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社区治理 追求民生幸福

南岭村社区党员服务中心,老年人在排练舞蹈。 深圳商报记者 林晓斌 摄

创新社区治理 追求民生幸福

银湖社区“共治路”。深圳商报记者 林晓斌 摄

创新社区治理 追求民生幸福

梅林一村社区小朋友参加培训班。 深圳商报记者 陈锡明 摄

  深圳商报记者 张妍 潘咏

  问题是时代的声音,也是创新的基点,发现问题才能解决问题。

  社区治理的根本目的是什么?老百姓的诉求其实很简单,就是希望能够生活幸福。社区是党委政府服务群众最基础、最根本、最直接的平台和抓手,是两者之间的沟通桥梁和联系纽带,评价社区治理好坏的唯一标准就是群众满意度。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尽管基层治理存在着种种困难与问题,但是很多社区也在积极主动创新,通过实践去探索社区基层治理的有效方式,力求做到为老百姓服务,增强居民的幸福感。

  南岭村社区

  口袋与脑袋双富 党员与群众同乐

  翻看张育彪的简历,从1998年起担任村党支部书记、社区党支部书记,算算已有18个年头。

  18年,同一个岗位,同样的事,张育彪曾对记者透露,自己三次提出辞职,但因为多数村民的支持与信任让他坚持了下来。

  今年3月底,市委组织部举办的最后一期社区党委书记培训班上,作为典型,张育彪以基层治理与社区党建工作为主题,“社区党员干部应该有梦想、有拼劲”,谈到18年的社区工作心得体会,张育彪谈起来完全脱稿,激情四溢。

  不躺在功劳簿上啃老本

  前段时间刷爆朋友圈的“深圳下沙一小学生谈理想:当一名房东收租”,所说的正是深圳原居民主要收入来源——收租。南岭村也不例外,“房东经济”让村民过上了安稳富足的日子。2014年,“房东经济”还带动南岭村社区集体经济增长11%,厂房租金近两年不断上涨。

  可张育彪偏偏要砸掉这个“金饭碗”,选择转型升级搞股权投资

  南岭村在老书记张伟基的带领下,走上了富裕道路,“广东第一村”、“全国十大富裕村”成了南岭村头上的光环。“父辈打下的基业就像一座高山,我只有转型升级再创辉煌才能超越这座高山。”张育彪说,创新,既有外在压力,也有内在动力。

  去年全国“两会”期间,市委副书记、市长许勤曾与张育彪有过一次长谈。许勤为南岭村提出探索社区经济转型升级,再创新南岭村经验的要求。

  接到题目的张育彪就像个勤奋的学生,四处了解新经济模式,到创新创业公司取经,“别人跑得太快了,我真想脱了鞋子追上去。”

  看看别人,再看看自己,张育彪开始焦虑,甚至失眠。他开始学习太极,为的就是能够安神。“一开始老师告诉我,太极入门很简单,我学了第一套拳,发现比想象中困难。可老师说学第二套拳就会更简单,于是我又学了第二套。就这样,我一直学了几套太极拳,还会耍‘太极刀’。”

  学太极如此,社区经济转型之路也是如此。开弓没有回头箭。2015年以来,南岭村与清华大学的清华启迪携手,合作建设清华启迪(南岭)科技园。租金不再作为主要收入模式,共同成立投资基金,南岭村占50%股权,从孵化科技企业中获得长远的更大的利益。又与英国牛津大学设立南岭牛津生物医学(中国)研究院,南岭村占60%股权。今年1月,南岭村砸下1.2亿元收购了央企中国节能环保集团下属控股公司国成投资公司,成为这家老牌股权投资公司的绝对控股股东。目前正在发起3到5亿元的私募基金。

  抓住创新机遇,向现代化企业进军,南岭村社区坚定不移地踏出转型升级的步伐,张育彪在村民大会上立下“军令状”:“用三年左右时间培育一至两家控股优质公司,带着村民去敲钟上市”。转型不成功就辞职。

  富口袋更要富脑袋

  据媒体报道,南岭村社区村民年人均纯收入数十万元,上缴国家税收过亿。2012年,全国最富裕的六个村庄里,南岭村是广东省唯一上榜的。

  口袋富了,脑袋更要富。张育彪说,当物质文明达到一定程度后,如果精神文明匮乏,社会肯定不会和谐。

  克己奉公,从党员抓起。记者了解到,从2000年开始,南岭村开始推行电脑指纹考核,每天只有8点到8点30分之间签到的才算,晚了一分钟这一天都没有工作记录。除了坚持早到之外,南岭村党支部党员更要坚持每晚8点30分到11点30分的值班工作,帮助社区、群众解决问题。张育彪也不例外,每周有两晚亲自坐镇值班。

  “有了良好的精神面貌,党组织才有战斗力、凝聚力。”张育彪说,基层党建工作如此,社区治理工作也是如此。南岭村社区不遗余力地为居民发展积极向上的业余爱好。1990年开始,南岭村组建了铁狼足球队。这支坚持了26年的社区足球队,从十几个村民组成的业余球队成长为中国室内足球霸主,并在2014年代表中国出战亚洲五人制亚冠比赛,获得了第四名,创造了中国五人制室内足球比赛的历史。每天下午,在南岭村社区足球场,本社区居民、邻近社区居民、老板、打工仔,都因为共同的爱好走到了一起,南岭村社区书画社、合唱队、模特队等文体活动从来没有居住地点限制。

  79岁的栾阿姨是书画协会的一员,每周一次学习书画,丰富退休生活。她所在的书画协会有25名成员,其中有18名党员,吸引了不少高素质的外地退休党员加入。

  近年来,为了弘扬传统文化,张育彪还牵头组建了南岭村社区麒麟队,要求全村适龄男青年必须参加,目前已有80人。舞麒麟不仅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更能够锻炼身体和增加凝聚力。张育彪告诉记者,凡是参加麒麟队的青年还可以获得外出旅游奖励,甚至在村民大会上点名表扬。

  多年来,南岭村社区累计投入近1亿元,建起总面积超过10万平方米的致富思源展览馆、中国历史长廊、长征雕塑园、社会主义荣辱观教育馆、客家民俗园、青少年教育培训基地等,还在党群活动中心定期开办社区道德讲堂,有古文观止、韩愈进谏等历史故事,还有“重温那些感动我们的人和事——深圳市全国道德模范事迹巡讲暨道德模范与身边好人现场交流活动”、“中国梦、南岭梦、我的梦”等主题活动,极大地丰富了党员和社区居民的精神文化生活。

  “幸福生活”紧紧抓住居民的心

  贯穿南岭村社区的开放路,东侧是商业中心,西侧是全省最大的社区服务中心、党群活动中心。

  “选择改造这里是因为楼前有一片广场,可供居民休憩放松。”南岭村社区居委会主任彭颂望告诉记者,这栋4层楼宇,2010年前是南岭时装广场,经过装修改造后分四期投入使用,总占地面积超过10000平方米,不仅是全省面积最大的,也是功能最齐全、最为活跃的社区活动中心。

  站在活动预告栏前,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职业的人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活动。刚刚会爬学走的宝宝能在婴幼儿运动馆参加早教培训,中小学生可以参加“四点半课堂”,社区家庭主妇和退休女性可以参加“心悦女子公益学院”……这里针对外来务工人员、老年人、青少年和妇女等四大重点服务人群,一年举办300多场活动,服务居民近20万人次。

  据统计,从办事办证、党群活动到休闲娱乐,这里可为社区居民提供31项服务。尽管是免费公益活动,却全部由专业人员运营和管理,为学龄儿童打造的科学玩创空间,每年投入十多万元聘请专业培训机构运营;心理咨询室负责人具有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

  活动不仅专业,而且还为居民“量身定制”。常驻社区服务中心的鹏星社工肖三妹告诉记者,不少在女子公益学院就读的妈妈说,孩子总是抱怨妈妈做的菜不如外面餐馆的好吃,自己忙忙碌碌大半天得不到肯定。肖三妹和同事们就想,如何既能帮助妈妈们提升厨艺,又能对孩子们进行感恩教育。于是,“妈妈厨艺坊”就开班了,每周一和周五,8岁以上的孩子可以跟妈妈一起来学习烹饪。不少孩子自己动手之后,才发现原来做饭没那么简单,妈妈每天都很辛苦。

  学会感恩和回报的除了孩子,还有不少社区居民。30多岁的阿群(化名),两个女儿到了上学的年龄,赋闲在家便打起了麻将,常常跟家人发生矛盾。自从参加了社区服务中心的活动后,不光与家人的关系好了,还主动加入成为志愿者,帮助社区其他有需要的人。

  4年多来,南岭社区的志愿者队伍由原先的500多人增加至2000人,实现了居民共建共享共管。

  社区服务中心不仅为居民提供优质服务与多彩活动,更成为了社区社会组织的“孵化器”。南岭村社区为有共同兴趣爱好、专业技能和公益热情的同质人群提供场地、资金、资源的大力扶持,促成社区内具有一定条件的组织培育发展成为运营规范、制度完善、队伍稳定和居民受益的社区社会组织。“社区社会组织不仅能够自助互助,更能为社区居民提供优质服务,有效促进邻里和谐。”彭颂望表示,目前,已备案成立的社区社会组织就达22个,已注册成立的社会组织有书画协会、歌舞协会和南岭村社区基金会等。

  南岭村社区的“幸福生活”,紧紧抓住了6万多名社区居民的心,更吸引来了邻近社区居民的参与,还赢得了每年近80个国内外考察团的点赞。

  清水河街道

  居民“点菜”社区“配餐”

  2015年,市政府出台了《全面推广实施民生微实事指导意见》,总结推广相关改革经验,通过群众“点菜”、政府提供服务的方式,快速解决社区居民身边的小事、急事、难事。“民生微实事服务类项目库”资金由市、区财政进行年度预算,每个社区总额不超过200万元,实现“保基本”,鼓励“多办事”,同时加大对民生资源薄弱地方的倾斜。

  “社区还没见过那么多钱呢。”一位从事基层工作多年的公务员告诉记者,花钱也不容易,怎么把这些钱用在点子上,切实解决民生问题,又能让居民满意,这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政府部门端上了民生大餐,如何吸引居民“点菜”,点好菜、吃好餐,记者走进了罗湖区清水河街道银湖社区和清水河社区,看看他们的做法。

  小区门口整修出“共治路”

  2013年9月,罗湖区委启动改革创新项目——党政社群社区共治。2014年4月,清水河街道经过全区PK,成为4个试点之一。每个街道办有100万元的共治资金可供社区项目申请,“过去社区项目由政府单方面决策,花了钱出了力,却不一定落好。”清水河街道办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次100万元怎么花全由居民说了算。

  首先,街道办广纳民意,组织了8次专题培训,培训了300多名社区共治骨干,通过小区管理处、宣传栏、社区现场活动、网络平台等多种方式收集民意,“这个阶段叫‘问需’,不设门槛,哪怕提议只有一句话也可以,但必须是真人真事。”该负责人说,最终一共收集了2694份建议,其中70份都谈到了同一条“路”,银湖社区银田花园至华润超市门前两三百米的道路。

  说是“路”但没有路名,不属于市政道路,也不在小区红线内。这里是周边3个小区3000多居民进出的必经之路,因长久失修,坑洼不平,缺乏管理。金碧苑物业主任张磊作为其中一名建议者,被推举为陈述人,参与了议事规则培训。张磊从培训中了解到,如果社区共治资金出资比例低于50%获得通过的机会便大幅提升。于是,他找到了银田花园和银湖庄园物业共同商议。最终,三方筹资14.4万元,还需申请共治资金5万元。

  经过一次次修改完善,张磊拿出了一份包括资金筹措、施工方案和后续管理在内的完整明晰的提案,在共治问政会上获得议事代表的高票支持。

  施工过程中,街道办不仅全程协助,更组织议事代表、居民多次现场监督,还在罗湖区家园网上进行视频报道。随着关注度的不断提升,这条“路”也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共治路。

  经过半年多时间,“共治路”等11个项目顺利完工。2014年底,街道办又组织共治问效会,“共治路”项目取得了总分第一的佳绩。

  “共治路项目不仅解决了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更撬动了近3倍的社会资金。”该负责人说,2014年通过共治项目,全街道撬动了社会资金80余万元,共同关注民生实事,共同解决民生问题。

  民生微实事项目议事员每人一票

  我的社区我做主。

  居民议事会好比社区的小“议会”,能够有效实现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和自我完善的功能。结合民生微实事的深入开展,罗湖区今年又对社区居民议事会提出规范化建设的要求。“怎么做更规范,目前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来自北京的专业机构议事专家阚童表示,今年他们与清水河街道一起以清水河社区为规范化建设落地试点。

  据了解,清水河社区是该街道7个社区中唯一“一站多居”,以企事业单位为主的清水河居委会和以居民小区为主的红岗居委会。“不同构成代表了不同需求,资源如何平衡交给居民自己来决定。”阚童表示,试点工作没有挑软柿子,而是捡了“硬骨头”,就是为了形成更加可复制性的经验。

  根据相关要求,每个社区应选举出7名居民议事员,议事员必须年满18周岁,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有参与社区居民议事会的意愿、时间和社区公共事务评议的能力。“不得不承认,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居民参与社区事务意愿比传统城市要薄弱。”清水河街道办相关负责人表示,像玉龙社区有3万多居民,户籍居民不足200人,“大家都把这里当作中转站,缺乏归属感。”

  怎么破?阚童表示,关键在于赋权与赋能。民生微实事项目每个社区最高可获得200万元,全街道就有1400万元。“1400万元怎么用,每个议事员都有一票。”阚童说,明确了权力后,还要赋予议事员相配套的能力,参照罗伯特议事规则,议事员每年至少要经过10次社区培训和4次街道培训,锤炼出过硬的议事能力与提案能力。

  罗湖区民政局还统一委托专业设计公司,为全区1730名议事会成员制作马甲,每件马甲均印刷上罗湖区社区居民议事会标志、议事会成员类别、议事会成员姓名。“每次开会,议事员都要穿着代表本社区颜色的马甲出席,这样既能提高居民对议事会的了解与认识,又能增强议事会成员的归属感。”该负责人说。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社区能够花的钱不少,像专门用于社区文体活动的社区基金有10万元,但由于缺乏使用指引,利用率普遍偏低。街道办和社区都希望议事会能够真正发挥作用,利用好社区相关资源,为社区办实事、办好事。

  梅林一村社区

  停车难咋办 业主说了算

  随着城市社会不断发展,物业小区成为一种新型社区模式。如何管好物业小区?记者走访了曾有过“亚洲第一村”之称的梅林一村,看看社区如何通过解决居民的热点问题来提升业主自治的积极性,加强居民归属感。

  停车难如何解决业主说了算

  居住了6896户、3万居民的梅林一村,于1998年建成。这个大型福利房、微利房住宅区,具有智能化、园林型、标志性三大特点,被誉为“亚洲第一村”。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年岁渐长的“亚洲第一村”也开始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其中一个矛盾最突出的就是“停车难”。

  深圳每公里车辆密度居全国之首,3辆机动车才有1个车位,梅林一村也不例外。建设时按照3.2户一个停车位设计,梅林一村共有2110个车位,经过挖潜改造扩容到4000个。可在2013年底,每天进入小区停放的车辆总数突破5300辆,原规划停车位根本无法满足需求。车辆违停、占用消防通道、堵塞其他车辆的情况天天发生。“我根本不敢下午开车出去,就怕晚上回来没有车位。”在梅林一村居住了超过10年的老住户张女士告诉记者,不仅老年人和小孩的活动场地被机动车“蚕食”,而且还影响到上班、上学的正常秩序。

  “加上住宅小区停车收费比较低廉,经常有非住户车辆进来停车,让小区的停车难雪上加霜。”梅林一村社区综合党委副书记、工作站站长占小生说到,2013年底小区“停车难”问题已经到了亟待解决的地步。

  如何解决由业主说了算。业主委员会通过问卷调查汇总了业主的意见和建议,再经过多次讨论后,征求梅林一村律师团意见,整理出《梅林一村社区车辆停放服务管理规约》,通过加强内部管控和疏导,清理非住户车辆和大中型车辆。按照资源公平享用的原则,每户第一辆车第一顺序优先办理月卡,第二、第三辆车只能轮候办理,并适当提高收费,并限制临时卡数量减少外来车辆进入梅林一村停放。同时,将车主违章停车、不文明停车等行为与其办理停车卡资格挂钩。

  2014年3月《规约》经业主表决后实施,成为全国第一个业主自治制定的车辆停放服务管理规定。

  聘请社区调解员化解矛盾

  解决社区居民的“痛点”,发挥热心人士和党员干部的带头作用。2012年6月,梅林一村选举出96位楼栋长,过半当选楼长来自深圳各机关事业单位,许多都是科级、处级,甚至局级干部。

  “前段时间,有位社区工作站副站长退休了,被物业管理处返聘为社区矛盾调解员。”占小生透露,业主和住户素质较高,体现在维权意识比较强,因此出现矛盾需要及时化解。

  楼上噪音扰民是高层建筑常遇到的投诉,这位调解员会主动为楼上住户购买软底拖鞋。有一次,楼下住户说每到半夜就听到楼上敲地板的声音,经过仔细观察,调解员发现原来是楼上的一个大花瓶被风一吹就会吱吱响,就给楼上住户送去了一个垫子,从此半夜怪声再也没有了。

  (张妍 潘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