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基金子公司第一案始末:惊险追款48小时

由于金融机构的及时报案,被诈骗的10亿元成功追回。如何防范?金融机构需要进一步加强风险管理工作,建立专业、完善的风控、合规体系

日前,自报案起历时两年多的中国基金子公司第一案在上海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审判,两名被告深圳吾思基金负责人李志刚和云南楚雄地产开发商李锐锋因合同诈骗罪,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罚金500万元和十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300万元。

而依照刑法关于合同诈骗相关法条规定,无期徒刑对私募基金管理人李志刚来说无疑于“顶格”的刑罚。案件的定性判决消散了市场先前对交易的种种猜测和疑云,也为报案机构诺亚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诺亚财富”)和万家共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万家共赢”)带来了曙光。

据《投资者报》记者独家了解,本着追查到底的原则,万家共赢对深圳吾思基金等相关涉案单位已提起民事诉讼。而随着万家共赢景泰基金一号至四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下合称“景泰计划”)风险事件所涉的刑事案件终审的审结,相关民事诉讼程序也即将恢复。

作为基金子公司短短发展历程中标志性的风险事件,景泰计划的报案结果成为市场关注的热点,多家媒体先前对犯罪分子犯案过程的描述也较为详尽,但除了获悉报案,很少有人知道与案子相关的金融机构在这当中都经历了什么?在本次刑事案结案后,万家共赢和诺亚财富也接受了《投资者报》记者的独家采访。

为什么会被骗?

“相关产品投资人利益已经得以维护,投资人均无异议;详细情况已报备证监会。”采访中,万家共赢和诺亚财富向记者表示景泰事件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已得到妥善解决。

可是,“为什么会被骗?”成为近1000个日夜里萦绕在景泰计划发行方万家共赢和销售方诺亚财富头顶上一块挥之不散的乌云。作为经证监会批准成立的万家基金子公司,万家共赢是国内首家由公募基金和第三方专业理财机构联合设立的资产管理公司,注册资本6000万元。而作为纽交所上市公司,诺亚财富不仅手持中国证监会与香港证监会业务发展相关金融牌照与资格,还在海外拥有信托牌照与公司,2016年,产品募集量和资产管理规模双双突破1000亿元人民币。

相比之下,李志刚控制的深圳吾思基金仅是一家2012年成立,2014年6月才获私募基金管理人备案登记的小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也只是认缴而非实缴。而李锐峰所控制的楚雄佳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佳泰地产”)和楚雄润泰置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润泰置业”)在工商登记中的股东及出资信息中也只是吾思中央公园一期、二期和三期的基金,且从企业信息公示系统看,这些信息在2014年事发前几月不停地发生变更,润泰置业的实收资本由1000万变成了零,而查看详情可见佳泰地产2015年所获的当地开发资质也只有四级。

看似天壤之别的实力悬殊,万家共赢和诺亚财富却被被告方联手诈骗了近10亿元资金,这看起来不可思议,但在万家共赢和诺亚财富看来,他们一直认为打交道的对手是中国银行,而资金的用途是购买有确定现金回流的银行资产包。

二李以小博大的要点在于手持与中国银行云南省分行签订的基于住房按揭过桥贷款的收益权转让协议。“一般住房按揭贷款的发放有一个流程和时间,在此期间内企业若急需用钱,可借此找其他金融机构做一笔临时或短期的借款,待按揭贷款下来后,银行在封闭运行的情况下把钱发给开发商,再转回借款账户。”在北京、深圳的采访中,多位信托和银行人士表示,此类产品模式本身没有问题,市面类似的产品也很多,包括现在交易所发行的ABS(资产证券化的简称)中也有以购房按揭贷款收益权为基础资产的,但如果产品本身虚构或存有蓄意欺诈行为则另当别论。

据悉,李志刚拿着与银行的这份合作协议在市场寻找资金,并最终敲定万家共赢和诺亚财富,但该项目后来也被中国银行总行和监管部门注意到,中国银行总行要求云南省分行重新审批再报批,后者于6月10日暂停了与李志刚方面的合作。

遗憾的是,万家共赢和诺亚财富方面却没有接收到相关的通知。6月17日,中行云南省分行个人金融部正式向景泰一期发函告知合作协议暂停,而在此之前,打款已经开始,资金由万家共赢景泰计划的账户转向李志刚实际控制的景泰一期,遗憾的是,李志刚不仅没有第一时间告知万家共赢和诺亚财富协议暂停的事情,而且急切催促万家共赢至完成最后一笔打款。

6月18日资金全部到账后,6月19日,李志刚安排财务人员,将3.36亿元划入润泰置业银行账户用于吾思一、二、三期的还本付息;又将5.9亿元划入吾思十八期,准备提前归还金元百利募集的资管计划本息。另有290万元划入李志刚控制的银行账户作为顾问费,1455万元划入景泰基金用于支付管理费,1277万元打给万家共赢作为预分配款。

本应多方监管的账户却在万家共赢和诺亚财富不知情的情况下以各种形式被支付出去。发现后的万家共赢和诺亚财富第一时间报警立案,随后景泰事件进入法律程序。

惊险追款48小时

“你为什么要报案?1年后产品才到期,到时候我不就还你了吗!”据知情人士介绍,当李志刚在上海被警方控制后,仍不敢相信万家共赢和诺亚财富会报案,毕竟金融机构自爆被骗,这事关声誉,而李志刚赌的也是两家不敢公开。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李志刚毕业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先后就职于招商局集团、招商地产、上海柏森投资和中融信托。而即便是在与他打过交道的人的眼中,李志刚也是一位思维缜密、具有较高智商和文化水平的高才生。

“上海的公安办事非常讲证据,如果没有充足证据到了时间就要放人。”周末报案调查并控制嫌疑人,周一完成涉案赃款冻结工作,回首惊险追款的48小时内,万家共赢和诺亚财富应急小组里的每个人至今心有余悸,“我们自己对事情发生的过程很清晰,但是公安部门要的证据和我们想象的不一样,例如公安需要一个能够证明李志刚犯案是‘事前有预谋的’的证据,当时的时间非常紧,这决定48小时后是否能继续控制嫌疑人,也事关投资人的资金能否被追回。”

“追款,查封,沿着打款路径一路封下去。”据内部人士介绍,事发当天,万家共赢紧急成立应急工作小组,在报案的同时,第一时间向各股东、监管部门汇报,股东也第一时间飞到北京向证监会汇报,“总经理和团队六天六夜没合眼,后续的处理过程也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困难,好在现在终于判了!”报案和追款的过程在万家共赢创始员工的眼里至今历历在目。

据悉,由于报案及时、追缴到位,被骗取的9.5亿元,有1亿元当时就被追回,近6亿元冻结在吾思十八期的账户上。“在公安的支持下,被查封的赃款也很快退回了。”上述人士说。

“由于涉案金额大,案情复杂,从立案侦查、提起公诉、法院一审、二审,历时两年多也是比较正常的情况。尤其金融类刑事案件,罪与非罪的界限比较模糊,对侦查、取证的要求也比较高。”资深金融律师、金诚同达(上海)律所高级合伙人许海波对《投资者报》记者说。

继续追究民事责任

“按司法程序,先刑事后民事,刑事终判日前刚结束,民事诉讼已开始启动。”据记者了解,随着刑事案件终审的审结,万家共赢对深圳吾思基金等相关涉案单位的民事诉讼也已恢复。

毋庸置疑,深圳吾思基金等相关涉案机构和人的行为对万家共赢同样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和相关成本的增加。“万家共赢发起民事诉讼很正常,刑事是公安在办案,公安办案顺着赃款路径调查、冻结和查封,但不能动与赃款无关的资产以及犯罪嫌疑人的个人财产,而民事起诉时要继续追讨相关责任主体和责任人的民事责任,赔偿损失。”华南的一位基金法律人士解释道。

而李志刚实际上通过借新还旧和类似的行为已聚集起巨额的财富。据悉,李锐峰通过李志刚融资成本也高得惊人。仅吾思一、二、三期募集的资金支付给李志刚的顾问费用就近4000万元,2亿元用于归还各类借款本息,实际投入中央公园项目的不到1亿元。而吾思十八期的4.9亿元到账之后,又以各种名目支付给李志刚近7000万元,支付前期借款本息3.4亿元,实际投入宝华寺项目的不到1亿元。

受风险事件的影响,万家共赢2014年8月受到了监管部门的点名批评,并被采取责令整改、暂不受理公司业务备案等监管措施。

据知情人士陈述,锁定诺亚财富和万家共赢的李志刚在犯案之前已经过缜密计划,“通过离婚转移了资产,避免案发后自身资产受到损失,甚至还聘请云南一家律所为其出具了法律意见书,专门论证其诈骗行为的合法性,企图逃避法律责任。”

“李志刚一赌诺亚财富和万家共赢不敢报案,二赌这是民事纠纷,不会追究刑事责任。如果金融机构担心声誉不敢报案,私下谈条件是李志刚最乐观的想法,但藏着捂着到最后就是扯不清的民事关系,毕竟作为当事方也默认了他的这种胡来的行为。”据知情人士透露,李志刚在羁押期间仍在钻研《刑法》,寻求减轻、逃避刑责的途径。

“我们平日所见的金融诈骗案往往到爆发时已损失巨大或很难控制,金融资产难以追回,考虑金融事件多数会造成群体性的连锁反响,如果金额不是如此巨大,性质不是如此恶劣,金融机构对是否报案可能会审慎再审慎,甚至有些时候会过于隐忍和软弱,犯罪分子其实也是抓住了多数机构藏着掖着的心理。”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资深信托人士表示,是否报案一般当事各家会根据具体情况再去权衡,如果人关起来,钱也得不到追偿其实是两败俱伤。

严惩以警示后来人

然而,不论是犯罪分子的作案心理和犯罪设计,还是金融机构的交易过程和后续处理,中国基金子公司第一案的结案留给行业更多的是深思与警醒。

“是前期尽调没做好吗?”面对本报记者的质疑,诺亚财富介绍公司风控流程:首先是产品部门不同项目经理的产品进行PK,优秀项目进部门立项会,通过立项会的产品进入评审会,相关资料与项目经理由相关部门评审,通过后进入集团风控会。风控会议每个礼拜一下午2点雷打不动,七委员一票否决权。

“每个项目一定有尽职调查,在景泰这个项目上,我们也不例外,每个产品项目团队必须进行尽调,随后会抽样聘请第三方律师团队进行独立尽调。对首次合作产品供应商,会有第三方律师独立尽调,景泰项目即属于此类。”诺亚财富负责人表示,如此防范周密,但仍无法避免人为的精心设计的骗局。

“很难防范,制度在那,人有故意是最有问题的,主观行为就是欺诈。”道德的不确定成为多位受访人士口中金融链条里最难防范的死结,毕竟所涉机构,还有机构里的人。

如何痛定思痛?“事件发生后,公司进一步加强风险管理工作,建立了专业、完善的风控、合规体系,特别是收紧了房地产项目融资业务,并逐步淡出了非标债权业务。同时,积极推进业务转型,重点发展资产证券化业务和证券投资业务。以业务方向调整为抓手,成立至今,已与百余家银行等金融机构展开深入合作,目前公司整体经营状况稳定,所管理项目运行良好。”万家共赢相关负责人表示。

据悉,被暂停新业务后,万家共赢经过三个月整改、提交整改报告,后通过监管部门检查也恢复了备案并决定转型。

在案发至今,两年多的浴火重生中,万家共赢总经理伏爱国告诉《投资者报》记者最深的感触就是“要有一颗坚强的心”。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2月底,以资产证券化业务为突破口,万家共赢公开挂牌的资产证券化产品发行规模达168.098亿元。在基金子公司中名列第2位,在全部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中排名第10位。

“二李及其控制的涉案基金单位为填补自己的不可逆之‘债’,虚设‘接力宝’项目,设法利用银行平台,骗取被害单位信任及投资金额高达9.699亿元,该案从立案、起诉直至判决,不仅给金融从业者提个醒,必须牢牢守住‘八条底线’,突破界限必定承担法律责任,同时也给投资者提个醒,投资需谨慎,入市有风险。”一位司法界人士在自己的朋友圈提到。■

记者手记:

这个案子引人发醒的内容还有很多,是过度迷信权威?还是防不胜防?纵然,即便是金融机构也难逃精心设计、有预谋有接应的骗局,但市场就是这样变幻莫测,大家默认在千丝万缕的设计和关系之中金融有其无奈之处,即便是目前看来较为完备的防范工作。

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和详实的资料,相信警方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立案破案并进入司法程序,这当中或许还有我们看不到的很强的博弈,毕竟万家共赢和诺亚财富只是最后一站,而非最初,可能李志刚也想不到娴熟的操作与充分的实战经验在这两家较真的机构面前犯了“怵”,而它的重判是给到整个链条里面所有机构和人最大的教训和警醒!

可是,是谁给李志刚们这样操作的能力和信心的呢?李志刚又是如何成为李志刚的呢?立场不同,大家对李志刚的看法也不同,采访中,即便是被他骗的人对他这样的教育背景做出这样的事情仍感到很惋惜,如此高智商高背景的李志刚聪明反被聪明误,结局对所有涉事机构和人都是沉重的!这些年我们看到了太多太多,“萝卜章”随手可见,储户存款会不翼而飞,机构之间扯皮不断,内神通外鬼屡见不鲜,借新还旧早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还有那么多不了了之……雪球越滚越大,窟窿越补越难补,是否会爆只是时间问题。是时代变了吗?还是当初立志做金融的我们变了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lyqiao
收藏本文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