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湾填海造地项目普现烂尾 大连长兴岛成鬼城

  渤海湾填海造地项目普现烂尾 长兴岛:填出来的“鬼城”

  华夏时报记者 马维辉 大连报道

  沿着渤海湾走一圈,你会发现,辽宁、河北、天津、山东的沿海一线,已经被大大小小的国家级、省级、市级、县级填海造地项目所占据。

  大连长兴岛临港工业区便是其中一个典型样本。而随着当地引进的龙头企业——STX (大连)集团(以下简称STX大连)的破产,长兴岛元气大伤,人口剧减,继而又引发了多个房地产项目的烂尾。如今,长兴岛已经呈现出一片“鬼城”气象。

  沈阳理工大学生态研究室主任周海翔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环渤海这些年来填海造地所形成的开发区已经普遍呈现出烂尾迹象。究其原因,根源还是在于地方政府“以GDP论英雄”的发展模式。

  国土资源部日前发布《关于推进土地节约集约利用的指导意见》,指出要严格执行围填海造地政策,控制围填海造地规模。填海造地之风有望得到遏制。

  填海招商

  长兴岛临港工业区位于辽东半岛西侧中部,总面积502平方公里,由长兴岛、西中岛、凤鸣岛、交流岛、骆驼岛五个岛屿组成。

  2005年,辽宁省委省政府决定成立大连长兴岛临港工业区,举全省之力开发建设长兴岛。2010年4月25日,长兴岛临港工业区经国务院批准升级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

  2006年1月,长兴岛迎来一批客人,他们是世界第四大船企韩国STX集团的会长姜德寿一行,前来这里考察船厂建设。

  当时,长兴岛相比其他地方毫无优势。更重要的是,STX大连的项目占地计划是550万平方米,而原有的海岸面积还不到200万平方米,缺口很大。

  为了筑巢引凤,长兴岛临港工业区投入8000多万元,组织人力、物力把海边上的两座小山包铲平,进行填海造地。随后又投入1.2亿元,开山800余万土石方,进行作业场地平整。终于,2006年9月,韩国STX集团与长兴岛签署了投资协议书。

  经此一役,填海招商便成了轻车熟路。2012年7月,为了引进中石油炼化项目,长兴岛再次劈山填海,造地720万余平方米,工程总投资15.5亿余元。

  几年的移山填海工程,也给长兴岛面貌带来了巨变。用当地居民的话讲,就是“山没了,海没了,耕地没了,村子也没了”。

  更深远的影响是对生态系统的破坏。周海翔说,移山填海,首先是海滨滩涂湿地底栖生物的生存环境没有了。其次,以这些底栖生物为食的候鸟也将受到极大影响。长兴岛是辽宁目前已知的唯一一处灰鹤越冬地,这些南北迁徙的候鸟很多都来自遥远的新西兰和澳大利亚,飞行距离长达一万多公里,几乎是日夜不停地飞。当它们来到渤海湾时,很多体重已经下降了30%-40%。如果在这一区域得不到能量补充,那就不可能继续往北飞行,也就无法完成繁殖过程。

  “鬼城”初现

  “1号项目”STX大连的落户,曾经让长兴岛迎来短暂的春天。

  长兴岛原有户籍人口约5万人,STX大连带来了2万多名工人以及从事配套的外协单位工人约1.5万人,伴随这些工人上岛的还有近3万名家属。

  可惜,好景不长。随着全球造船业进入“冬天”,STX大连也未能幸免。2013年春节过后,工厂就开始断断续续地放假。

  据了解,该公司已经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10月11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了STX大连旗下六家企业重整案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

  STX大连的破产,给长兴岛带来了连锁反应。

  首先是为STX大连提供配套服务的企业。未停工时,STX大连上万员工每天乘坐300多辆班车往来厂区与居住区,浩浩荡荡的车队曾经是长兴岛一景。如今,这些班车很多都停在STX海景花园旁边的停车场里,车漆晒得脱了色,有的甚至连车窗玻璃都碎了。

  STX海景花园是STX大连员工的集中居住区,小区附近原有多家餐馆、超市,以及美容美发店等。小区居民说,这些店铺的生意曾经非常红火。但本报记者10月22日在现场走访发现,大多数店铺如今都关着门,玻璃上贴着“出租出售”的字样。

  很多员工都走了。一位工人家属告诉记者,她在STX海景花园的住所,一个单元是22户,如今只剩下6户。她之所以不走是因为买了房子,2011年买房时价格是3600元/平米,如今3000元/平米都没人要,租也租不出去。

  而本报记者在附近看到的一张租房广告也显示,精装55平米的房子,只需要交纳取暖费即可,不收房租。

  人口减少,对房地产的影响最为严重。10月23日,本报记者在长兴岛“益凯·蓝岸”项目现场看到,该楼盘已经停工,房子窗户玻璃还都没有安装,露出一个个黑洞洞的窗口。部分脚手架和塔吊还未拆卸,但也是一动不动。虽然还未建成,但项目销售中心已经废弃了。

  已经盖好的楼盘,销售则成了问题。10月23日,本报记者来到长兴岛“嘉恒广场”项目销售中心,看到上百平米的大厅里没有顾客,只有一位销售人员。她向记者表示,该楼盘2012年首次开盘,2013年由于STX大连停产,楼市不好而没有开盘,直到今年10月才再次开盘。

  而那些已经卖掉的楼盘则普遍存在空置现象。本报记者在各小区走访时看到,底商很多都是大门紧闭,上面贴着诸如“本店低价外兑,含八个月房租”之类的广告。

  “GDP主义”待解

  周海翔的团队曾经在辽宁丹东、大连、营口,河北唐山、沧州,天津滨海新区,以及山东东营、潍坊等地调研填海造地现象。他告诉记者,长兴岛其实是环渤海填海造地工程的一个缩影,这一区域内的各个工业园区普遍都已经出现烂尾的趋势和迹象。

  而与国内其他“鬼城”相比,这些“填海鬼城”的生态成本无疑更高。例如,著名的鄂尔多斯康巴什“鬼城”是建立在半干旱区,影响了旱生植物和一些有蹄类、啮齿类动物的生存环境。而填海造地“鬼城”损害的是海滨滩涂湿地,借助海水涨落,其影响有可能传播到更广范围。

  之所以出现这些“鬼城”,在安邦咨询高级研究员唐黎明看来,又与“以GDP论英雄”的发展模式密切相关,是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方面的短视和恶性竞争的必然结果。

  唐黎明曾撰文指出,近年来,由于GDP主义大行其道,地方政府很多已经蜕变为“公司型政府”,深度介入到各类经济活动中。而为了吸引企业尽快入驻园区,一些原本的规划定位,也会扭曲变形。

  唐黎明表示,此类做法的危害在于,地方政府不会像企业那样考虑市场竞争和行业前景,所以明知是产能过剩的项目还要大干快上;也不像公司那样有还债压力,大规模投资建设欠下的债务,留交后任领导者去面对,而后任领导为了GDP任务,只有不断地做大债务窟窿,债务如雪球般累积延后,最后由全民买单。

  关于长兴岛临港工业区的地方债务、未来填海造地计划以及招商计划等,本报记者10月23日曾致电长兴岛临港工业区管理委员会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答复称,按照规定,他们不能直接接受省外媒体的采访,需先征得大连市委宣传部同意。

(华夏时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jackyji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