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五国开银行:寻求全球经济秩序新平衡

金砖五国开银行:寻求全球经济秩序新平衡

导读:福萨莱塔成了第二个“布雷顿森林小镇”。在这里,拥有世界上最多人口的金砖五国正式宣布,一起开设一家资本金500亿美金的跨国银行和一支规模千亿美元的应急储备基金。在“金砖”这一概念诞生13年后,“金砖银行”应运而生。

7月15日,出席第六次金砖国家峰会的“金砖五国”领导人共同签署协议,同意成立初始资本金500亿美元的“新发展银行”,旨在致力于为金砖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基建和可持续发展提供资源支持。

同时获得签署通过的还有规模1000亿美元“应急储备基金”,用于帮助陷入短期流动性压力的国家解困、促进金砖国家的合作、增强全球金融安全并对现有的国际应急机制形成补充。

“金砖银行”和“应急储备基金”的成立备受关注,它们被视为是新兴国家向西方国家建立的全球金融秩序发起挑战。

咨询公司宏观咨询(Macro Advisory)高级合伙人克里斯·韦弗(Chris Weafer)认为,中国在金砖五国中的地位举足轻重,就像美国之于七国集团、德国之于欧盟一样,中国无疑在金砖五国中扮演领导国的角色。

“重要的是建立内部协调机制,以使得集团内部各成员的利益诉求都能得到满足,即便是在话语权不平等的情况下。”

拉美发展银行官员塞巴斯蒂安·米拉雷斯(Sebastian.Miralles)对腾讯财经表达了相同的看法。

各国利益如何协调

自诞生以来,尽管“金砖五国”在概念上是一个集团整体,但实际上,各国之间却存在着利益上的不一致,形成实质上的利益共同体仍有待努力。

根据最终获得各国签署通过的方案,中国、印度、俄罗斯、南非、巴西各自分别出资100亿美元,共计500亿美元成立金砖发展银行。此前,中国曾希望出资更多,占最大的出资比例,但最终方案却是各国出资比例相同,这反映了参与其中的各国希望获得同等的话语权。

印度一名官员称,印度就金砖发展银行一事,最首要的考虑的是所有成员国拥有同等的投票权。

在未来两年内,金砖开发银行的注册资本将增加至1000亿美元,贷款能力将达到3500亿美元,除金砖国家以外,其他新兴市场国家也有望参与其中。

拉美发展银行官员塞巴斯蒂安·米拉雷斯(Sebastian.Miralles)对腾讯财经表示,金砖银行成立的目的支持金砖国家或其他国家的基建等项目融资,但具体如何实施,还有待进一步细节的公布。

米拉雷斯提出,金砖银行具体操作的制度安排,需要反复探讨。

“很难有一个项目,可以符合所有国家的利益,因此现实中只能尽可能最大化地满足各国的诉求。”米拉雷斯说。

米拉雷斯认为,“金砖国家”之间经济结构不同,发展阶段不平衡,也可能会导致新的问题,例如印度可能需要很多基建投资项目,而俄罗斯可能需要更多能源出口协议。

他表示,金砖银行的设立过程将十分漫长。

“该银行将需要建立自身的内部机制用以平衡贷款发放的标准,这是开发银行将碰到的最难的任务。”米拉雷斯说,“所有这些都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去完成,最快情况下也需要两年的时间,才能开展第一笔业务。”

另一个争议则是新银行的总部所在地。

此前,关于金砖发展银行总部设在何处便有着不小的争议,上海、新德里和约翰内斯堡是最有希望成为金砖发展银行总部的三个地区,外界普遍认为上海的赢面更大。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前商务部副部长魏建国此前对腾讯财经透露,上海的呼声最高。一方面是由于上海位于中,中、印、俄三国的中心位置,另一方面则在于上海在全球的金融地位。

但在15日的最后谈判过程中,选址问题却遭遇到了不小的麻烦,印度方面仍不愿放弃将本国首都新德里作为总部的努力,使得谈判一度陷入僵局。

最终,谈判各方打破僵局,选定上海为金砖开发银行的总部所在地,但首任主席由从印度产生,该结果被外界看作是谈判各方最终妥协的结果。

挑战IMF世行 “另起炉灶“

在金砖开发银行的概念刚刚诞生时,外界便有评论称,这一新成立的组织将挑战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协调全球金融秩序的地位。

世行和IMF诞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成立的初衷实际上是为了遭受战争创伤的欧洲的重建。尽管经过多年的发展,世行和IMF的目标已经致力于推动和维护全球经济发展,但这些国际性机构依然由美国和其欧洲同盟国主导则是不争的事实。

近年来,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地位日益上升,但在IMF中的投票权却并没有随之提升。

目前,发达国家投票权占65%,包括金砖五国在内的中等收入国家投票权约为35%。中国目前仅握有5.26%的投票权,美国则拥有15.04%的最大份额。

4年前,关于世行和IMF改革的草案被提交至两家机构的理事会,改革的核心便是提升新兴市场国家的话语权,但关于IMF改革的方案最终未能在美国国会获得通过。

在现有国际经济协调制度不能顺应目前的发展情况下,新的机制呼之欲出。米拉雷斯认为,金砖开发银行的成立将对过时的世行、IMF制度形成直接挑战。

“目前来看,金砖银行的成立更像是对过去制度的挑战,而非自身为实现某种目标的产物。”米拉雷斯说。

对于金砖开发银行的成立,世行表达了开放的态度。世行行长金镛在上周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强调,目前全球每年基建投资总需求为1万亿美元,世行仅能提供600亿美元,再加上其他私营部门的投资也仅为1500亿美元,投资需求缺口非常大。

“我欢迎任何应对上述问题的动议,即为基建项目融资所做的努力。”金镛说。

米拉雷斯认为,尽管从目前来看,金砖开发银行的规模和世行相比还很小,并不会对世行的主导地位构成直接威胁,但却为一些可能被世行拒绝的项目提供了更多的选择。

IMF也表达了相似的立场,其发言人康妮·罗泽(Conny Lotze)表示,重要的是任何新增的机构与原有机构一起,都能对受益国产生正效应。

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4日在抵达巴西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将为完善国际治理体系贡献力量,并不断推进扩大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上的话语权的努力。

“我们将提出更多的提议,并贡献中国的智慧。”习近平说。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在金砖开发银行中的主导地位以及在“应急储备基金”方面的最大出资额,展现了中国希望在国际事务中承担更多责任的姿态。

成立金砖银行另一大意义在于,进一步推动金砖国家货币的国际化,从中国自身诉求来看,便是人民币国际化的进一步努力。

韦弗认为,设立金砖开发银行是动摇美元国际贸易结算地位的第一步。

“随后我们将看到成员国之间更多的贸易、投资协议,例如能源和原材料领域,这些将以金砖国家的货币来结算。”

羱羊资讯公司(Capra Ibex Advisors)高级咨询师朱江也认为,成立金砖开发银行只是形式上的,更重要的还要看一系列的双边贸易协议。

“因为出资是按照美元计,但金砖国之间的贸易、投资等可能会绕开美元,用这些国家的货币来结算,这也给人民币进一步推动国际化带来了新的机会。”朱江说。

米拉雷斯表示,尽管成立一家区域性发展银行并不会直接给人民币国家化带来显著影响,但是其重要意义在于这为人民币贸易结算奠定了全球金融体系的基础。

“从这一意义上来看,金砖开发银行将对以人民币为中心的金融网络的形成起到重要的基础作用。”米拉雷斯说,“换句话来说,这是必要的步骤,但并不充分。”

香港一家管理4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合伙人也对腾讯财经表示,金砖银行主要目的是为了鼓励人民币贸易结算,因此对贸易企业将会产生直接影响。

除了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外,专家指出,设立金砖银行为中国目前近4万亿的庞大外汇储备的保值增值提供了新的选择。

一名政府智库学者对腾讯财经表示,金砖银行的融资模式将类似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初期采用“银行+基金”模式,但后期更倾向于在全球发债。这名学者表示,这也是多边金融机构的主流做法。

中国欲推动全球经济秩序新平衡

近期中国与英国、德国、韩国等签署的一系列贸易、投资协议令人眼花缭乱,核心则是围绕人民币的国际化以及中国在区域性贸易方面的影响力,更深层次的意义在于,中国在努力推进全球新一轮经济金融秩序新的平衡。

从布雷顿森林体系至今,全球金融秩序依然由西方发达国家主导,但随着新兴市场国家政治经济地位在近年来的显著上升,这样的秩序安排显然已经不能适应新时期的发展。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希望通过与各国之间从区域性的合作开始,逐步在全球贸易和金融版图中寻求新的平衡点。

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人口第一大国,自然成为了新一轮全球秩序新平衡的领导者。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金砖开发银行等设立的方案来看,中国也在国际事务中承担更大的责任。

但寻求新秩序的道路注定不会平坦,长期占主导地位的西方国家,并不愿意看到一个并非由自己主导的秩序崛起,同时,中国也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长期盟友,金砖国家、亚洲各国以及其他新兴国家,都有着各自的利益诉求。如何协调平衡各方利益,或将成为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腾讯财经 纪振宇 杨玚 发自纽约 北京)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责任编辑:baggioguo]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