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中百现雅戈尔财技:投资不逊泽熙

宁波中百于11月3日晚间发布公告称,“近期徐翔被调查,有媒体报道提及公司董事长徐峻以及实际控制人徐柏良与徐翔之间的私人关系,目前,公司暂时无法与徐峻及徐柏良取得联系。徐峻为宁波中百法定代表人,徐柏良为宁波中百实际控制人。目前公司日常经营管理工作,由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黄炎水主持。”

“穿白大褂”的徐翔被抓之后,有媒体称徐翔的父亲为实际控制人的宁波中百(600857.SH)亦受到了关注。

始创于1992年的宁波中百,1994年在上交所挂牌上市,中间历经多次改名和股东更迭,最终归于起点。2014年2月,徐翔旗下的上海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泽添”)通过司法拍卖的方式获得宁波中百(彼时名称为“工大首创”,以下统称“宁波中百”)的大宗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

此后,上海泽添便要求罢免已被刑拘的公司董事长龚东升董事职务,同时提名了三名董事人选,即原泽熙投资总经理助理徐峻(目前已失联)、时任泽熙投资高级研究员的史振伟、时任泽熙资产管理中心(普通合伙)高级研究员的鲁勇志。其中,徐峻兼任宁波中百的董事长至今。

与此同时,宁波中百原第一大股东雅戈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雅戈尔”)却选择了逐步将所持有的股份套现。上海泽添亦逐步晋升成第一大股东。《中国经营报》记者就此致电宁波中百,宁波中百证券事务代表聂长青对记者表示,“现阶段不方便接受媒体采访,对于股东的事情,我们也不清楚。”

记者通过相关资料了解到,这并不是徐翔与雅戈尔的第一次资本交集。在东方锆业(002167.SZ)、黔源电力(002039.SZ)以及金种子酒(600199.SH)的资本运作中均闪现二者的身影,在泽熙精准买入东方锆业、金种子酒股份的同时,雅戈尔如影随形。

泽熙进,雅戈尔退

在上海泽添成为宁波中百的大股东之前,雅戈尔曾经是宁波中百的第一大股东。

2013年10月14日晚间,宁波中百公告称于2013年10月14日收到雅戈尔、宁波青春投资有限公司和雅戈尔投资有限公司发来的“关于持股比例变动的函”。公告称,截至2013年10月11日,雅戈尔和全资子公司宁波青春投资有限公司、雅戈尔投资有限公司累计持有宁波中百股份3478.6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51%;2013年10月14日雅戈尔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证券交易增持本公司股份65.63万股;截至2013年10月14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收盘,雅戈尔和全资子公司宁波青春投资有限公司、雅戈尔投资有限公司累计持有公司股份3544.2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80%,合计持股数已超过当时宁波中百第一大股东哈尔滨工业大学八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八达集团”).

值得注意的是,宁波中百同时称,因正在筹划有关资产重组事项,鉴于该事项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经公司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公司股票自2013年10月15日起停牌。此次重大事项最终并未成行,但作为宁波中百当时的大股东,雅戈尔的“精准”增持还是引来了市场对其交易的质疑。

上述重组事宜失败后不久,上海泽添便受让了八达集团所持有的宁波中百股权,目前宁波中百第一、第二大股东分别是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泽添”)和自然人竺仁宝,持股比例分别为15.78%和8.42%,其中西藏泽添是由上海泽添变更而来,其法定代表人为徐柏良,徐柏良被诸多媒体报道指出其为徐翔父亲。据宁波中百最新公告显示,徐柏良目前处于失联状态。除了徐柏良,第二大股东竺仁宝同样受人关注。

2014年7月份,宁波中百前身工大首创公布了《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 一位名叫“竺仁宝”的自然人于当年7月17日与雅戈尔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书》,受让雅戈尔持有的工大首创1888.4万股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8.42%,转让价格为12.02元/股,股权转让价款约2.27亿元, 全部以现金方式支付。此次交易完成后,竺仁宝成为宁波中百的第二大股东,原第一大股东雅戈尔彻底退出宁波中百。

据上交所信披披露义务人资料显示,竺仁宝住在宁波市北仑区大碶街道,身份证件号码:330206194206******,由此可见,竺仁宝受让雅戈尔股权时的年龄已高达72岁。据宁波当地媒体《现代金报》2014年报道,竺仁宝是宁波北仑人,曾任中共坝头社区党总支下属的雄镇党支部书记,但该报记者通过实地走访了解到,竺仁宝根本不可能拿出如此数量的现金,而坊间传言竺仁宝只是挂名代持,幕后老板与徐翔有交集。

一级市场VS二级市场

就在上海泽添入驻宁波中百前夕,徐翔旗下的泽熙投资“精准”增持东方锆业,在此之前,雅戈尔通过定向增发的方式已成为东方锆业第五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81%。

2014年1月2日,东方锆业发布临时停牌公告并于1月3日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公告称,东方锆业与浙江升华拜克生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升华拜克”)、蒋东民、沈建章、姚天荣签订了《广东东方锆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意向书》,拟收购浙江锆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锆谷科技”)100%的股权。

东方锆业2014年1月3日发布的停牌公告显示,锆谷科技的注册地为浙江省德清县钟管镇龙山路156号,截至2012年12月31日,锆谷科技经审计的总资产为19324.45万元,净资产为11686.84万元,2012年度营业收入为38943.61万元,净利润为446.31万元。显然,收购标的盈利能力并不理想。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 泽熙6期单一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泽熙6期”)于2013年第四季度成为东方锆业前十大流通股东。

东方锆业2013年年报显示,泽熙6期共计持有东方锆业151.15万股,占总股本的0.37%,而东方锆业2013年三季报的前十大流通股名单中并没有泽熙6期。东方锆业2013年三季报中第十大流通股东的持股数为113万股,由此可见,泽熙6期在东方锆业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前夕,也就是2013年第四季度购入东方锆业的股票数量在38.15万股至151.15万股之间。

在此之前,雅戈尔曾于2011年6月份与东方锆业签署非公开发行股票认购合同,以30.06元/股的价格认购东方锆业非公开发行的股票374万股,耗资1.12亿元,占东方锆业非公开发行股票后总股本的1.81%,上述非公开发行股票的锁定期为一年。但一年后,雅戈尔并未离场,直至东方锆业重组复牌后。

东方锆业于2014年7月1日发布《关于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暨股票复牌公告》,持续近6个月的重组事项正式宣告失败,不过,东方锆业复牌后的股价却一路上涨,在2014年7月1日~9月30日期间,东方锆业的股价从停牌前的11.39元/股涨至15.52元/股,中间一度超过16元/股,在此期间,雅戈尔与泽熙完成了高位套现。东方锆业2014年三季报显示,雅戈尔与泽熙均不在前十大流通股之列。

蹊跷的是,《中国基金报》曾于2014年5月12日报道“证监部门工作人员上周出现在地处上海的泽熙投资与地处深圳的华润信托。到华润信托的目的,是为了解泽熙投资旗下私募产品的相关情况,因为泽熙投资多只产品是在华润信托平台,综合多方信息分析,监管部门对泽熙投资进行调查的原因,初步指向泽熙6期在东方锆业停牌前的股票交易”。不过上述调查并无下文,泽熙的“精准”买入究竟是源于敏锐的资本嗅觉还是其他也就成了悬案。

实际上,上述情况在2010年金种子酒的非公开发行事项中就曾出现。2010年11月17日,金种子酒发布了《关于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申请获得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核准的公告》,并于随后的12月14日发布了《2010 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结果暨股份变动公告》。公告中显示发行价较原先的7.54元/股提高至16.02元/股,事先普通投资者并不知晓此信息。

令人关注的是,上述公告同时公开了截至2010年11月16日收盘时的前十名股东持股情况,泽熙旗下的三只产品位列其中,分别为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 泽熙三期、山东省国际信托有限公司 -泽熙瑞金1号、北京国际信托有限公司- 泽熙二期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合计持股量达2175.7万股,占发行前总股本的4.13%,而金种子酒此次非公开发行的股份数量不过3433.2万股。

在金种子酒当年的三季报中,并没有上述泽熙产品的身影,由此可见,泽熙大举加仓金种子酒是在10月8日~11月16日之间,雅戈尔投资有限公司是此次非公开发行对象之一。

扫描二维码收听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宁波中百现雅戈尔财技:投资不逊泽熙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appleli]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