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石油18年抽取沙漠地下水引发生态危机

(中石油长庆油田抽取地下水后的储水塔)

(中石油长庆油田抽取地下水后的储水塔)

掌高兔村位于陕西省靖边县海则滩乡,面积52平方公里,人口1500多人。原本地处毛乌素沙漠南沿,上世纪30年代,30多平方公里的沙漠荒无人烟,但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沙漠都种植上了沙柳和杨树,成了水源涵养地,新中国成立后,这里成了水草丰美、在整个靖边县自然条件都最好的村子。村里有大小湖泊18个(当地人称为“海则”),面积4300多亩,河流两条近40公里,从来都不缺水。毛乌素沙漠年降雨量平均只有三四百毫米,年蒸发量却达到1800到2000毫米,本来是天然的烘干炉,但掌高兔村因为有丰富的地下水资源,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还是宜居之地。

但是,今天的掌高兔村,地下水因人为抽取下降了10多米,全村的海则都干涸了。许多村民现在回忆起童年时的海则,脸上都浮现出幸福的表情:“这片水面当年有一平方公里,水可以浇地,可以养鱼,旱涝保收,海则还是天然的割草场,到处都是芦苇,草可以喂牲口,也可以晒干了当烧柴。一到夏天,大家都到海则里来游泳。芦苇荡里还有许多水鸟在里面,所以全村人都不养鸡,想吃蛋就到海则里去掏水鸟蛋……”

美好的田园生活一直持续到上世纪90年代,随着陕北油气田的不断开发建设,1990年,天然气“陕五井”打成特大气井的消息被国内各大媒体争相报道,表明靖边的天然气储量极为丰富,大规模开采进入倒计时。1993年,中国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长庆油田分公司(以下简称“长庆油田”)在掌高兔村打下了五眼350-450米深的深水井。1997年,长庆油田抽取掌高兔村的地下水用于下属的靖边采气一厂、天然气净化厂、甲醇厂、发电厂等单位的工业用水和生产、生活用水,掌高兔村的噩梦从此开始了。

(1平方公里的海则完全消失了,海则是当地俗称,就是湿地湖泊)

(1平方公里的海则完全消失了,海则是当地俗称,就是湿地湖泊)

失水的村庄有多惨?

中石油长庆油田为北京、天津、西安、银川等几十个大众城市提供天然气能源,靖边的天然气储量已探明的达4097亿立方米,天然气的开采、净化和运输都需要水,但是否一定要抽取掌高兔村的地下水呢?村民们给出了否定的回答。靖边和临近的横山、内蒙古自治区乌审旗等旗县,几千万、上亿立方米储量的水库比比皆是,无定河、黑河、芦河、杏河等河流的流量都可以满足长庆油田的用水,为什么一定要抽取地下水呢?

国家的用水政策是,北方缺水地区限制取用地表水、严禁使用地下水,但中石油却在毛乌素沙漠里抽取地下水来作工业用水。用掌高兔村村民的话来说,长庆油田就是觉得农村的地下水便捷、无偿,想怎么抽就怎么抽:“就是农民好欺负,咋抽你也没办法。”

1993年,当村民们听说长庆油田要打井抽村里的地下水,立即进行了抗议和抵制。但12月21日,由靖边县土地局、公安局、水保局、水资办、海则滩乡政府、掌高兔村委会6个单位内部达成协议,同意长庆油田抽取地下水,并且动用民警驱散阻挡打井的农民。村民们觉得很奇怪,村民和长庆油田都不在场,那6个单位咋就达成协议了呢?就这样,在村民不情愿的情况下,“领导做主”打下了5眼水源井。

当时有请来的水利专家跟村民对话,信誓旦旦地说:“地表水、浅层水和深层水就像瓷碗盛水,既不渗也不漏,如果你们不信,我敢跟你们签合同。”村民们嗤之以鼻,感叹“专家都是坐在家里研究”。原来,早在1991、1992年,长庆油田的勘探部门就在掌高兔村打下数以千计的百米深的探孔,事后并未加填封堵,这些探孔穿透沙层、土层、石层形成漏斗,早就把掌高兔村的地层打成筛子了,各层的地下水早已流通,哪里还有什么“瓷碗盛水”?

1997年,长庆油田开始抽取掌高兔村的地下水。对于抽水量,双方各执一词。长庆油田称,每天用水量平均2750万吨。掌高兔村民称,从1997年到2005年,每天抽水约4000吨;2005年陕京天然气二管线、靖西二管线开通后,每天抽水达到约4000吨到6000吨。抽水越多,时间越长,地下水水位下降得越多。到底下降了多少?也是各执一词。村民们说,水位下降了12米。长庆油田则认为没有那么多,而且认为水位下降的原因较多,降水量大幅下降、榆林市其他用水户取水也是地下水位下降的原因。

1998年,掌高兔村的海则水面明显缩小,全部失去灌溉功能,村民开始上访反映。到2010年,已经基本干涸。海则过去每亩年产鱼30斤,减半捕捞可年产鱼6万斤,18年下来,村民损失仅此一项达到七八百万元。海则每亩产水草1000斤,除去深水处不长草,年产值起码上万元,18年损失近20万。

2000年,村民家里的水井开始打不上水,引起了村民的恐慌。除了不断打更深的井,别无他法。随着地下水水位的不断下降,村民的井也打得越来越深。从第一代海则、马槽井,到1998年开始打多管井、流沙井,到2003年开始打100-150米的深井。2007年,开始打200-300米深的深井,现在最深有450米的深井。

打这些井花了多少钱?有村民估算,深井97眼485万元,地埋管5万米41万元,马槽井255口50万元,多管井277眼33万元,流沙井15眼9万元,机械设备277台68万元。

2003年,树木开始死亡。这些年死亡的柳树25700多棵,算上落椽损失,经济价值约700多万元;杨树75000多棵,经济损失约750多万元。而这些树的生态价值则无法估算。还有20万棵树,是半死不活的状态。三万亩灌木林死亡。果园灭失四五百亩,多年损失超过千万元。

2004年开始,部分庄稼被旱死。为了抗旱,村民不断增加浇水次数,从开始的每年五六次,增加到2000年的每年十来次,2003年的每年十四五次,2005年的每年十六七次,2008年后的每年20多次,算上电费、增施化肥、人力、畜力、机械投资,也在一二百万元。为什么需要浇这么多水?因为水一浇下去就被干土吸走了,农作物根本来不及吸收。必须把土浇饱和了,农作物才能吸收。即使如此,还是荒芜了四五百亩耕地,损失几十万元。

掌高兔村原来人均4亩湿地,亩产400-800斤,种植玉米、高粱、洋芋、稗子、燕麦、黑豆、荞面、糜子、谷子、萝卜等许多品种,如今6000亩湿地已全部弃耕。水浇地也只能种玉米,种别的都不能成活。玉米也从以前的谷雨后期落籽,改变为清明落籽才能成活。生物多样性被严重破坏。菜园也大量荒芜,损失起码四五十万元。

过去,畜牧业是掌高兔村的重要收入来源,1995年,村里大牲畜700多头,小牲畜5400多只。而到了2008年,大牲畜锐减到24头,小牲畜增加到一万多只。小牲畜怎么还增加了呢?因为改变了品种。以前村里养的是纯种细毛羊,体格高大,产肉产毛率高,而现在养的全是山羊,体格小,产肉产毛率低,数量虽翻了番,经济效益却不到以前的三分之二。

改细毛羊为山羊,是因为山羊吃的饲草少,细毛羊吃得多。村里的1.5万亩天然草场消失殆尽,没有那么多饲草给羊吃了。以前细毛羊是放养,现在山羊是舍养,被迫将277亩农田改变成人工种草地,耕地年收入因此减少三四百万元。俗话说,鸡生鸡,羊生羊,算上牲畜的孽息率,这18年来掌高兔村在畜牧业上的损失,也超过了千万元。

(树木纷纷枯死,没有全死的也半死不活)

(树木纷纷枯死,没有全死的也半死不活)

协商不成,起诉不立案

2005年,终于酿成大规模群体事件。4月28日,掌高兔村150名村民涌进了长庆油田采气厂,拉闸断电,冲突一直持续了7个多小时。靖边县政府被迫出面调停。6月17日,靖边县县委书记马乐斌主持各方召开协调会,最后决定,由长庆油田采气厂和县政府及当地村民共同筹资,打深井取深层水。从2005年到2007年三年内,长庆采气厂每年出资15万元,县政府每年安排5万元,不足部分由村民自筹。11月28日,靖边县委再次召开专题会议,决定在掌高兔启动电力与水源井工程,架设高压线、变压器,安排建设资金150万元。其中,长庆油田第一采气厂解决50万元,县政府另外安排100万。

2007年底,掌高兔村一、三、四和五队部分社员1000多人,成立了黄土地农牧产品购销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黄土地合作社”),法人代表是刘玉德。刘玉德等人以该合作社的名义,以书面形式向陕西省及榆林市相关部门反映情况,要求长庆油田公司对掌高兔村村民作出合理补偿。

对此,长庆油田委托地质矿产部地质工程勘察院完成了《长庆油田分公司第一采气厂靖边掌高兔水源地水资源论证报告》,称1998年后,当地地下水位持续下降以及海则水面进一步萎缩,是自然原因和人为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其中,人为因素占58%。

2009年6月17日,靖边县水利局在西安召开了《论证报告》专家评审会,认为长庆油田采气厂建设项目取用水合理。长庆油田据此认为,公司对掌高兔村取水对当地农民生活、生产用水影响不大,无需再补偿。

协商不成后,2010年11月,黄土地合作社委托律师,拟定起诉状,要求长庆油田停止采水行为并予以巨额经济赔偿。12日,两位律师来到西安,手持立案材料到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要求立案。立案法官看到损失明细中上千位社员的手印,吃了一惊说:“是群体性案件呀。”

然后提出质疑,先是质疑分公司怎么能做被告。两位律师解释,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关于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中有明确规定,分公司可以作为诉讼主体。法官又说:“那你们应该去长庆立案。”两位律师告知,长庆是家公司,不是行政区划。法官又问:诉讼标的1个多亿,合作社怎么可能有1个多亿?律师解释:诉讼标的是根据被告有侵权行为以来计算的数值,是否准确要经过实体审理,必要的话还要进行评估鉴定。法官最后扔下一句话,“我这关都没过还想评估鉴定,没有财产证据就不能立案”,离开了立案窗口。

1个小时后,这位法官又回来,告知先把合作社的土地证交一下,看能否立案。律师答,合作社所在地区,所有土地都没有发土地证,现在立案也跟土地没有直接关系,我们有能反映合作社受损的证明。法官说:没有土地证就不能立案。律师最后要求:不立案的话,请出具不予受理裁定书。法官说:“我这关都过不了,没办法为你出具裁定书。”

(枯死的树木都到了木材加工场)

(枯死的树木都到了木材加工场)

地下水污染状况堪忧

除了地下水被连续抽取了18年,对于地下水被严重污染,掌高兔村的村民们也很担忧。从1997年开始,长庆油田天然气净化厂抽取地下水对天然气净化处理后,产生的工业废水,又被用高压泵抽入800米深的渗井,又把靖边及周边的几十个集气站随天然气排出的含油、含酸的有毒污水,每天用汽车拉入净化厂打入渗井。

刚开始抽地下水的前两年,村民曾向靖边县政府反映,希望将净化厂使用后的废水放入村里的海则,让其自然渗透,主管水利的一位副县长说,“污水有毒,不能再利用,只能排到800米深的地下去”。现在污水已经连续打入800米深的地下18年,造成了什么样的地下水体污染,污染浓度已经加深到什么程度,面积有多大,都是未知数。加之掌高兔村的地下水位在不断降低,一旦发生了污水倒灌,水质恶化,人、畜还能使用吗?

对于村民的这一疑问,长庆油田表示,800米深的回注段是侏罗系直罗组底砂泥岩地层,其富水性弱、水质差,人畜根本不能引用;其顶部为约200米厚的侏罗系砂泥岩互岩地层,岩性致密、渗透性极弱,不会发生倒灌造成上层地下水污染。

对这一说法,掌高兔村村民也难以相信,地下岩层构造非常复杂,不可能完全勘测清楚,怎么就能拍胸脯保证说不会渗透和倒灌?之前长庆油田勘探时打了上千个探洞,如今农民们又打了几百口井,地下早已经千疮百孔,万一污水发生渗透和倒灌,后果不堪设想。

村民们说,靖边县青阳岔镇石油开采时也是800米深,结果地下水体全部被破坏,采油单位花巨资从几十公里外引水供人畜饮用,就是一个例证。2010年夏,在掌高兔村四组探煤的打井也是800米深,在600米左右时突然漏浆,这就说明地层不是铁板一块,可能有洞、也可能有缝。地下800米的排污井不是安全深度,6公里为半径也不是安全距离,地下水污染有它的长期性、潜伏性,甚至是永久性和灾绝性。

地下水被连续18年大肆抽取,又存在着潜在的污染危机,到底该怎么办呢?刘玉德对记者说:“半夜睡觉都会惊醒,睡不着坐起来胡寻思,村子里的人拉话说的也都是这事。我们想不通啊,中石油赚了那么多钱,全国几十个城市都在用着我们陕北的天然气,我们村子因此受了这么大的损失,怎么就不应该得到补偿呢?况且自然生态被彻底破坏了,怎么补偿都无法弥补。你是《民主与法制》的记者,我问问你,法律能管这事儿吗?”(来源:民主与法制周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baggiogu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