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洛克菲勒:开启银行业艺术收藏潮流

作为最早开始艺术收藏的银行企业,摩根大通无疑是最成功也是最具先锋性质的代表——收藏开始之际就把当代艺术纳入采购部署计划单内。

不可否认,时任大通曼哈顿银行总裁的大卫·洛克菲勒超前的潮流嗅觉与家族性的艺术熏陶令企业艺术收藏开创先河,他承认艺术收藏能够带来收益,也表示初衷是出于培养深厚的企业文化的考虑;尊重专业人士的品位鉴定,却也在职员表示讨厌某件艺术品的时候采取“婉转”的方式聪明的让大家重新接受。进入一个新的领域,尝试一种新的可能,最初得到的往往不会是呼声,能够始终坚持立场的秘密是相信自己的远视,在此之前更需要磨砺与失败。幸运的是,当时作为主要创始人的大卫·洛克菲勒显然已经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时空了。

摩根大通的艺术收藏始于50年前——1959年由大卫· 洛科菲勒发起的第一个企业艺术收藏:如今在全球450个分公司展示超过3万件作品,意在员工、客户和宾客可以于工作场所享受艺术。同时,艺术品增添了办公室的人文气息,不仅展示了JP摩根的核心价值观:创新、创意和革新,而且不同的艺术品风格体现了各分公司的独到之处。

JP摩根与大通银行合并后,艺术收藏项目(Art Program)仍在继续,常规采购与内部展示之外,2008年在项目负责人丽萨· K·艾弗(LisaK Erf)的率领下,与迪拜国际金融中心(DIFC)合办了一个艺术展,这在中东地区尚属首次。20世纪著名艺术家包括米歇尔·巴斯奎特,扎哈·哈迪,罗伊·里奇登斯坦和安迪•沃霍尔等大师的70件殿堂级作品名列其中,想必定是一场视觉饕餮盛宴。这种智慧不仅仅展示了银行企业的另一种形象的可能性,也履行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将艺术普及到更远更广阔的领域。

下述对话发生在2000年2月2日,大卫· 洛克菲勒( DavidRockefeller),大通曼哈顿银行的总裁和首席执行官(1969—1980),在1959年创建企业艺术收藏时,担任曼哈顿银行总经理一职;罗伯特·罗森布伦(Robert Rosenblum),纽约大学艺术学教授兼纽约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Solomon R.Guggenheim)的馆长,从1974年开始成为大通艺术协会的委员;曼纽尔·E·冈萨雷斯(Manuel E.Gonzalez)从1988年开始担任大通艺术收藏项目的执行总监。无论是收藏的直接目的和间接效益,还是艺术委员会的运作等,这段珍贵的收藏历史都会给人以许多启示。

罗伯特·罗森布伦:二战后的二十年,革新思潮盛行。新的意识,新的世界,新的建筑,新的画作,新的雕塑——涌现出一种要改革的时代气息。

大卫·洛克菲勒:我也有同感。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当我们开始进行企业艺术收藏之时,我们能够做出大胆的尝试。

曼纽尔·冈萨雷斯:那时,您是否意识到这个项目的重要性?

罗伯特·罗森布伦:我不确定当时的自己是否意识到企业艺术收藏的重要性,但是现在显然我应该为当时的决定感到自豪。当然,人们总是觉得过去要好于现在和未来;令我印象深刻的却是发觉那些年轻艺术家富有挑战性的新作品时的那股活力,而这些艺术家的名字你可能在五分钟前才知道。

曼纽尔·冈萨雷斯:你们常说开展艺术收藏的原始动机是让由戈登·邦夏(Gordon Bunshaft,1988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奖者)设计的大通曼哈顿广场变的朝气蓬勃。

大卫·洛克菲勒:是的,但我认为这种理解过于简单。

曼纽尔·冈萨雷斯:对您来说,艺术品在什么时候开始变为收藏的对象?整件事成型的关键点是什么?

大卫·洛克菲勒:这要追溯到大通银行在纽约市内拥有9座营业大厦的时期,这种经营方式令企业缺乏效率。当时,我作为大通曼哈顿银行的副总裁兼总监理的工作之一是为银行选址并建造一座全新的总部大楼,我们选择了SOM 1建筑事务所作为该项目的建筑方,双方都认为应该让大通银行变得时尚与前卫,幸运的是,我们拿下了华尔街上2条大街的地皮,只用了全部2.5英亩土地的30%来建造大厦,其余的空间建成伴有阳光和空气的开放式广场,这样还能为每天经过这里的人们改善周边的环境。

罗伯特·罗森布伦:在我的印象里,当时除了在第43大道和15大道的汉华实业银行(ManufacturersHanover)支行外,没有银行拥有那种类型的建筑。

大卫·洛克菲勒:戈登·邦夏负责项目的设计部分。他是一个十分有创意并且对艺术感兴趣的人,也是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The Museum of Modern Art)的理事委员。他强调,虽然大厦设计简约,比例适当,也满足了高效的需求,却缺乏内部装饰,建议我们引进当代艺术品——不仅为了大厦内的银行员工、客户和宾客享有好的环境,也为企业文化提供了一种关于努力与上进的新的诠释。这个看似与大通的艺术收藏无关的小故事,却影响了大通银行乃至以后的艺术收藏方向——那就是当代艺术。

罗伯特·罗森布伦:大通银行被认为是企业艺术收藏的先行者。自1959年开始,许多其他企业开始尾随其后。

大卫·洛克菲勒:是的。我们不再是唯一的。但许多人对这种前卫的想法并不感冒。包括银行的最高管理层。

曼纽尔·冈萨雷斯:那不就是410公园大道(410 Park Avenue)的故事吗?

大卫·洛克菲勒:是的。410 公园是我们在市中心的第一家总部,主要用于招待宾客。在我们建成大通曼哈顿广场(OneChase Plaza)很早之前就有意要建造它,因此它的建成是水到渠成的。我们花了1.6万美元请萨姆·弗朗西斯(Sam Francis)为它画了壁画。很多人认为这笔钱用于艺术实在是太昂贵——那时候的1万美金完全可以买到毕加索的一件作品,不过在我看来,银行那样做非常对。看到410公园备受欢迎,我们对待大通曼哈顿广场也不能轻忽,我认为我们为410公园购买的画作和家具已经成为这个场所的构成要素——也许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但是公认整体效果是不错的。

曼纽尔·冈萨雷斯:公司艺术收藏早期,你让艺术委员会来购买作品。

大卫·洛克菲勒:他们优越的品味发挥了主要作用。我和戈登都自认没有专业评估现代艺术的知识,由具备专业鉴别能力的人选择艺术画作是十分重要的。因此在我成为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董事会的成员并且与阿尔弗雷德·巴尔(Alfred Barr,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收藏总监)是私交好友的情况下,和他探讨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我们三人挑选了最初的艺术委员会。

曼纽尔·冈萨雷斯:除了你们三位,还有其他重量级人物,像罗伯特·霍尔(Robert Hale,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多萝西·米勒( Dorothy Miller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馆长)、佩里·罗斯本(Perry Rathbone,波士顿美术馆总监)和杰姆士·约翰森·斯维尼(James Johnson Sweeney,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馆长)。艺术委员会负责所有的采购?

大卫·洛克菲勒:我们的艺术委员会由数量对等的外部专家和银行高管组成。重点是约翰·J·麦克洛伊(John J.McCloy,大通银行总裁)和我都没有直接否决权,但是一项艺术品的采购必须得到多数赞同的选票。这就意味着没有人能够让那些我们不想要的东西通过表决,委员会中的非大通曼哈顿银行的委员们始终对购买项目具有主要话语权。

罗伯特·罗森布伦:顺便问一下,在早期的艺术委员会议上他们会发生争议吗?

大卫·洛克菲勒:不会。早期会发生的是,当要购买大批艺术品时,多萝西·米勒会将它们带进会场并由委员们进行匿名投票。没有人知道投反对票和赞同票的人是谁。

罗伯特·罗森布伦:早期的采购只能通过这些委员会会议吗?难道大通艺术收藏项目组成员们没有权利进行采购吗?

大卫·洛克菲勒:最开始,所有的采购必须由委员会通过,但是后来,一千美元及以下的物品可以由艺术收藏项目组独立采购。艺术委员的确很棒,并且我认为这种机制十分高效——我和麦克洛伊从未发觉通过委员会采购的作品令我们难以接受。

罗伯特·罗森布伦:在艺术收藏早期的历史条件下,银行不仅购买美国著名的当代艺术品,而且还购买全球各地的艺术品。

大卫·洛克菲勒:从艺术收藏建立伊始,艺术收藏的主要对象是在世艺术家的作品,局限于美国或者某个地区没有必要。如果有其它合适的作品,为什么不将它收纳进来呢?随后纽约分行经理认为他们也应该有权利拥有合适的艺术品,于是我们为总部之外的分行购进艺术品,子公司也一视同仁。我们决定在大通银行国际子公司展出来自其所在国艺术家的作品,东京是我们第一个试点:这个子公司的经理被这个项目激发了浓厚的兴趣,我与他都购买了很多日本现代艺术品,其中一些精美而富有吸引力。

罗伯特·罗森布伦:你认为是什么让该收藏长寿?

大卫·洛克菲勒:被我们选择的人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艺术委员会挑选了能够经历时间考验的作品。有了由该领域认可的专业人士和公司内部人员组成的艺术委员会就有了持久的收益和动力。另外我们认为将艺术品出借给博物馆或公共机构展出是个很好的想法,猜想这样做带来的收入会使艺术收藏受益。我们干的很成功的事情之一是将艺术品拿到国内和国外机构进行展出。在1993年我们筹办了电影故事展(Photoplay),一个关于观念摄影的展示。首次在拉丁美洲巡展,并深受欢迎。接着在休斯敦举办的艺术收藏四十周年展上,展示了摩根艺术收藏从没有对外展示的杰出艺术作品。

罗伯特·罗森布伦:Metro Tech2是什么时候创始的?

大卫·洛克菲勒:1992年。为了在新落成的大厦广场前放置一件雕塑作品,我们几乎请求过那个时代所有的杰出艺术家:阿尔贝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 ),亨利·摩尔(Henry Moore),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威廉·左拉抒(William Zorach), 海济(DimitriHadzi)和野口哲(Tetsuya Noguchi)。最终,戈登·邦夏推荐了让·杜布菲(Jean Dubuffet),我参观过他在巴黎的画室,并买回一个让委员会十分赞同的艺术品,不过好像又有人对它感到惊吓多过惊喜,总体而论,它还是获得了好评。

罗伯特·罗森布伦:如今它是纽约市地标。你无法想象这个城市没有它会怎样。

大卫·洛克菲勒:现在,这件作品属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开始一些人对它并不感冒,我自己买下了这件雕塑并在退休的时候捐赠给了博物馆,但是摩根大通才是真正的代理人。

罗伯特·罗森布伦:你对这个艺术收藏的未来有什么希冀?关于新的发展方向呢?

大卫·洛克菲勒:老调重弹吧。实际上,我认为基于我们的经历可以得出任何企业都可以通过艺术收藏获利。例如,艺术委员会内有来自企业外部的专业顾问。对于我来说,一个成功的项目需要有常规的委员会会议和正在实施的采购计划,即使每年用于采购新艺术品的预算很少,但这部分的预算却是必不可少的。

罗伯特·罗森布伦:如果你有机会回到最开始,你会做出其他选择吗?

大卫·洛克菲勒:啊哈!老实的说,我曾作出许多我自己并不喜欢的选择,但我为此保持沉默。虽然我经常标榜我十分中意这些抉择。

曼纽尔·冈萨雷斯:像杰森·西雷(Jason Seley)?

大卫·洛克菲勒:那是故事之一。艺术委员会曾经采购了一个由汽车缓冲器焊接在一起的西雷的雕塑作品,也是他的成名作之一。这件当代艺术雕塑被挂在摩根大通广场上一个较低的鲜红色瓷砖墙上。我们的错误就在于选择一个繁忙工作日的午饭时间来安置它:人们蜂拥而来围观,当得知这件所谓的艺术品是由汽车缓冲器焊接而成的时候引发了大家的厌恶情绪,一些不了解当代艺术的人觉得它是一个滑稽的笑柄,他们立即给首席执行官办公室打电话要求立即将作品拿走。我认为将它公布于众的时间跟地点的不合适才是反感情绪的主要诱因,于是,我买下了它并让他在西雷的一此个展上展出了一年。当它被送回时,我们在艺术委员会上对它重新进行了讨论,委员们还是喜欢这件作品,因此它在一个安静的周末被重新悬挂起来——没有任何非议,它留在那里直到现在。

曼纽尔·冈萨雷斯:这个笑话就是说废弃的汽车部件成为雕塑一部分引来的风波,如今这样的突兀奇特已经不足为奇。

罗伯特·罗森布伦:人们通常在第一眼的时候决定自己的好恶,突发的情感使他们不会去考虑作品本身的价值与无可替代的意义。

大卫·洛克菲勒:事实上远观西雷的作品,无法辨认它是由什么做成的,只有墙上美妙绝伦的艺术品轮廓、颜色和内容。

罗伯特·罗森布伦:您认为伴随而来对艺术品的各类争议是正常的过程吗?

大卫·洛克菲勒:我认为这是一个教育性的过程。从一开始,我们就认识到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对收藏的所有作品感兴趣,有些人会厌恶某些作品。当然每个人有每个人都选择,我们需要做的却是对所有藏品一视同仁并且好好收藏保护。

曼纽尔·冈萨雷斯:所以没有一个机构会拥有同摩根大通这样种类广泛的收藏。

大卫·洛克菲勒:我想,如果今天摩根大通银行的艺术品被挪走,那么在银行工作的员工都会感觉沮丧,这种印象让我感到满意。一切都在变化,随着时间流逝,我们现在喜欢的艺术也许和二十年前不同。但是,那就是历史。

随着亚洲经济圈影响力的日益增强,JP摩根大通显然意识到进入中国市场势在必行,赞助今年的“今日文献展”的行动便可知晓。

企业艺术收藏一般被企业视作一项永久收藏而不为出售获利,就是说,目的是明智的收藏艺术品并使之保值。艺术收藏被定义为企业的一项内部组织工具,为工作场所营造充满吸引力和活力的氛围,这是意义之一;伴随企业的成长,艺术收藏将是企业品牌的一个重要部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jbya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