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卖方机构PK财经“网红” 神雾环保的市值保卫战

本报记者 朱艺艺 见习记者 孙翔峰 上海报道

导读

神雾系方面则直到当天晚间才通过招商证券光大证券国信证券环保研究团队组织的电话会议,做出回应。“按照出口部分来说,我认为70%的毛利率并不高,”神雾节能副董事长吴智勇在电话会上直言,“以后还要继续提高毛利率。”

港股市场做空声此起彼伏,A股市场也跟着凑起了热闹。

5月24日晚间,随着一键推送,“神雾集团:对不起贾布斯我用你的套路实现了你的梦想!”的文章出现在不少投资者的手机上。

这篇署名时晨晨、来源于一位财经评论员公号“叶檀财经”的文章,将矛头对准了坐拥两家 A股上市公司神雾环保(300156.SZ)和神雾节能(000820.SZ)的神雾集团。

作者直指神雾环保部分前五大客户中,隐现关联方身影,抑或是客户与神雾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此外,神雾环保2016年年报现金未正常回流,神雾节能部分业务毛利率高达70%,都成为文章的质疑之处。

有趣的是,面对质疑,率先站出来的并非当事人自身,而是一家卖方机构。

25日清晨6点,招商证券团队同样是通过微信公号,公开逐条反驳对神雾集团的质疑,称叶檀“哗众取宠”,并表示“坚定看好神雾环保神雾节能”。

神雾系方面则直到当天晚间才通过招商证券、光大证券、国信证券环保研究团队组织的电话会议,做出回应。

“按照出口部分来说,我认为70%的毛利率并不高,”神雾节能副董事长吴智勇在电话会上直言,“以后还要继续提高毛利率。”

上市公司、卖方机构联手PK财经“网红”,截然相反的态度背后,市值一度“妖艳”至571亿元的神雾系两家上市公司究竟是什么面孔?

关联交易“迷雾”

事实上,根据公开资料,这家主营化石能源、矿产资源及可再生资源利用技术研发的公司,关联交易的确让人“雾里看花”。

2016年神雾环保营收31.25亿,仅前5大客户就占了94.38%的总销售额。这意味着,前5个客户几乎撑起了神雾环保上市公司的整体业绩。

其中,第一大客户乌海神雾煤化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销售额达到12.87亿,占神雾环保当年总销售额的41.18%。公开信息显示,乌海神雾的原法人股东为北京神雾资源综合利用技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神雾集团的一家子公司。

排名第二的客户新疆胜沃能源开发有限公司,2016年销售额达10.35亿,对总销售额的贡献率也在33.14%,而其和神雾集团共同参股了新疆锦龙神雾能源开发有限公司。

前述文章还质疑,神雾节能通过借壳金城股份上市的江苏院(后更名为神雾节能),2016年,营收由2015年的2.4亿上升至8.65亿,净利润由1145万上升至3.33亿,毛利率则由17.72%提高到61.96%。但经营性净现金流却由-29.21万跌至-1.04亿。

高达61.96%的毛利率也成为上文质疑的焦点。

消息闹得沸沸扬扬之际,首先回应的并不是上市公司,而是一家第三方研究机构——招商证券。

“无论是否关联交易,全新技术在工业领域的初始应用,最应关注的是项目实施后是否盈利、效果如何,盈利性好的新技术终究将获得市场认可及非关联交易订单。”5月25日,招商证券团队在其公号文章中称。

招商证券首席分析师、环保行业首席分析师朱纯阳对此还指出,“对于神雾环保订单的关联方、其关联交易占业绩比重大我们从未否认,市场皆知。其逻辑与市政项目BOT的工程收入确认类似。”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2016年年报中,神雾环保的确承认,前五名客户销售额中关联方销售额占年度销售总额比例为57.93%。

不过,一家新三板挂牌财务总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除了神雾环保的关联交易之外,她认为上述两大客户略有蹊跷,“乌海洪远新能源是2015年9月才成立的,注册资本5.9亿元,但是到了2016年就有十多亿的销售额,不太符合常理。”

针对贡献神雾节能6.37亿元营收的印尼大河镍合金有限公司,在2016年年报中,显示应付账款为5.12亿,朱纯阳表示,“印尼大河项目欠款在2017年一季度已经基本收回。”

不过,江苏一家环保公司的员工则指出,环保行业达到20%的毛利率已经很不错,“除非这家公司是市场垄断者,那就不好说了”。对于神雾环保过高的关联交易比例,其表示“不排除有异常情况”。

经过一天的发酵,处于风暴核心的主角神雾节能和神雾环保终于选择发声。25日晚上20点30分,在前述投资者电话会议上,神雾节能副董事长吴智勇、总经理雷华、董秘沈龙强,神雾环保副董事长钱学杰、董秘卢邦杰、技术总监丁力悉数出席。

在当晚的电话会议现场,出席的有关公司负责人否认关联交易有做高业绩的嫌疑,其表示,乌海项目,原本是全资子公司的项目公司,想由分公司来做,但是由于定增项目不成熟,所以转让给上市公司层面。

而关于印尼大河项目的上述欠款,上述负责人则表示“公司采用先发货4个月后,才收到货款的情况,货物是去年12月中旬发出的,已经收到4.9亿人民币的货款。”

其同时否定了境外产品毛利率过高的质疑,“按照出口部分来说,我认为70%的毛利率并不高,从行业来看,境外产品毛利率高出10%-30%都是正常的”。吴智勇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除了上述关联交易外,不少机构投资者更关心“第三方订单能不能确认”、“目前的环保技术能不能实现盈利”等问题。

“印尼大河项目是公司核心推广的项目,它也正好在一带一路沿线,有不少优质的铁矿石资源,我们正在给印尼大河项目做可行性研究报告,预计投资回收期在4.4年左右。”神雾相关公司回复。

游资恐慌、机构观望

尽管真相扑朔迷离,但受此影响,25日开盘,神雾节能、神雾环保还是以33.27元和29.84元的价格双双跌停,总市值一天之间蒸发约57亿元。

对此,朱纯阳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并不表示意外,“正常啊,龙虎榜出来了,更多卖出的还是一些散户为主,机构还是比较少卖,专栏作家主要面对还是散户群体”。

当天神雾节能前五大卖出席位中,的确有不少游资营业部,比如国金证券沈阳北陵大街营业部,卖出2154万元,中信证券广州花城广场营业部也卖出了1383万元。

神雾环保全天成交额8.34亿元,除了一机构卖出2073万元,中金公司上海黄浦区湖滨路营业部卖出超4000万元,其余三家也均为营业部席位。

“公司的关联交易之前一直有这样做,一开始做项目,肯定是集团要前期投入一些,然后项目的效益会慢慢出来,以后关联交易的情况,要看公司发展的路径。”朱纯阳认为。

但深圳一位私募基金人士仍然保持怀疑态度,“之前我们就发现它的关联交易有异常,比例过高了,其实就是用上市公司体系外的公司给上市公司做利润”,但是其可以解释“是公司自身业务要求”。“关联交易本身就比较敏感,不一定能体现公司真实的能力,很容易被操纵。”浙江一位券商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上述新三板财务总监还提到,“神雾环保的管理费用是1.8亿,其中有一半是研发费用,一般来说,研发费用占销售收入的3%到5%,这样的比例我觉得可能也存在问题。”

显然,对于神雾系两家公司来说,仅仅是一场电话会议,还远不能打消投资者的疑虑。

“他们应该对于关联交易等问题通过公告的方式,作出更为详细的解释说明,以进一步证明其合理性,”上海一位私募基金人士认为,他认为目前信息并不明朗,因此选择观望,“如果对方真是家好公司,反而将是买入良机”。

(编辑:郑世凤)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petexfhuang
收藏本文

标签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