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星球直播被指涉赌 女主播输完工资还欠债40多万

打着“主播陪你玩游戏”的星球直播平台正成为一些网友不愿触碰的过往。

在直播间里,不但有美女主播,还有可供下注的竞猜游戏。这些类似“炸金花”“牛牛”等玩法的游戏,吸引了不少玩家的注意。

他们充值购买游戏币,在40秒一局的竞猜游戏中进行下注,一旦赢得游戏可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更让一些玩家兴奋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刷“专属礼物”的方式,将所赢得的游戏币变成真实的钱。“充值-游戏-变现”的赌博利益链条就此形成。

在追逐利益的过程中,一些玩家开始发现,在输掉游戏币的同时也在不知不觉间输掉自己真实的财富。有的人一晚上就能输掉几万元,有的人几个月输掉过百万,最终变得负债累累。

有律师指出,该直播平台涉嫌开设赌场罪。另有律师建议属地公安机关应立案侦查,联合网安部门全面收集与保全涉案电子证据,并对提供服务的相关公司予以侦查。

“你见过当托儿把自己搭进去的吗?”

27岁的美女主播英子说,“我就是。”

这名贵州女孩在“星球直播”做直播时,主要是通过聊天鼓动看客们更多地下注竞猜游戏。

到后来,她也成了投注者之一。

她一边从直播平台拿取工资,一边又将钱输还给平台。

今年1至3月,她输掉了全部的工资,还向亲友借钱,共欠债40多万元。

终于有一天,她在直播间对着众多网友说出,“别玩了,都好好生活去。”被直播字幕提示:不要攻击官方。

她选择了辞职。

纸牌竞猜游戏下注比大小

打开星球直播APP,简单的页面被一个个美女主播占据,页面每个直播间右上角显示此刻房间的人数,左下角则打上这个直播间的标签——“猫鼠乱斗”、“海盗船长”或者“直播中”。

英子说,标注“猫鼠乱斗”、“海盗船长”等标签的即可以参与游戏竞猜。显示“直播中”的则是普通的直播间,不能玩游戏。

在APP Store里,“星球直播”的简介直白指出这是一款“主播陪你玩游戏”的软件。

星球直播平台显示,游戏分为“智勇三张”“蔬菜精灵”“海盗船长”“猫鼠乱斗”“开心牛仔”5个。

“每个游戏玩法不同,但多是纸牌类的比大小。”英子以“海盗船长”为例,两个卡通人物“杰克”“安娜”各代表一方,每方有五张牌,通过牌面大小比较胜负。有3个结果可供网友下注,分别是“杰克胜”“安娜胜”和“平局”,平局的倍数最高,为6倍,其他两个结果的倍数为2.2倍。

新京报记者发现,该游戏类似一种名为“牛牛”的赌博玩法,即5张牌任意3张牌的点数相加凑成10或10的倍数,即为“牛”,剩下两张牌点数相加后,去除十位数,只留个位数进行比较,如个位数为1,即为“牛一”,依次类推。如果连基本的10或10的倍数都没有,即为“没牛”。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每一局竞猜为40秒,在倒计时的过程中,网友可以就“胜平负”三个结果进行下注,下注的游戏币分为10、100、1000、1万共四个档次,每局最高可投注10倍,即10万游戏币。在千人的直播间内,每局下注的游戏币总和一般在数万以上,多的甚至百万。

英子说,在平台充值1元可得100个星星(游戏币),最高下注10万个星星就是1000元。

在每个40秒的倒计时里,3个竞猜结果的投注额不断攀升。倒计时结束后,双方开牌比大小,被押中的那个结果被点亮,另外两个结果则暗淡下去。

在这一亮一暗的不断重复中,玩家输掉虚拟游戏币的同时,也在不知不觉中输掉自己真实的财富。

女主播输完工资欠债40多万

今年1月25日,英子通过星球直播的审核,成为A级才艺主播。

此前在其他平台做主播时,聊天、唱歌以及展示才艺让她觉得惬意。

进驻星球直播后,她觉得所谓的“才艺”在充斥着游戏竞猜的内容面前“不值一提”。她的角色更像是赌场的“荷官”,“尽可能让玩家多下注。”她说。

新京报记者在该平台一些游戏直播间看到,一些女主播与网友的互动多是鼓动他们下注,少有闲聊或才艺展示,很多人进到直播间也都不说话。

即使女主播有事儿不在镜头前,也不妨碍竞猜游戏一局又一局的自动进行。

据英子了解,星球直播平台一般同时上线的主播约40个,平均一间房一千人左右,同时下注的一般都有三四十人。

在直播间,虽然是系统自动控制游戏,但英子也要和玩家互动,有时还会“分析”每一局的形势。

为吸引更多的玩家下注,活跃竞猜气氛,她得不停地说一些鼓动性的话,“这把我猜平局,你们看着跟”“这把再投一万准行”“我看这把哥能赢”“恭喜又赢了,你好棒啊”“你看这局不听我的,后悔吧”。

作为主播的收入也与此有关。

英子说,根据星球直播的规定,每周会通过打赏礼物数额统计主播们的魅力值(注:各礼物价值对应不同的游戏币,一个游戏币相当于一点魅力值),从而计算主播工资。每周魅力值达不到10万没有底薪,魅力值越高,底薪越高。魅力值达225万时,底薪加提成每月可得到1.5万元左右的薪酬。

她说,像她在直播间和玩家互动,也是为了让玩家给她打赏礼物。另外,运营官曾告诉她,想挣得多,她可以自己申请小号,为自己刷礼物以增加魅力值。

英子于是注册了小号并充值,给自己送礼物。此时的她因为每天接触竞猜游戏而蠢蠢欲动,有一天,她终于没忍住,用小号试着押注。

“一旦开始,就无法自拔。”她说,整个2月份,她几乎每天躲在房间里,对着手机玩竞猜游戏。直播时,她用小号和其他玩家一块儿参与竞猜。直播下线后,她继续在别的直播间里下注。

“每天几乎不怎么睡觉,想不起来吃饭、上厕所,只感觉身体在超负荷运转,不到一个月瘦了8斤。”她形容当时的自己过得没有人样。

即使一直在输钱,她也没放弃赢回来的决心。在她看来,赌徒的心态都一样,只要时不时还能赢一把,就疯了一样渴望赢回输掉的钱,“不过瘾,不甘心。”

从今年1月底至3月底,英子在星球直播挣的几万元工资全都输了,她刷爆了3张信用卡,还向亲友借钱,共欠债40多万元。

送主播专属礼物可返现80%

与英子单纯的参与竞猜不同,一些玩家疯狂地参加游戏只是为了挣钱。

42岁的玩家王俊说,通过下注游戏赢得游戏币后,可以刷“专属礼物”送给主播,主播会通过微信转账将“专属礼物”的价值按一定比例返现给玩家。于是,一条线上赌博链条就此形成。

王俊记得,今年1月,他玩竞猜游戏获利数千个游戏币后,随手刷了一个价值5000游戏币的“星球宝宝”送给主播。主播立刻在直播间让他留下微信,随后在微信上向他解释,只要买专属礼物送主播,即可微信转账返现80%。

“星球宝宝”礼物价值为5000个游戏币,根据100游戏币等于1元折算,为50元。王俊随后收到了主播微信返现的40元钱。

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王俊更专注地研究他钟爱的“猫鼠乱斗”游戏。只要押中大小,游戏币便会成倍进账,再用刷礼物的方式,让主播给自己返现。尝到甜头的王俊越玩越痴迷。

每天22时左右,他打开星球直播,充值买游戏币,然后开始玩竞猜游戏。他每一把几乎都是押1万个游戏币(即100元钱)。

一直到凌晨4时,他才疲倦地放下手机。睡几个小时,早上9时精神萎靡地出现在办公室。

他说,他常在睡梦中被游戏和金钱纠缠。这种状态,持续了两个多月。

王俊接下来一直在输。有一晚,他3小时内没押中一局,输了3万元。

从1月23日到2月1日,王俊输掉了3.6万元,整个2月又输了10.5万元,3月又输了十多万,加起来输了约25万元。此外,他的两张信用卡的四万额度也一次性刷完了。

“输到8万时我反应过来了,但当时已经输红了眼。”他说。

84级大神跌下神坛

在星球直播,24岁的玩家李三曾是大神级的人物。

在游戏里,他一共累计充值了166万元。这钱大部分是他赢来的。

去年10月开始,平时不怎么玩牌的他下载了星球直播APP,并沉迷于“智勇三张”的游戏中。

“智勇三张”的玩法与“炸金花”相似,由游戏中的人物大乔、小乔和貂蝉各持三张牌,玩家需要押谁的牌最大,押中后可获得三倍游戏币。

李三说,一开始他的运气好到爆,几乎每把都押中,他的单局投注也从最开始的几百个游戏币上升至最高的10万游戏币。上班间隙、坐车、吃饭,他的闲暇时间几乎全在玩游戏。

他总是一次性充5000元,三五个小时下来,赢的钱大部分刷了专属礼物,主播则返给他总金额的80%。有时,他一天能收到一两万元的返现。

“我一个月工资3000元,当你发现一款游戏一天挣得远大于你一个月的收入,你玩不玩?”抱着“赢钱不亏,想多赢点”的心态,李三将赢的钱又一次投到游戏中。

没几个月,他就成了84级的玩家,这几乎是当时平台的最高级别。从2016年10月至今年3月,他在平台上累计消费高达166万元。他也成为游戏总榜和打赏总榜的NO1。

也许是好运气到了头,李三在接下来的一个月,输多赢少。

他再也不是直播间最受欢迎,一出现就引发欢呼的大神。

他先是输光了平台账户里所有的钱,又输掉自己5万的积蓄,然后刷爆信用卡3万的额度,还分别从两家贷款公司分期借款12万。

几个通宵过后,12万的借款也输得干净。

这种落差让他无法接受。他多次打电话给客服,质问为什么自己一直输钱,甚至怀疑后台有软件操控输赢几率。客服否认,多次交涉无果后,李三被永久封号。

他又申请了两个小号换着玩,可是辉煌难继,只得惨淡收场。

玩家举报星球直播竞猜游戏

4月3日,在多名玩家的举报下,浙江一档民生电视栏目做了一期“玩家输了十五万,星球里是什么?”的节目。

节目中,当记者采访位于杭州的星球直播总部运营部时,陈姓主管称,星球直播是娱乐性质的直播平台,只提供娱乐消费服务,直播间内都是休闲的小游戏,通过竞猜的方式运作。找主播变现,双方牟利是私下行为,他们不知情且会严厉打击。

昨日,新京报记者打开星球直播APP,各个直播间的竞猜游戏仍在继续。记者以“给主播送专属礼物可以返现”向客服人员举报,一名客服人员表示,这是第一次接到此类举报,还不清楚有这种情况。不过“送专属礼物返现”是主播的私下行为,平台是禁止主播和玩家做交易的,如果玩家一旦发现主播有给玩家提现的做法,可以将主播ID告诉平台客服,平台将第一时间封号,并将其移送公安机关。

英子说,分成是80%返给玩家,主播和家族长各5%,平台抽取10%,“这种方式就是平台运营规定的。”

4月14日、15日,新京报记者在各个直播间向主播了解“返现”一事,大多比较谨慎,闭口不谈。有主播表示,现在20级以下的玩家不再给返现,因为之前被举报了,平台不敢轻易再给返现。不过,如果网友送了专属礼物就是想要返现还是可以给。

针对李三等玩家怀疑该竞猜游戏是否存在后台程序控制游戏作弊的情况,新京报记者在电商平台查询了几家卖类似软件的商家,5位卖家均称,店内没有可嵌入直播平台并设置赔率的游戏软件。其中一位卖家说,这样的软件可能需要平台聘请专业人士自主开发和设置。

一位研发软件的人士称,直播平台通过自主开发一个APP,让程序员在开发控制结果功能里加一个控制输赢的代码编程操作,是可以实现赔率控制的。

直播平台涉嫌开设赌场罪

星球直播的竞猜游戏是否算赌博?多名玩家曾提出这一疑问。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分析,赌博违法犯罪活动与群众正常娱乐活动的界限为是否以营利为目的,个人参赌超过5000元属于赌博犯罪。而在星球直播竞猜游戏中的赌注数额远高于正常的娱乐活动数额,属于赌博违法犯罪活动。

韩骁说,2010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等传输赌博视频、数据,组织赌博活动,建立赌博网站并接受投注的;建立赌博网站并提供给他人组织赌博的;参与赌博网站利润分成的,有此情形之一即可认定构成开设赌场罪。《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相关人员最高可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便包括明知是赌博网站,还为其提供服务或帮助的直播间主播。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陶宽分析,玩家在直播平台中通过纸牌游戏赢得游戏币,用游戏币购买礼物送给主播,主播再给玩家返现,明显形成了“充值-游戏-变现”的利益链条,而游戏币相当于传统赌场中的筹码。建议属地公安机关对此案立案侦查,联合网安部门全面收集与保全涉案电子证据,并对为直播平台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空间、投放广告、发展会员等提供服务的相关公司予以侦查。

今年3月底,英子建了一个微信群,她将一些在她直播间输过钱的玩家拉到群里,并劝阻大家别在平台上充值玩游戏。

群里已有22人,大多数输了十万元以上。王俊、李三也在其中。

王俊从未告诉家人他输钱的事。

李三现在背着每个月五六千元的贷款,让他“喘不过气来”。

英子离开星球直播后,回到了原来的直播平台。为了还债,她断了旅游的念头,看到喜欢的衣服也不再买,就连约朋友逛街喝茶也几乎免了。

对于星球直播,群里也有人想到了报警。来自安徽芜湖的裘先生称,4月1日他到杭州,向西湖区古荡派出所报案,之后回到芜湖后又向湾里派出所报案。

新京报记者昨日致电湾里派出所,一名民警坦言,这种虚拟世界的赌博游戏,受害者涉及全国范围,需要赌博网站服务器所在的属地派出所结合各地报案情况联合执法。西湖区古荡派出所一民警称,最好亲自带上证据材料来报案。

4月15日下午3时,群里忽然有人问,“谁认识贷款的?我要借钱。”三五个群友立即出来劝阻。

一番关于“戒赌、还钱、努力生活”的讨论过后,群里归于平静。

(应受访者要求,英子、李三、王俊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赵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ackyjin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money问吧

买车容易选车不易 怎么买最划算?

我要提问
财经图库

腾讯理财超市

更多

领先CTA收益稳健

同类产品年涨 27%

主打私募  预约

买黄金基金避险

今年以来收益 13%

9月策略  购买

储蓄罐活期

7日年化收益 2.97%

收益超余额宝  购买

热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