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中的邹勇:遇害前开百万豪车加不起一箱油

  ◎每经记者 于垚峰

  邹勇和王林的恩怨就像一部跌宕起伏的电视剧。十多年来,邹王二人上演了从相识到拜师,再到矛盾激化传出仇杀的剧情。随着邹勇死亡(邹勇前妻称公安机关已向其确认)王林被抓,剧情看似已经落幕,但是围绕在邹、王之间的谜团尚未解开。

  邹勇与“大师”王林的恩怨以一种最残忍的结局展现在世人面前。

  7月16日,江西警方通报,萍乡商人邹勇被绑架、杀害,犯罪嫌疑人刘峰、朱礼通已经被抓获且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此外,“大师”王林也因涉及此案目前被羁押在萍乡市看守所。

  连日来,《每日经济新闻(微博)》记者通过采访邹勇的多位朋友了解到,邹勇出事并非没有征兆。邹勇在与王林决裂前,已是负债累累,其位于灯芯桥的货厂已经被法院查封,与王林对簿公堂也是为了要回曾经付出的巨款。

  邹勇好友周秋生(化名)告诉记者,他最后一次与邹勇见面是在萍乡七星酒店,他们在一起喝茶,邹勇当时抽的香烟品牌是硬中华,原来邹勇抽的是100元一盒的白沙(和天下),“他说自己开着上百万的保时捷卡宴,去加油站加油,只加100元,都不好意思开口”。

  和王林公开决裂

  邹勇与王林在萍乡早已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对于他们之间的恩怨,坊间也是众说纷纭。但是听闻邹勇7月9日被人绑架并杀害的消息之后,大家不免还是有些扼腕叹息。特别是邹勇身边的朋友,更是一时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听到邹勇被害的消息之后,我虽然没掉眼泪,但是内心是非常难过的。”周秋生自称与邹勇是君子之交,他们两人之间不存在着经济和利益关系,为邹勇感到伤心难过是感觉身边又少了一位好朋友。

  周秋生讲起邹勇此前的一些细节,“他自己总感觉有人一直跟踪他,他身边的人还劝他出门带几个人在身边,但是他很自负,自认从小习武,一般人动不了他。”

  邹勇出事后,几乎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王林。江西省萍乡市公安局安源分局于7月15日将王林刑拘,但理由是涉嫌非法拘禁罪。

  两年前,邹勇公开举报王林,众多媒体纷纷起底,“大师”王林从神坛跌落尘间。据邹勇另一位朋友吴小凡(化名)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实际上,自2011年起,邹勇和王林的关系就已破裂,只是碍于师徒情面,没有公开激化。“他只想从王林那儿要回钱,但是王林不给,最后他才公开举报。”

  据邹勇朋友刘峰(化名)介绍,2014年12月,邹勇曾经跟他一起清算过他与王林的经济账,最后得出王林需要还邹勇4690万元。“邹勇带着这份清单去找王林要钱,经王林的一位邻居从中调解,约定王林偿还3500万元,于当年12月10日结清。”

  吴小凡告诉记者,当时王林也答应了还,但是后来出了一些变故,“最后就出现了邹勇率人堵住‘王府’大门以及在深圳被打的事情。”

  周秋生说,就在邹勇出事前不久,他曾经看见过邹勇在一次小范围的朋友聚会上流泪,那正是邹勇患难之时。

  吴小凡向记者展示了邹勇的微信朋友圈。

  吴小凡说,邹勇最后一次更新是6月22日,他在朋友圈从来不发表个人的感慨和言论,全部是转发一些网站的新闻或者一些秘史,其中在5月22日、20日和8日连续转发《身负“七宗罪”的王林“大师”缘何能奇迹般安然无恙》、《“大师”王林再调查:持枪案常住深圳,被朱明国当众跪拜》和《揭秘王林“气功大师”真面目》等相关新闻。

  邹勇运输煤炭起家

  邹勇曾不止一次向他的朋友提到过,他找王林要回财物,主要是王林没有教“真气功”给他,并且在拜师之后,王林不断地向其索要财物。

  周秋生告诉记者,邹勇拜师王林之后,王林在深圳订了一辆价值760万元的劳斯莱斯汽车,只付了20万元订金,让邹勇去深圳交余款提车。

  邹勇前妻李芦萍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说,大概在2009年的时候,邹勇有一次从外地回来,脖子上挂了一个翡翠的饰品。“他没有告诉我价格,但是以一个女人对这些饰品的直觉,我觉得至少价值百万。”过了几天,邹勇回到家中,李芦萍发现其脖子上的饰品不见了。邹勇对她说,“什么东西都不能见师父的面”。

  但熟悉邹勇的人都认为,邹勇之所以拜师王林,并不是真的看上了王林的“气功”,而是看中了王林身后的人脉关系,而王林则看中了邹勇的钱财,所以两人才会一拍即合。

  邹勇是在萍乡本地出生并成长发家,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20岁不到的邹勇凭借着独到的经济头脑,运输煤炭挖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周秋生告诉记者,邹勇胆子大、脑子活,疏通关系能力很强。

  在倒卖煤炭中赚了钱之后,邹勇开始收购煤矿。周秋生回忆,邹勇最早收购煤厂是在2005年,从同一个姓肖的老板手中先后收购了硖厂煤矿和高枧煤矿。

  当年追随邹勇的陈昊(化名)告诉记者,进入2000年后,邹勇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江西天宇燃料集团有限公司,开始在萍乡打出了一定的名气,他开始知道走上层线路,而正好王林有这方面的资源,邹勇便主动交好王林。

  周秋生说,邹勇顺利拿下了赣西电煤项目,其中货运专线获批,就是因为通过王林结识了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

  邹勇在朋友面前几乎从来不提他与刘志军交往的细节,周秋生说,他只是告诉我,“如果刘志军不倒台,我就是萍乡的首富。”

  子公司已进入清算阶段

  工商资料显示,江西赣西电煤储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赣西电煤)成立于2006年8月3日,坐落于萍乡市安源区高坑镇泉江(高坑工业园1号),注册资本5000万元,经营业务包括煤炭洗配、储存、运输(限自用)、批发,进出口贸易,物流服务和仓储。

  赣西电煤的官方介绍时称,公司由江西天宇燃料集团有限公司投资16.66亿元兴建,主营煤炭贸易、煤炭洗选加工、铁路物流货运。预计项目建成投产后,年产冶炼精煤130万吨、配电煤170万吨,静态储存煤炭200万吨,货运年吞吐量达800万吨,年产值30亿元。

  7月21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安源区高坑工业园的赣西电煤,公司大门紧闭,门卫处有两个保安还在上班。保安告诉记者,这家公司2011年初建成,投产的时间非常短,之后就一直没有生产。

  坊间一直传言邹勇拿下赣西电煤项目,与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有密切的关系。刘志军被调查的时间是2011年2月,而赣西电煤项目自2011年后就几乎处于停滞阶段。

  记者在赣西电煤公司的办公大楼内见到一位萍乡市政府的工作人员,他也告诉记者,目前公司已处于放假状态,他们被派到公司来,是为了看护好公司的财产,防止一些债权人擅自拆解公司的财产。

  赣西电煤的大门口张贴着一张公告,公告显示,目前赣西电煤已被当地政府接管,进入资产清算阶段,员工工资、社保以及债权人的债务需在清算后按法律程序处理。

  开着卡宴却加不起油

  2011年刘志军被查是邹勇事业的转折点,投资十多亿元的赣西电煤项目不能正常投产,每年支付的利息都让邹勇难以承受。

  这一年,邹勇选择了与李芦萍离婚。离婚协议显示,邹勇名下的江西天宇燃料有限公司、赣西电煤、天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公司资产归邹勇,相关的债务也由其自行负担。李芦萍分得了两套房产、一套公寓以及500万元现金。

  周秋生认为,邹勇与妻子离婚,是因为双方没有什么感情。“那个时候双方是媒妁之言,也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就结婚了,到后来发现没有了共同语言。”

  邹勇事业与家庭的不顺,与其财务的紧张不无关系。

  萍乡市政府办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向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自2012年开始,邹勇的财务就已经非常紧张,他多次到萍乡市政府找相关的市领导,请求市政府出面协调银行贷款,“但是政府层面应该是没有再出面协调。”“低谷中的邹勇,经济很紧张,日子过得很尴尬。”吴一凡告诉记者,原来邹勇是个讲究生活品质的人,虽然个子不高,但是衣装整洁,西装革履。“之后见到他,人都不怎么精神了。”

  2013年12月,邹勇要去香港打官司,连去出庭的钱都没有了,最后还是找朋友借了30万元去香港。

  周秋生回忆与邹勇最后一次喝茶时,邹勇抽的是硬中华的香烟,以前,邹勇抽的香烟至少都是100元一盒的白沙(和天下)。

  邹勇还讲了一个开车加油的事。周秋生说,“他开着价值上百万元的保时捷卡宴,去加油站加油,口袋里没钱,只加100元,很不好意思。”

扫描二维码收听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朋友圈中的邹勇:遇害前开百万豪车加不起一箱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baggiogu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