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美元多头听好 下半年恐仍有许多“大麻烦”

海外知名财经网(博客,微博)站MarketWatch周四(6月29日)撰文称,考虑到去年年底时各种预测,今年上半年美元的糟糕表现并不令人感到非常意外。

例如,根据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此前的一份调查,对于欧元/美元2017年底的预估,最低是跌破平价的0.97,最高则达到1.13。许多看涨美元的预期主要受到特朗普胜选后美元的快速升势所驱动。

当时市场人士认为,特朗普政府以及由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将有能力通过减税和基础设施支出来向经济注入大规模刺激,从而加速加息步伐。

然而,尽管自去年12月以来美联储加息三次,但美元兑欧元跌至一年来最低水平。美元兑英镑日元同样走软。

在事后看来,美元在过去六个月兑主要货币下挫约5%至8%的原因很清楚。自今年年初以来,美国经济数据走弱与欧元区经济出现相对改善的情况,正好“遇上”外界转变税改和基础设施支出能够成功实施的预期。

周四,衡量美元兑六种主要货币走势的ICE美元指数下挫0.4%,至95.596,令其年内迄今跌幅达到6.5%。

经过数月关于废除和替换《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的辩论,医保法案在参议院的命运依然不明朗。

眼下外界普遍认为,在医保法案被通过或者放弃之前,议员们不能开始制定税法。不管怎样,许多市场参与者认为,这是对于特朗普政府政治资本的一种浪费,从而质疑对新政府通过更多市场敏感提议的能力。

对美元走势相当看空的摩根大通(J.P. Morgan)分析师曾预计年底欧元/美元将触及1.15,目前他们继续坚持这一预期。

不过,摩根大通分析师认为,短期美元存在反弹的空间,因为美元汇率相对便宜,且在年初看多之后,投机性交易员目前基本持中性立场。

经济数据在未来六个月反弹的可能性是对美元感到乐观的原因之一。Voya Investment Management负责全球利率的投资组合经理Guy Petcho预计,若经济增速位于2%-2.5%区间,则美元可能会短线上扬。

据亚特兰大联储主席GDP Now模型显示,美国第一季度GDP年化可能增长1.4%,而第二季度增速料达到2.9%。但弱于预期的通胀数据一直令策略师忧心忡忡。

Petcho说道:“在当前节点,美联储明确表态称,它将淡化低通胀数据,并继续利率正常化,同时也急于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所有这些对于美元短期走势构成利好。”

事实上,美元走弱以及宽松的金融状况为美联储进一步紧缩留下更多空间;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被视为利好美元,不过历史表明,汇率并不经常随着加息而走高。

Petcho预计,美元兑欧元将自当前接近1.14的水平升值至1.08,但他也认为,存在一些可能破坏美元复苏进程的风险因素。

其中一个风险就是德国国债收益率快速上升。在过去两个交易日内,德债收益率飙升约20个基点,至0.45%。

德国和美国国债收益率的差值与欧元/美元走势密切相关。

Petcho说道:“德国国债收益率眼下处于异常低的水平,假如收益率攀升,欧元将自当前水平进一步走强。”

另一个将对美元产生重大影响的不确定因素是通胀。

纽约梅陇银行(BNY Mellon)首席外汇策略师Neil Mellor指出,另一个欧元/美元继续走弱的情景假设是,财政刺激——假设税改和基础设施支出法案被通过——没有奏效,且经济增长令人失望到美联储再度加息。Mellor补充道,在当前节点经济衰退似乎是不可能的。

安达(OANDA)高级外汇策略师Alfonson Esparza表示,尽管美联储官员愿意忽视低通胀数据并继续收紧货币政策,但他们不能忽视持续较低的通胀表现。

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美国和欧洲的政治风险仍然是巨大的未知数。

Esparza表示,重大的政治风险,诸如总统弹劾或者高官丑闻,也可能令美元下跌。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divohu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