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共享经济为什么在香港发展不起来?

据CNBC文章,自从今年5月份22名Uber司机被逮捕以来,41岁的Billy Kwok感觉每次从APP上接单的时候,都是一种冒险。

上述22名司机被捕的主要原因就是没有开出租的许可或者没有第三方提供的保险。在这22名司机被捕之前的3月份油5名司机分别被罚了10000港币,并禁止这5名司机1年之内再驾车上路。

尽管是在这种环境下,Kwok也不能放弃这份工作,原因是这是他们一家四口唯一的经济来源。

之前有一名开了4年出租车的司机,在得知做全职的Uber司机可以挣更多的钱之后,他也放弃了自己原来的工作。

作为一名出租车司机他每个月只能挣20000港币多一点,但是现在每个月他却可以挣40000港币,这使他自己有钱可以购买一辆二手车,并把这辆车出租给其它的Uber司机。

Kwok称:“除了可以获得较高的收入,我现在还可以用更多的时间来陪我的家人,因为现在的工作时间非常灵活,这让我在假期或者我需要的时候休假几天。”

Kwok认为,香港对Uber的打压是Uber在线司机数量大幅下降30%的最重要原因。但是目前通过Uber约车的需求量却在不断上升。

Kwok称:“我并不在乎自己冒着被抓的风险接单,而且我还会更加认真地赛选乘客。我最担心的是由于政府的打压,Uber被迫关闭。到那时所有的Uber司机都会失业。”

Uber香港在三年前成立。现在在香港的用户已经超过了100多万,拥有的司机数量已经超过了30000名,而且这30000名司机80%都是兼职。

虽然Uber已经数次宣布将会接受管制,严格依法运营,但是官方依然拒绝Uber,并坚持目前的法律,把雇佣车的数量限制在1500左右,而且Uber的车型还不符合要求。

Uber并不是唯一一个受到监管挑战的共享经济平台。Airbnb和共享单车Gobee运营商也让官方的监管感到头疼。

上个月在立法委员会(Legislative Council)上,创新和技术部秘书Nicholas Yang Wei-hsiung警告称:“任何打着“共享经济”的名义进行的非法商业活动都是不被允许的。”

共享经济网络平台的崛起已经让当局不得不思考如何平衡在科技的驱动下日益强劲的服务需求和保证公共安全以及兴盛的商业环境。

Airbnb可以让房主把房子出租给在香港短期进行旅行的人,现在已经对酒店、客房和房产中介产生挤压。

但是,香港当局规定对于这种提供短于28日住宿服务的房子按照酒店和住房条款的规定,必须要上交一定的费用。

违反这一规定的人可能面临最高200000港币的罚款和2年的监禁。当局表示这是为了保证香港的建房标准和防火安全标准。

本月在Airbnb挂单的数量只有300多个,而去年同期却高达6000多。去年受到指控和处罚的只有15人,而2015年有18人。

房主Ellen Wang就是担心政府警告的人之一,她把自己的面积500平方英尺的2居室挂在了Airbnb。她称:“我并不指望这个能给我带来多少钱,我只希望能够帮我还一点房贷就行了。”她目前在金融行业工作,通过短租房子她每个月可以获得3000到4000港币的额外收入。她称:“如果当局管的很严,风险很高的话,我就放弃出租,毕竟每个月给我带来的收入并不多。”

经常使用Airbnb的游客Wang Yan称:“在我旅行的时候,我比较喜欢在当地居住一段时间,体验一下当地的生活。”

对于共享单车,香港当局好像变得更加容忍,但是期间也是争议不断。

Gobee单车在香港也是麻烦不断,从自行车被破坏被偷,还涉及到个人数据泄露以及不公平竞争等。

Gobee单车公司在香港的智能单车数量并不是很多,但是它打算进一步扩张。单车使用者只需要扫描二维码就可以骑行,而且可以把自行车停在他们觉得方便的地方。

另一个共享单车公司HobaBike的创始人Joseph Sung认为香港共享单车的成长受到了限制,原因是政府又地方保护主义存在。

Joseph Sung称:“我觉得香港当局在提高基础设施和优化法律方面做的还不够,因为这些阻碍了共享经济的发荣发展。目前当局不仅有保护主义的倾向还非常的传统。”

“有许多法律规定已经过时了,而且已经限制了共享经济的发展。好像共享经济与当局的利益是相悖的,但是事实上我们无法依靠一个部门来驱动经济的发展。”

Sung以新加坡为例称,目前新加坡已经让Uber合法化了,新加坡在科技领域已经成为引领者,而且有非常好的投资环境。

立法者Charles Mok称:“共享经济可以带来更多的具有弹性的工作岗位,而且能为家庭和个人带来更多的收入。”

Mok批评政府称,香港当局对于新兴经济的态度比较僵化,他们需要认清普通大众的需求。“法律要随着时代的进步而有所改变。迷你汽车载客是非法的这一规定还是1969年作出的。香港应该研究新兴经济,看看普通大众需要政府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如果这样它们就会考虑放松相关的法律管制。”

Mok承认,香港当局不愿意改变现行法律规定的很大原因就是保护既得利益,比如Uber在香港的发展已经让一些出租车企业开始抗议了。

香港科技大学的教授David Cook称,上述三种共享经济平台对香港经济来说都是好事,尤其是Uber和Airbnb。“我认为这两种共享经济可以有效利用起来,这对于香港资源紧缺的状况是非常有好处的。”

共享汽车对于香港来说非常重要,有可能成为香港政府成为智能城市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共享经济应该积极鼓励而不是为了保护传统行业或者既得利益者而打压新兴经济的发展。(雨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davidzhong
收藏本文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