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翔被带走余波:神逻辑致徐翔概念股炒作重燃

徐翔被带走余波:神逻辑致徐翔概念股炒作重燃

  图表

  徐翔被带走调查已过去十余日,但事件对资本市场来说,却影响深远。

  作为曾经的“宁波敢死队总舵主”以及 “私募一哥”,徐翔在股海中颇多声名。游资是资本市场上最难约束的群体,其中不乏游走在灰色地带的“猛人”,6月A股历史性大震荡后,即使监管部门严打态势未变,市场稍一回暖,游资便重出江湖,但徐翔被带走,却是真真切切地震慑了市场的游资。

  多家证券营业部负责人受访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样描述:自七月股灾起,监管层屡次下发处罚禁令,表达出将趋严监管股市操作后,以游资为代表的激进资金已开始有所收敛,但随后市场的好转又将他们从“平静中”拉回“往常”,直到徐翔失去自由。

  “徐被抓后,操作上没以前那么疯狂和激进了,也知道在法律范围内运作,选股也慢慢向绩优股转变。”11月13日,华泰证券上海某营业部负责人说。

  游资操作趋谨慎

  老周是深圳当地股友圈中一位小有名气的大户,炒股20余年来,虽有亏有赚,但风格大概可归于稳健一类。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虽然徐翔被带走对自己影响并不大,但其中透露出来的监管风声还是会让自己格外注意。在他展示的自己所购入的个股名单中,包括兴业银行(601166.SH)、农业银行(601288.SH)等在内的几只大蓝筹股格外引人注目。他说,其实自己已有多月没有关注股市,“有时间也只是扫一两眼”。

  其实老周的情况并非孤例,多家证券营业部负责人表示在监管收紧后,游资在操作上已有收敛,徐翔被带走一事则更推动了这一趋势。

  华泰证券上海某营业部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谈道,自七月股灾之后,监管层每周都会公布处罚案例,已经渐渐透露出将收紧监管的趋势,“徐翔被带走后,这一趋势就更加明显了”。他称,在这样的情况下,营业部中的游资首先在操作上已没有以前那么疯狂,知道在相关政策下操作。

  “以前风格是很激进的,喜欢打‘擦边球’,热衷于快进快出拉涨停。”上述华泰证券上海某营业部负责人说,“但是现在他们私底下也说要注意法律风险,在有意识地改变操作策略。”

  他解释,所谓的改变策略可从他们这段时间的选股看出一些趋势,“选股在更多地往绩优股、潜力股上转变,而不是此前的热点股”。

  “还有就是,如果涨了10%-20%,他们往往会减一点仓,跌到均线则又加一点仓。”上述营业部负责人描述道。

  这一现象亦可从徐翔被带走前后,证券营业部登上龙虎榜次数的对比中窥得一二。以徐翔被带走的11月1日为分界点计算,后9个交易日中,也即11月2日至11月12日,上榜次数排名前十的证券营业部的打榜次数与10月20日至11月1日这前9个交易日相比,出现了明显的减少。

  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后9个交易日中,上榜次数排名前十的证券营业部总计上榜335次,合计成交金额133.32亿元。但10月20日至11月1日这前9个交易日中,相对应的排名前十的证券营业部的上榜次数却是393次,合计成交金额则为191.43亿元。两者相比,前9个交易日不仅在上榜次数上领先后9个交易日58次,在金额上也多出58.11亿元。

  以此同时,观察上述两者之间的区别,还可发现徐翔被带走后的9个交易日中,上榜次数排名前十的证券营业部无一家来自宁波地区。但在徐翔还未被带走的前9个交易日中,有中泰证券宁波江东北路证券营业部和光大证券宁波中山西路证券营业部两家来自宁波的营业部位列龙虎榜前十,分别以上榜43次排名第三和上榜29次排名第9。

  其实,作为徐翔等老一批“敢死队”曾经的大本营,宁波多家证券营业部都曾是龙虎榜前十的常客,而在老股民中有着“炒股须识解放南”之称的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更是其中代表,且在与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营业部在争夺龙虎榜第一的位置时,更是一时瑜亮。

  “之前已经有一些游资大户为了规避风险,过来主动销户,现在这一趋势有更加明显的倾向”,在谈到最近游资操作情况时,北京某证券营业部的一位员工对21世纪经济报道如此描述。

  炒作概念股的“神逻辑”

  或许正应了那句股谚:利空出尽是利好。

  自11月1日传出徐翔被带走调查后,有关徐翔概念股将何去何从便成了市场上的一个热门话题,事件出来后,市场认为徐翔被带走后,与他相关的多只个股将“群龙无首”,因此,相关概念股陷入暴跌之中。但是随后的演变,却开始逆转。

  据同花顺数据显示,以宁波中百(600857.SH)、大恒科技(600288.SH)为代表的“徐翔概念股”经历了徐翔被带走后最初两天的大跌,但在11月4日后便连涨6天。截至11月13日收盘,“徐翔概念股”指数从11月2日开盘时的806.933点涨至877.504点,上涨近71点,涨幅接近9%。

  “徐翔概念股”中最为引人关注的便是其母亲郑素贞持有的大恒科技和文峰股份(601010.SH)。11月9日晚间,前述两家公司双双发布公告,称郑素贞所持文峰股份和大恒科技股份已被公安部门冻结,冻结期限两年。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郑素贞合计持有这两家公司股份的市值约43亿元。但戏剧性的是,11月10日,文峰股份和大恒科技均以涨停报收。与文峰股份和大恒科技一同涨停的,还有稍后公告部分股份被冻结的宁波中百。

  11月10日晚间,宁波中百和华丽家族(600503.SH)均公告称,公司股份中与徐翔或者泽熙投资有关的那部分股份遭到冻结,冻结期限同样为两年。据计算,被冻结股份的市值合计约18亿元。次日,华丽家族股价上涨1.62%,宁波中百则下跌2.17%。

  上述多家公司对此并无解释。但市场炒作“徐翔概念股”的逻辑,却充分反映了A股市场特有的“思维方式”。

  华泰证券一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徐翔概念股”在其被带走后的表现,在自己看来并不意外。他解释称,徐翔被带走的消息爆出来后,最开始两天概念股的表现均是下跌的,“这是因为头两天是刹住威风”。

  “但是后面随着宁波中百等股票股份的冻结,使得原本流通盘不算大的几只个股流通股更少。”上述华泰证券分析师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只要资金稍微一动,就很容易打出涨停板,这也是为什么前几天好几只‘徐翔概念股’涨停的原因。”

  该分析师表示,自己在与朋友交流时坚持认为徐翔被带走对股市长期而言是利多的。他认为这代表着监管层规范市场的决心,对整个股市长久以来的维护是有利的。但他同时表示,“徐翔概念股”从长期来看,涨跌并不一定,“还是要看公司是否有潜力,毕竟这几家公司还是存在一定争议”。

  北京一私募机构人士也认为,徐翔被带走甚至被判有罪也不会影响上市公司的基本面,并且泽熙的持股被冻结,也不会形成抛压,“同时徐翔刚被抓时,相关概念股有过不小的跌幅,现在则是恢复性上涨,也是可以炒的题材概念”。

  另一位长期混迹股市的大户则更有代表性,“市场上对徐翔调研过的个股还是存在一定上涨预期,毕竟徐翔的名气太大了,泽熙旗下的股票收益又那么好,就算他已经被抓,他的眼光跟这个没有关系”。

(21世纪经济报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jackyji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