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雄县居民:听到设立雄安新区消息激动的一夜没睡着

雄县居民:听到设立雄安新区消息激动的一夜没睡着

昨日,河北雄县政府前,市民在放风筝。4月1日,中央宣布设立雄安新区,涉及河北省雄县、容城、安新3县。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雄县居民:听到设立雄安新区消息激动的一夜没睡着

昨日,雄县街头,人们聚集在一起,议论新区的成立。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雄县居民:听到设立雄安新区消息激动的一夜没睡着

昨日,一辆雾炮车在雄县街头作业,以减少扬尘,改善环境。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雄县居民:听到设立雄安新区消息激动的一夜没睡着

昨日,河北雄县422省道附近的广告牌。新京报记者 李强 摄

雄县居民:听到设立雄安新区消息激动的一夜没睡着

昨日,安新县,一新建楼盘已经停工数月。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昨日下午,从雄县东高速口出,沿着043省道往雄县县城走,道路两旁充斥着各种塑料企业和空旷的田地。

时值初春,草木还未新发,枯草、黄土地映衬着蓝天。司机陈波(化名)是雄县昝岗镇人,他觉得这一切都会改变,但不知道是十年后,还是二十年后。

前日,新华社发布关于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消息,而其规划范围,则涉及河北省雄县、容城、安新3县及周边部分区域。

陈波说,“雄县以塑料企业为主,全县的工业基础就是这个,这里生产着各种类型的塑料产品。但是以后可能就不一样了吧。”

“昨晚一夜没睡着,激动得呗。”对于设立雄安新区一事,陈波笑着说,自己激动得一晚都没怎么睡觉,早上6点多睡了一会,到现在心情还是澎湃的。

雄县、容城、安新三地的居民,正憧憬着新区的未来。

今年32岁的陈波到北京工作已经8年多时间,在通州八里桥附近一市场做电线电缆生意。

陈波说,昨天傍晚周围有人说“雄安新区”的消息,起初不相信,后来发现消息在朋友圈被刷屏,才相信这是真的。当天晚上,他便让妻子赶回家了解买房的信息,发现已经不能买了。

陈波说,激动的不止他们一家,“我们一个市场几十号雄县人老乡,今天都已经赶回去了。”

虽然新区才刚宣布,陈波觉得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2点20分左右,陈波打开滴滴顺风车,发现叫车的乘客是之前的十几倍,共有42名乘客是要前往雄县、容城县、安新县等地方的。以前只有每周五放假,可能才有三四个人。

打开地图,他发现一周前回家的高速还叫“廊涿高速”,现在已经在地图上变成了“首都环线高速”。

陈波觉得,“馅饼”砸在了自己头上。以前还会想着如何能留在北京,如今他打算明年就回老家雄安新区工作。他觉得,新区现在一切都是新的,机会也更多。

听到河北设立雄安新区的消息后,容城县居民高女士很兴奋,她希望县里的医疗条件能够更好。因为目前容城县只有县医院和中医院,去外地大医院看病的报销比例也比本市要低,“以后要是能在很近的地方看病就好了。”

作为小学老师,她也希望以后教育资源能更丰富。“我们今天放假,还没接到什么通知。但如果有改变,肯定得往好的方向发展,让孩子们上好学。”

房价疯涨、炒房客涌入的同时,也有部分市民心存担忧。

雄县一位市民告诉记者,她的妹妹在一个刚开盘的楼盘买了房子,但最近楼盘被封,不让动也不让卖。这让她的妹妹有些担心。

在鑫城小区买下房子的周成(化名)也不时到售楼处转悠,时刻观察着房市的行情和异动。他犹豫着低声对记者说,不然把这房子给你,要不?

不过,新区的人们有着翻身打了个胜仗似的心情。

“我们现在已经是特区人民了。”说起雄安新区,雄县县政府附近一家文印店的工作人员笑了起来。

新京报记者 贾世煜 赵吉翔 王梦遥 赵朋乐 沙璐 雄县、安新县、容城县报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berniceba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