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被乐视“害惨”的公募第一股 能靠新三板实现反转吗?

00055555

  贾跃亭"跑"了,中邮基金被推到了聚光灯下。在乐视这场盛宴上,抱团的公募和各路投资人已经饕餮了七年,现在终于到了买单的时候。

  中邮是在乐视身上下注下的最猛的一家,旗下7只基金共持有乐视网4100.233万股,占乐视流通股的3.22%,持股总市值达到13.9078亿元。截至今年一季度,包括中邮、易方达、富国、华安、工银瑞信等基金公司在内,共有39只公募基金产品持有乐视网,涉及21家基金公司,共计持有6416.11万股乐视流通股。

  贾跃亭的出走,无疑推倒了多米诺骨牌。为避免引发大额赎回,7月8日,中邮基金、嘉实基金、易方达基金这三家重仓持有乐视网的基金率先宣布下调乐视网股票估值,相当于计提了三个跌停板。而最“狠”的华安基金给出的估值价格已经达到20.13元 , 相当于四个跌停板。

  事件还在发酵,如果“乐视危机”引发大规模赎回,那么其他中邮系重仓股势必被大举抛售,引发二级市场连锁反应。这对中邮来说,无疑是一场不小的挑战。

  旗下8只基金“抱团”乐视,停牌前还在加仓

  在乐视网“封神”的道路上,公募无疑是一只很重要的力量。

  2010年8月乐视在创业板上市,当年年末有5家基金公司进驻。此后,越来越多的公募开始加入。

  2011年底,持仓基金公司增加到11家;2012年年末增加到20家;2013年增加到37家;2014年末已经有43家基金公司;2015年在一片牛市氛围中,持有乐视的基金公司进一步增加到57家;2016年尽管乐视股价已经进入下行通道,基金公司仍然“不离不弃”,年末持有乐视的基金达到了61家。

  在乐视股价的节节攀升中,公募基金的“接力”与“抱团”无疑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作为回报,基金公司也从股价的上涨中,赚的盆满钵满。

  中邮真正介入乐视,是在2014年。这一年任泽松带着中邮杀入了这场牌局。到了年末,中邮系三只基金合计持有828.33万股乐视,占到乐视流通股的1.74%。一举跃升为基金持仓的第二名,仅次于嘉实基金。

  从2015年起,乐视的主升段开始了。中邮系在上半年疯狂加仓,到年中持股数量已经达到3492.86万股。也正是在2015年5月,乐视股价达到历史最高点89元。

  虽然中间有过抛售,但长期看下来,中邮仍在加注。2015年底,中邮减持到了2469.71万股。2016年8月 ,定增价位45.01万。到年底,持股数量达到了4693.92万股,占到流通股的3.72%。

  在持有乐视的过程中,中邮和任泽松都是尝到不少甜头的。任泽松2012年来到中邮,2013年一战成名,用三年时间坐稳‘公募一哥’宝座。在他的“封神”之路上,重仓乐视就是最重要的手笔。

  “任泽松在乐视上通过波段操作也赚了很多钱,成本其实比较低。”一位接近中邮的人士曾向媒体透露。

  甚至在今年4月15日停牌前,中邮仍在抓紧时间建仓乐视。中邮基金7月8月披露的公告显示旗下有8只基金产品持有乐视,而一季报中只有7只,多了一只中邮核心优选。也就是说,在从一季度末到4月15日乐视停牌之间这8个交易日,中邮还在买入乐视。

  而这一把,中邮赌输了,手中攥了一把乐视股票的中邮等来的不是复牌利好,而是贾跃亭的离职。

  离职消息公布的第二天,7月8日,中邮就紧急下调乐视的估值。三个跌停的计提产生的巨额亏损先不说,能不能有效阻止投资者赎回还是个很大的疑问。市场已经在猜测,一旦基金出现大额赎回赎回,基金经理不得不卖出其他持仓股,届时很有可能引发中邮重仓股砸盘,进而产生连锁反应。

  成也激进,败也激进

  中邮走到今天,是因为激进的风格。而它能从国内众多公募基金中脱颖而出,靠的同样是激进。请阅读懂君之前的文章《中邮基金过去8年没帮客户赚一分钱,依然挡不住它成为公募第一股》。

  中邮能有今天,得益于两个关键时期的两位猛人。他们一举奠定了中邮激进的投资风格。

  2007年,刚成立不久的中邮,迎来了第一位猛人,被称作“满仓一哥”的彭旭。彭旭依靠高仓位和激进的风格,2007年一战就奠定了中邮的江湖地位。

  他管理的中邮核心优选混合,2007年重仓周期股,排名2/121,仅输给王亚伟。 也正是因为彭旭2007年的业绩表现,为中邮赢得了一大批客户,这批客户在以后的很多年中一直是中邮基金的主要收入来源。

  2012年彭旭离职,属于任泽松的时代开始了。在进入中邮之前,任泽松是一家私募的行业研究员,再之前,是一名审计员。他的风格仍是喜欢重仓,不过对象换成了新兴产业。

  敢于重仓新兴产业的投资风格,正好赶上了创业板牛市。任泽松想不红都不行。

  2013年任泽松一战成名,他掌管的中邮战略新兴产业收益率高达80.38%,在433只混合式基金中排第一名,2014年排名22/502,即使在2015年的过山车行情中,中邮战略新兴产业仍然以16.39%的收益排名137/616。

  这是个一次业绩爆发,就够吃好几年的行业。因为任泽松的业绩,2013年到2014年中邮基金再次迎来规模增长期。规模的增长为基金管理者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收入。

  但是随着2015年下半年创业板泡沫的破灭,市场风格切换到蓝筹股,喜欢重仓新兴产业的中邮开始走背运了。任泽松管理的7只基金,4亏3赚。2015年5月以后开始管理的4只基金全部在亏损。而去年中邮旗下16只主要基金产品跑输基准,今年一季度旗下产品合计亏损达到1.01亿元。

  曾经激进的投资风格,现在看来则成了投资者绞肉机。乐视网、尔康制药耐威科技东方网力盛洋科技,这些上半年二级市场上的大坑,中邮一个没落,全踩了。

  二级市场踩雷的同时,公司内部也遭遇了变动。今年3月,中邮基金发布公告,董事长吴涛因个人原因离职,由中邮基金总经理周克代任董事长一职。

  5月,投资总监兼基金经理邓立新“因涉嫌老鼠仓”被抓。邓立新和任泽松、许进财曾被合称为中邮三剑客。对公司的打击自然不算小。

  中邮又走到了一个关键时刻。

  今年7月4日,为了转做市,中邮以15元每股的价格,向华创、财富、天风、国金、恒泰、华金六家券商发行410万股做市库存股,共募集资金6150万元。算下来,这轮融资完成后,中邮基金估值已经达到45.61亿。

  也许,中邮基金的第三个“猛人”就是新三板。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coguo
收藏本文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