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乐视易到内讧导火索:14亿贷款合同细节曝光

[摘要]易到创始团队与乐视控股近日因为一笔14亿元的贷款剑拔弩张。4月23日,腾讯财经获得了关于到这笔贷款合同的详实信息。

作者:李思谊 责编:刘利平

14亿元三方委托贷款 成本超3亿元

与外界此前的报道不同,这笔14亿元的贷款资金并非直接来源于银行,而是三方委托贷款,受托人为南京银行北京分行、委托人为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泰创展”)、借款人为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即易到公司),即由中泰创展委托南京银行,向易到放款。

其中中泰创展实控人为解茹桐, 与“中植系”掌舵者解直琨关系紧密 。

“中泰创展通过银行这样的金融机构进行放款,是为了让借款主体(易到)的征信报告上显示这笔贷款。如果借款主体出现违约,其征信报告上也会出现该笔借款违约的相关记录。”一位中植系内部人士称,这种做法的目的是变相增加借款主体的违约成本。

腾讯财经获悉,这笔14亿元贷款周期两年,贷款期限为2018年,约定可展期1年。固定年利率为8%,两年的利息为按季付款,到期还本,两年的利息总额为2.24亿元。除此之外,三方还约定了因央行可能调整基准利率的浮动利率。

在14亿元贷款签订后,易到与乐视控股随即签订了一笔13亿元借款合同,这一借款合同披露了更多关于以上这笔14亿元贷款在手续费和服务费方面的细节。

乐视易到内讧导火索:14亿贷款合同细节曝光

上述借款合同约定,如若乐视逾期偿还本金或利息,自逾期之日起,按照逾期偿还部分的金额的5‰的标准向易到支付违约金。且偿还部分的金额包括但不限于这笔借款的本金、利息及应用费用等。

至于手续费方面,乐视向易到按借款金额的1‰支付手续费,收取方式分两次收取。其中,第一笔4亿元按照1‰;第二笔9亿元按3‰计算。同时,乐视根据借款总金额的2.8%向易到支付手续费,该笔费用在乐视收到第一笔贷款后数日内支付给易到。除此之外,乐视根据借款总金额的5%向易到支付手续费,该笔费用按年支付,每年支付50%。

上述中植系内部人士称,易到和乐视之间借款的手续费和服务费,很可能就是易到从中泰创展借款的手续费和服务费。如以此计算,易到通过委托方中泰创展获得的14亿元贷款的手续费和服务费用约为1.13亿元。

因此,腾讯财经计算,乐视控股这笔14亿的贷款,除了偿还本金外,还需支付利息、手续费和服务费,总计为3.37亿元。

左右腾挪 资金链捉襟见肘

上述实际上由乐视控股主导的14亿元三方委托贷款被分为两笔发放,第一笔4亿元,第二笔10亿元,由位于北京市姚家园路的乐视大厦作为担保。

但是,腾讯财经了解到,在这两笔、总计14亿元的贷款发生前,乐视当时已经将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抵押给民生银行,用于贷款3亿元。

乐视易到内讧导火索:14亿贷款合同细节曝光

所以,根据上述三方委托协议,其中第一笔4亿元款项发放的前提是乐视大厦作为担保;而第二笔贷款发放的前提则是解压此前向民生银行借款时乐视大厦被作为抵押物,也即是说乐视控股必须先偿还民生银行的3亿元贷款,办理完毕民生银行第一顺位抵押权解押手续,并使得南京银行、中泰创展和易到之间的抵押权变为第一顺位抵押权。

“这其实是借新还旧,解押抵押物乐视大厦,再把乐视大厦抵押给中泰创展。”一位金融业人士向腾讯财经分析称,乐视当时的资金链紧张程度可见一斑。

这笔贷款同时约定,易到完成最近一轮60亿元规模的股权融资后,应以其融资款优先偿还这笔委托贷款本息。

截至目前,易到这笔60亿元的融资进展尚不得而知。

此外,三方同时约定触发违约的4点条款,包括如果易到出现停业、歇业、被宣告破产、解散、被吊销营业执照、被撤销或发生对丙方经营或财产状况严重不利后果的任何诉讼、仲裁或刑事、行政处罚;易到发生偏离异常的重大财务损失、其他重大财务危机等;

另三方还约定了4条可要求提前还款的情况,包括在贷款期内丙方(易到)发生隶属关系变更、董事会成员变动、公司章程修改,丙方发生总经理或副总经理职位变动,且对丙方履行合同下还款义务构成重大威胁的等。

暂不确认周航创始团队与乐视控股冒出矛盾以及创始团队离职是否已触发上述条款。

乐视控股官方暂未回应腾讯财经关于上述多个疑问的询问。

被质押的不仅仅是乐视大厦 还有易到股权

与此同时,腾讯财经查阅到,与14亿元贷款一事同期发生的,乐视当时还向中泰创展质押了一部分易到股权。在2016年11月9日,易到自然人股东吴孟向中泰创展5%的股份。吴孟为乐视高管,代表乐视持股易到66.67%股份。

但是,暂不确定上述股权质押是否与这笔贷款有关,在三方贷款合同里并未出现股权质押的相关条款。

乐视质押易到此部分股权的三天前,2016年11月6日,贾跃亭发布员工内部信,表示乐视扩张节奏太快,烧钱追求规模扩张同时,全球化战线拉得太长。同时,他也首次承认承认乐视资金流遇到问题。

乐视易到内讧导火索:14亿贷款合同细节曝光

易到创始团队仍持有易到公司29.52%的股权

这笔14亿元的借款,似乎正是为了解决乐视控股当时面临的资金链危机,以至于贾跃亭不得不以乐视总部所在地大厦作为抵押物。

但是,为何以易到作为借款主体?

银行业人士对腾讯财经分析称,当时乐视控股旗下多个业务板块正在进行融资,如果背负十多亿的借款,会进一步推高其资产负债率,对其融资产生影响。同时,说明乐视控股自身的融资能力已经有限。

“乐视大厦尚属于优质资产,以乐视大厦为抵押从银行借款并非难事。”该分析人士称,乐视将易到作为主体进行类似于高利贷的借贷,可能是因为当时几乎所有银行都终止了乐视的授信之下的无奈之举。

以乐视大厦为抵押,以易到为借款主体,这笔14亿的贷款,到底用于何处?从三方合同看,这笔贷款的用途为“公司日常经营资金周转”,此处的公司指易到。易到与乐视签订随后的13亿元借款合同中,这笔贷款的用途为“企业日常经营”,此处的企业指乐视控股。

此前,就有关于乐视控股各子生态间的资金互相调用的说法。贾跃亭此前在接受采访时也承认了这一点,LeEco Global和乐视汽车,作为两个非上市体系的资金是打通的。“如果需要控股调动资金,签合法借款协议,它们困难的时候,控股会借钱给它们。”

只是,易到与乐视控股旗下其他子公司略有差别,这家由乐视通过收购进行控股的共享专车平台,其创始人团队仍然占有一定比例股份。工商资料显示,截止2016年4月,易到三位创始人——周航、杨芸和汤鹏三者仍持有易到29.52%股份。

内斗焦点:周航对14亿贷款合同是否知情?

易到创始人周航在4月17日发布的一则声明中称“易到当前确实存在着资金问题。而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

周航发出声明当晚,乐视易到发布联合声明称,周航所说的“挪用13亿”,事实上是2016年11月,在易到单独贷款困难的情况下,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元的联合贷款中一部分。

按照乐视的说法,当时双方已明确约定,该笔资金用于包括易到在内的乐视汽车生态的日常经营资金周转,其中,1亿元用于易到,13亿用于乐视汽车生态。

“周航起先不知道这笔贷款,后来知道了,发了正式邮件强烈反对,反对以易到作为借款主体。”一位知情人士对腾讯财经称,其强调周航并未在该文件上签字,并且在事前和事后很长一段时间完全不知道乐视“挪走”了13亿元,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

另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腾讯财经,周航在事后向易到总裁彭钢发问称,这种债权融资极大损害了易到的价值,且专款并没有进行专用。

对于这一说法,乐视控股官方向腾讯财经回复称“请以易到和乐视控股联合声明内容为准”。

乐视易到还在联合声明中指出,“对此,周航本人不仅知情,也在相关的董事会文件上签字确认,并且易到与乐视控股也已经签订了相关协议。”

4月20日晚间,周航、杨芸和汤鹏三位创始人发布联合辞职声明。一日之隔,易到新的管理团队产生:由乐视派驻易到的总裁彭钢,接替周航出任易到CEO一职。“易到的融资取得突破性进展,司机提现问题也将在5月得到彻底解决。”易到董事长何毅在当天的高管会议上称。

乐视控股官方告诉腾讯财经有关司机提现问题的解决时间以何毅发言为准,而关于融资的进一步具体情况,暂时未有可以透露的消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ackyji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