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飞机上明年初或可使用手机 万米高空商业争夺战就要打响了

腾讯财经 作者 熊少翀

眼看着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徐伟却还在用手机打电话,没有挂掉的意思。

空乘眼尖,发现了他,于是快步走了过来。她试图阻止徐伟,让他赶紧关机。但徐伟仍坚持打着电话。两人说着说着,吵了起来。

“是你懂飞机,还是我懂飞机!”最后被逼得没办法,徐伟只好从包里掏出了他的工作资质证。

原来,徐伟是一位飞机维修师。在他看来,即便在飞行过程中打开手机,也是安全的。

这是徐伟告诉腾讯财经的一个真实故事。故事发生在10年前。

但即便到现在,人们乘坐飞机时,依然必须在起飞前关闭手机,并且在飞机安全着陆前不得打开,哪怕是飞行模式也不行。

在数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中,乘客们别无他法,除了翻看飞机杂志,或打开部分航空班机上内容常年不更新的电子平板,基本上只能靠昏睡打发时间了。

这样的日子很快就要成为历史。

9月18日,在中国民航局9月新闻发布会上,中国民航局飞标司副司长朱涛透露,《大型飞机公共航空运输承运人运行合格审定规则》第五次修订已于日前发布。此次修订放宽了对于机上便携式电子设备的管理规定,允许航空公司为主体对便携式电子设备(如手机、平板、kindle等)的影响进行评估,并制定相应的管理和使用政策。

“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你们会看到中国的航空公司允许在飞机上使用相应的便携式电子设备。”朱涛的这句话很快便在社交网络被疯狂转发。

终于,中国解封了在飞机上使用便携式电子设备禁令。由此,一门新生意也迎来了曙光。

万米高空的“中国联通

潘运滨等这一刻,等了五年。

2012年8月,前《新周刊》调查记者潘运滨决定和海航,联合创办一家名叫“喜乐航”(837676.OC)的航空互联网公司。此前,潘运滨创业做过两本iPad杂志,《知乎周刊》和《蓝图周刊》,与海航有过合作。

这一合作关系得到延续。喜乐航的控股股东是海航系旗下投资公司“海航云商”,潘运滨则担任CEO。

他们将这家新成立的公司定位为“商旅人群时间管理运营商”,希望做出一个包含丰富内容的平台,抢占那些在飞行途中无所事事的乘客的时间。

这大段的空白时间,正是一片尚未被开掘的商业“处女地”。

想要吸引乘客这段时间,就必须拿出内容,比如电影、音乐或小说。而这些内容必须在一个终端设备上呈现。

既然飞机上不能使用手机,潘运滨就想做一个能让航空公司允许搭载在客舱的平板。然而,苹果公司无法满足喜乐航对iPad几百个API接口的调用,否则会破坏iOS系统的封闭特性,而三星等安卓平板在电池续航等指标上都不合格。无奈之下,潘运滨只能自己研发一款平板。

潘运滨率领14个工程师去了深圳,因为那里有一条可以制造Pad的完整产业链。他们开始疯狂寻找供应商,在机场附近的一间破宾馆里苦熬数月后,终于在经费耗尽前夕,做出了一台智能终端Airbox,并最终通过了航空公司的测试。

如今这款平板已经更新到第四版。在Airbox里,喜乐航植入图文、音视频等内容,同时吸引广告主,不仅做营销,还做电商。此外,喜乐航还通过终端与乘客在飞行环境下的互动,为合作客户提供基于商品的数据定制服务并获取收入。

喜乐航2016年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底,该公司运营AirBox共计4.5万台,配发209架客机,每天覆盖海南航空、首都航空、天津航空等航空公司近900架次航班,触达超过540万旅客人次。

但喜乐航想带上飞机的,并不只是平板,还有互联网。它想做一万米高空上的通信服务提供商。

凭借着大股东海航的支持,以及2015年6月蓝色光标(300058.SZ)2亿元战略投资,喜乐航又研发了一款WiFi盒子Airhub,以及一款卫星天线Airsat。

飞机上明年初或可使用手机 万米高空商业争夺战就要打响了

(喜乐航的Airsat)

前者可以在飞机客舱提供局域网服务,后者则能在飞机飞行过程中,接上卫星信号,使机舱内的电子设备可以连接上网。

不过,与国外通行的“收取流量费—提供上网服务”的模式不同,喜乐航并没有简单选择“卖WiFi”,而是通过会员系统+任务版的设计,使用户可以通过自身在平台上的指定行为获得相应积分,进而换取包括上网权益、商城产品等有价值的实物或者服务。

此外该公司还通过设置VIP会员等收费方式,提供广告、电商、游戏和内容运营等服务。

想把WiFi带上飞机,难度显而易见。潘运滨告诉腾讯财经,这之间与工信部和民航总局的沟通交涉,“格外曲折”。

飞机上明年初或可使用手机 万米高空商业争夺战就要打响了

(喜乐航的Airhub)

不过,从海航入手,喜乐航逐渐打开了局面。2017年2月,喜乐航取得民航局B737-800机型的MDA(民用航空器改装设计批准)认证,并于6月完成PMA(零部件制造人批准书)现场审查。截至今年6月底,有4套AirHub取得了适航标签。

Airsat方面,潘运滨告诉腾讯财经,喜乐航目前累计完成了28架飞机的互联网改造,主要是海航和香港航空。

即便如此,喜乐航的处境依然不乐观。

探路五年,年年亏损

刚刚挂牌新三板,喜乐航就被打上了“ST”风险警示。

2017年6月22日,喜乐航运营五年后,终于接入资本市场,尽管只是新三板。

然而,喜乐航主办券商德邦证券于4月27日公告,在对喜乐航持续督导过程中发现,喜乐航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连续三年持续亏损,且亏损额逐年扩大,分别净亏损2260万元、3415万元和5476万元,累计亏损超过1亿元。

这一亏损局面至今未有改善。喜乐航公布的财务数据显示,尽管2017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4.84%至7982万元,但依然净亏损4795万元,较上年同期的3023.15万元亏损有所增加。

喜乐航甚至已资不抵债。截止2017年6月30日,喜乐航资产总计4.22亿元,较上年期末下滑1.01%。资产负债率为113.6%,较上年期末102.21%,增长11.39个百分点。

不过,在潘运滨看来,喜乐航的亏损“情有可原”。喜乐航也在财报中解释,“公司所处航空互联网行业还处在成长期,在进行航空互联网平台改造时,公司为了扩大AirBox覆盖的民航乘客人群,成本中的AirBox运营成本、销售费用中的运营人工和场地车辆租赁等运营费用大幅增加。

同时,业务上需要大量投入用于培育市场,对成本和费用产生一定影响,导致净利润亏损。公司的产品和服务未能形成规模性收益,导致从2014年起至2016年连续三年亏损,且最近两年经营活动流量金额为负。”

截止2016年末,喜乐航净资产为-941万元。根据规定,该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风险警示,在公司股票简称前加注标识ST。

但最新的解禁消息,让潘运滨在一片原不知将持续多久的焦灼中,突然大松一口气。

“我们干了五年,天天盼的就是这件事情,今天终于盼到了。”潘运滨非常兴奋,因为尽管解禁后,乘客可以在飞机飞行过程中使用手机,但并没有WiFi信号。在潘运滨看来,喜乐航的市场将被真正打开。

解禁之后,喜乐航的Airbox也将告别历史舞台——当所有人都可以使用自己的手机,这个平板也就没了用武之地。

潘运滨称,这将为喜乐航节省一大笔开支。近几年投放的数万台Airbox,不仅消耗了喜乐航数千万元硬件研发制作成本,还减去了运维的麻烦。

飞机上明年初或可使用手机 万米高空商业争夺战就要打响了

(喜乐航的Airbox)

“在投放初期,Airbox的损坏率很高,丢失率也很高,后来我们只好给每台Airbox都绑上绳索”,潘运滨哭笑不得。而如今,喜乐航已计划不再生产这个让人头痛的东西了。

喜乐航的当务之急依然是加大改装飞机的规模,而这也是其最大难点。

“飞机的精密程度太高,改装难度太大”,潘运滨告诉腾讯财经,航空公司的一大顾虑是改装速度满,他们希望飞机一夜之间就装好,但这并不现实。

“飞机至少要停在地面半个月,而飞机停场的成本太高,原则上宽体机停一天耗费20万美元,窄体机则要耗费10万美元。”潘运滨说。

不过,喜乐航依然在财报中展露了自己的野心,其计划在今年底前完成 129 架实现天地互联功能的互联网飞机,及60架装有 AirHub实现客舱局域网的飞机改造工作,打造国内最大的互联网飞机机队。

“我们要做的,就是天上的中国移动、中国联通。”潘运滨说。

全面解禁或在明年

根据此次解禁消息的释放者朱涛的说法,《大型飞机公共航空运输承运人运行合格审定规则》第五次修订发布,将于2017年10月起实施。

朱涛说,航空公司可以根据评估的结果,来决定在飞机上使用何种便携式电子设备。民航局飞标司制定了相应的审核、评估的方法,来接受航空公司的申请。

“不可能不放开的。”潘运滨语气非常肯定,他与民航局交涉多年,似乎了解更多内情,但他并没有透露更多。

潘运滨告诉腾讯财经,所谓的“由航空公司做评估”,其实是一种“责任转嫁”,“如果以后出事了,也不再是民航局的责任,而是航空公司的责任。”

他还介绍到,航空公司所要做的评估,主要是电池的兼容性测试,要证明便携式电子设备的电池的射频跟飞机信号环境是兼容的,确保不会对飞机飞行产生影响。

“放开有几个阶段,先是政策放开,然后是技术解禁,接着是测试阶段,最后才会全面放开。”潘运滨告诉腾讯财经,根据现有节奏,全面放开的时间可能就在今年底或明年初。

目前,能跟喜乐航抢“蛋糕”的公司并不少。除了东航等多家航空公司均在研发空地互联技术和产品,海外公司如美国的GOGO、日本的松下航电等,都在虎视眈眈。

而在一些关键零部件方面,GOGO和松下航电也是喜乐航等国内厂商的供应商。

但后续有企业想再进入,也并不容易。“虽然门槛不在于licence(执照),技术门槛却也实在不低。”潘运滨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那就是与航空公司的资源积累。

目前,中国航空互联网领域尚处于初期阶段,工信部和民航局有关机上卫星通讯业务的政策也在不断调整。随着政策的逐步放开,天空上的“WiFi战争”可能会越来越激烈。

潘运滨也说不好这将是一个多大规模的市场,他只列了一个数字:根据《2016年民航机场生产统计公报》的数据,2016年中国境内机场旅客吞吐量首次突破 10 亿人次。

“过去不能开手机,这些价值都被荒废,现在都能被利用起来了。”潘运滨说。

今年3月8日,喜乐航与海南航空及支付宝三方共同宣布正式开通空中移动支付服务。海南航空HU7619成为国内首个实现空中移动支付的航班,标志着国内航空公司正式进入空中移动支付时代。

地面上,正当今日头条、映客花椒都在为用户有限的消费时间大打出手时,头顶之上,一场拥有更大商业想象空间的“空中消费战争”可能正在酝酿当中。

(文中徐伟为化名;腾讯财经作者李微敖对本文亦有贡献)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greennyang
收藏本文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