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单身率高自杀率高 美国工人竟这么惨?

腾讯财经讯 据BI报道,近些年来,美国工人越来越陷入生活的困境。持续低迷的就业环境和勉强糊口的工资让一些工人难以承担生活的压力。有些人选择单身,或被迫离婚,更有人因为生活难以为继而选择结束生命。

单身率高自杀率高 美国工人竟这么惨?

伴随着中等收入工人被推下经济阶梯——从工资相对较高的工厂工作跌至低收入的零售工作——低收入工人想要翻身,变得难上加难。

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曾充分利用制造和煤炭行业工作岗位损失引发的民怒。他说,造成美国工人痛苦的罪魁祸首是国际贸易。这个观点引起了共鸣,尤其是在那些在过去二十年内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工作前景越来越黯淡的男性制造业工人中间。中等收入工作岗位已经枯竭,即便造成这一结果的元凶不止是墨西哥等国制造业的崛起,贸易也是罪责难逃。

工作岗位的消失,带来的是生活质量的降低。一些研究已经将贸易冲击与美国工人结婚率下滑、吸毒和酗酒等冒险行为增加,以及生活在穷困单亲家庭的孩子增多联系在一起。

在竞选期间,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曾承诺会让美国企业在国内建厂,并“雇用美国人”。然而,落实到解决方案时,就变得复杂得多。贸易只是一部分原因,政府的有限侧重并不能解决更大规模的经济转变。

单身率高自杀率高 美国工人竟这么惨?

图为高中毕业生的收入在大学毕业生的收入中所占的份额。

半个世纪来,越来越多的美国男性退出劳动力市场。但是,即便多年来参与率一直在下滑,但是更近的趋势显示:与四十年前相比,仅有高中学历的人现在的境况更加糟糕。

在对比高中毕业生和大学毕业生的工资时,这种情况尤为显眼。上个世纪七十年代,高中毕业生的收入,是大学毕业生收入的85%左右。但是,到了2015年,高中毕业生的收入是大学毕业生收入的55%。

数十年来,美国经济已经从以制造业为基础转变为以服务业为基础。制造部门就业明显下滑。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制造部门的就业人数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一。

经济学家Shushanik Hakobyan和John McLaren指出,有证据表明,一小部分美国工人深切感受到工资增长的明显下滑,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可能脱不了干系。蓝领工人更有可能受到影响,而拥有大学学历的工人则不太可能受到影响。

去年10月份,在接受采访时McLaren指出,“受影响最大的工人,是那些在非常依赖关税保护的行业工作的大学辍学者。这些工人工资增长的下滑幅度高达17%。具体来讲,如果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你是一名蓝领工人,那么你现在的工资可能减少了17%。对于你的家庭来说,这可能是一种灾难。”

McLaren补充说,不仅仅是制造行业受到了影响,而是所有依赖那些行业的城镇都受到了影响。工厂城镇有靠工人生活的杂货铺、保龄球馆和公立学校。

贸易冲击所带来的负面印象,不仅限于劳动力市场。一项研究表明,人们的个人生活和健康也都受到了冲击。

在7月份发布的文章中,David Autor、David Dorn和Gordon Hanson发现,贸易冲击给制造业带来的负面影响,伤害了男性工人的劳动力市场前景,意味着男性的“婚姻-市场价值”受到伤害,因为他们的收入减少,而且比以前更有可能酗酒和吸毒等恶习。

进一步讲,他们发现“适合结婚的”男性人数的减少,导致结婚率和出生率的下滑,同时家庭收入的减少导致家庭矛盾加剧,随之而来的结果是生活在贫困单亲家庭的孩子增多。

单身率高自杀率高 美国工人竟这么惨?

2008年英国的实际工资中间值比1988年高出近50%;美国目前的实际工资中间值,和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基本相同

三位作者写道,“我们得出的结论是,美国年轻男性所面临的就业率和收入的降低,是导致美国婚姻结构改变以及出生率下滑的主要原因。”

在为《金融时报》撰写的专栏文章中,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安格斯·迪顿仔细分析了美国和英国在阿片类药物危机方面的不同之处。

他坚称,造成与药物过量、自杀和酒精有关的中年美国人死亡率一直增长,而造成与药物过量、自杀和酒精有关的中年英国人死亡率未增长的一个原因,是两个国家的工资不同。经通胀调整之后,英国的工资在增长,而美国的没有。

实际上,2008年英国的实际工资中间值比1988年高出近50%;美国目前的实际工资中间值,和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基本相同。

自动化吞噬了很多制造工作岗位,而且可能会继续吞噬。一些人坚称,零售行业可能是下一个见证明显空洞化的部门。零售行业能引起广泛专注,是因为该行业的雇用人数远远超过了制造行业雇佣人数。此外,“大衰退”重创了美国的各行各业。到目前为止,农村地区尚未复苏。

单身率高自杀率高 美国工人竟这么惨?

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曾充分利用制造和煤炭行业工作岗位损失引发的民怒。他说,造成美国工人痛苦的罪魁祸首是国际贸易

从本质上来讲,特朗普政府很关注过去二十年内的制造工作岗位损失。虽然从理论上来讲该政府强迫企业在各州创建工厂能够帮助缓解部分短期疼痛,尚不清楚企业会做出何种调整,而且也无法解决自动化或者零售工作岗位损失等问题。

一些人认为,学校体系已经调整至二十一世纪的模式,而非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的模式,所以学生将学会适用于数字经济的必要技能。其他人暗示,税率下调将鼓励企业增加投资和招聘,同时将鼓励人们创建小企业。

单身率高自杀率高 美国工人竟这么惨?

宾夕法尼亚州铁锹生产线上工作的工人

目前,还出现了一些大愿景。科技行业的领袖们主张,社会需要并受益于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简称UBI),不管居民的就业状况如何,都应该向他们提供保证的现金补助。其他人则主张,如果其他行业更多地加入工会,那么这些行业对工人将更有吸引力。此外,还有人主张,我们需要联邦就业保障政策。(米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ackyjin
收藏本文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