业板的那只股票,而是那个率先推出赢富数据,带领散户们对抗机构长达两年之久的“炒股神器”。

赢富数据揭示了三类基本数据:投资者分类账户统计、持仓规模分档统计以及活跃席位统计。

它能帮助个人投资者观察到券商席位和保险席位的资金流向。在它面前,机构投资者任何一笔操作都毫无秘密可言,如同“裸奔”一般。

2007年1月1日,上交所把赢富数据独家卖给指南针,收了1000多万元,这笔钱相当于指南针好几年的利润。

金融市场,真是一分钱一分货。凭借赢富数据的独家销售,指南针一度成为当时中国最牛的金融信息服务商。

直到8个月后,大智慧才花钱买到赢富数据。随后同花顺、天狼、财富软件(金融界和证券之星)、东方财富网和胜龙先后加入。

至于指南针为啥能独家8个月,这后面的故事可多了。有背景的公司,你只能看到背影。

2007年指南针的营收高达1.83亿元,净利润也从902万元增长至4729万元。不管从收入还是利润来看,指南针都要比东方财富网、同花顺河大智慧大不少。

2002年,指南针董事长王之杰曾说:“借用毛主席的一句话,指南针也要为人民以服务。”在赢富数据的帮助下,散户对抗机构的能力到达一个新高度。看上去,这一次他的梦想差一点就要实现了。

后来的事情证明,这位始终以投资者教育为已任的创业者,没有理解中国资本市场真正的游戏规则。带领散户逆袭机构,Are You Kidding Me?

吴敬琏教授曾经说过,中国股市连赌场都不如。话糙理不糙,眼睁睁看着,A股市场的韭菜们一茬又一茬茁壮成长,心动的又何止是泽熙的徐老板和琼瑶剧中的小燕子。

就像2017年刘主席讲的:当今,没有不讲政治的金融,也没有不重视金融的政治,交易所和证券经营机构都要提高政治站位。

凡事都要讲政治,金融信息服务也从来不是贩卖数据的简单生意。自赢富数据诞生起,就遭到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的强烈反对。2008年4月,机构大闹了一次后,上交所不得不经常调整赢富数据的席位代码,以加大个人投资者追踪席位的难度。

2008年的“两会”,人大代表、西南财经大学教授易敏利对上交所出售交易数据且收费不合理提出了质疑。原因是,上交所是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会员制法人单位。

不久后,以南方基金、华夏基金为代表的基金公司陆续上书监管层,希望对赢富数据的运作进行干预。随后,包括中金公司等券商也加入了声讨行列。

这个世界好就好在,机构有机构的利益,上交所有上交所的觉悟。于是,它妥协了。不难理解,天塌了每年还有数十亿的交易手续费入账,实在没必要为了这个破坏“战友”间的革命情谊。

2008年12月8日,上证信息公司召集包括指南针、同花顺等7家运营商代表开会。“上证信息公司静态事业部负责人通知各大运营商,赢富数据将于2009年1月1日退出市场。”

这只是一个口头通知,没有正式文件,但所有人清楚,属于金融信息服务商的黄金时代结束了。

有意思的是,赢富数据消失后,7家运营商之一的天狼50董事长陈浩去找基金公司诉苦。几乎所有基金一致地否认是它们促成了赢富的摘牌,“他们说我是阳光下的机构,我喜欢太阳。你继续看裸奔,我们不在乎。”

/ 02 /

冲刺创业板失败

本来,指南针极有可能成为2009年创业板上市的首批公司之一。

2006年年底,申银万国找到指南针说可以尝试新三板,指南针接受了这个建议。挂牌新三板后,指南针就进行了第一轮融资,发行1463万股,每股5元,总计募集资金7315万元。

按2007年每股收益0.67元计算,每股5元意味着不到8倍的市盈率。这笔钱被全部投向赢富产品的市场推广上,其中广告投放每年2000万~3000万元。

挂牌新三板对指南针是好事还是坏事,没人说得清。可以确定,取消赢富数据,意味着这些费用也将“打水漂”。由于炒股软件都采取预付款制度,当时公司光现金就退了二三千万,这还不算用新产品替换给赢富用户。2009年、2010年,指南针的净利润分别仅为-4906万元和-3932万元。

也就在那两年,同花顺和东方财富网先后登陆创业板,目前市值都在50亿元以上。而指南针以2010年9月份的最高买入报价计算,市值也不会超过2亿元。最好的机会显然已经错过。

2010年,指南针的创始人兼董事长王之杰正式从指南针离职。而第一大股东、第三大股东孙德兴和杨新宇也打算转让股权退出。最终,展新通讯拿到了控制权,但指南针的经营每况日下。

期间,证监会还下发文件要求所有从事金融信息服务的企业都要拿到证券咨询牌照。直到2013年,指南针才拿到这个牌照。

2011年,时任指南针董秘的贺宾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政策风险是很无语的事情。”政策始终伴随着指南针的发展,只是没想到,5年后再次一语成谶。

去年5月,指南针因创业板申请获受理开始停牌,却因三类股东的7万股迟迟未能上会。好不容易清理完三类股东。不久前,刘主席的发言,感觉好像指南针离IPO又没那么近了。

/ 03 /

草根创新者在怕什么?

在中国,做成金融信息服务这门生意的,不是高端的财经精英,而是一群像指南针这样土生土长的民营公司。

那些高端的财经精英就是不够努力,太端着自己精英范儿了。就说指南针获得赢富数据8个月独家的事。没人知道,为什么指南针能独家卖8个月。

早期的万得也是通过雇用兼职学生搜集信息,完成了原始积累。2004年、2005年的同花顺和大智慧为了尽快发展付费的炒股软件用户,不惜利用自己为证券公司提供网上行情交易系统和负责运维之机,大开系统“后门”,攫取用户,一度引起证券公司的反弹。

这些往事,是中国这些金融信息服务商崛起的秘密,从不对外言说。后来人只能从零星的报道中,找到些许踪迹。

陆风和沈军(其实),分别是中国金融信息服务商领头羊万得和东方财富的掌门人。两人风格大不相同。陆风是布隆伯格的忠实崇拜者,从设计万得终端产品到内部管理风格,都在学习彭博。沈军曾经是中国最出名的股评家之一。

二人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低调。即使在2015年大牛市,东方财富与乐视网同为创业板龙头,也没见东方财富的董事长沈军出来讲个“为梦想窒息”。

万得的故事,陆风一再告诫媒体不能写。2011年创业家问陆风,万得是否有上市计划。陆风回答的毫不犹豫,“我们不上市。”

尽管有传言,2007年陆风曾想登陆深圳中小板。但由于一些“私密”原因,最终搁浅了。

至今上海金融圈还流传着一段轶事:在创业板推出前夕,某天,负责中国创业板筹办的深圳证券交易所专门派员到上海拜访陆风,力邀万得资讯成为第一批创业板上市公司,甚至允诺,万得可以成为创业板第一家上市公司。

这样的事情,沈军也曾经历过。当时,曾有一位领导要沈军去争取创业板第一家,不过沈军婉拒了。因为他不愿回到镁光灯下,所以后来东方财富的上市序号是300059,是创业板第59家公司。

2010年和陆风聊完,创业家创始人牛文文很困惑,在整个国家呼唤创新的时候,来自民间金融数据领域的草根创新者为何如此战战兢兢?

人们还在寻找中国的布隆伯格。转眼间,2017年这个冬天,指南针将迎来自己在新三板的第十个春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divohu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