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董事长王石:楼市买了就赚钱的时代结束

  63岁的王石(微博)身材削瘦,精神矍铄,头发胡须略显灰白,与财新记者两年前在一次沙龙上的印象相比,他几乎没什么变化。其时他在哈佛游学,谈的话题除了登山、慈善,还有民粹主义、中国的未来。

  4月12日,已转到剑桥大学彭布鲁克学院做访问学者的王石,在财新传媒(微博)的北京总部接受了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的《舒立时间》视频专访。这次他兴致勃勃地讲述了剑桥最具特色的学堂晚餐(Formal Hall,又称高桌)文化。

  “就跟‘哈利·波特’里的阵势一样,大长桌子,几百年的银餐具,墙上都是先贤的画像,饭前老师带大家念一段拉丁文,藏酒都是特别好的,带劲。”他说。

  “高桌”是从英国牛津、剑桥大学传袭下来的一种古老英式文化,程序严谨繁复。经常参加的同学,除了有良好的人脉,还需要有健康的胃、充沛的精力和充裕的时间。

  接受财新《舒立时间》节目视频采访的当天,王石身着深色合体西装,脚穿一双花条纹袜子——那种典型的英伦绅士才敢穿的花袜子,低调而出挑。在创立中国最大的房地产(行情 专区)公司万科近30年之际,他向《舒立时间》表示:“2015年,万科真正稳定持续、有效率、有质量的增长才开始。也就是说,实现我的抱负和理想,明年才刚开始。”

  “你有名不是因为你的产品”

  2003年,时年52岁的王石登顶珠峰。在前后近十年的时间里,他一直热衷极限运动。作为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的王石,是房地产行业最有号召力的企业家,而他的影响力实际上早就超越了房地产行业。

  但王石对《舒立时间》坦承,直到2008年,他才真正的从内心意识到自己和公司在社会的巨大影响力。他认为,这个所谓的“名声”和自己企业的规模、自己的经营能力并不相称。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大地震当天,万科宣布捐款200万元。不少网友认为,这与2007年超过48亿元净利润的万科形象不相称,万科应该多捐点。

  为回应这一质疑,5月15日,王石通过一篇博文《毕竟,生命是第一位的》表示:“对捐出的款项超过1000万的企业,我当然表示敬佩。但作为董事长,我认为万科捐出的200万是合适的。中国是个灾害频发的国家,赈灾慈善活动是个常态,企业的捐赠活动应该可持续,而不成为负担??每次募捐,普通员工的捐款以10元为限。”

  一石激起千层浪,王石这一表态激发了网友群愤,“灾难常态化”“10元捐款上限”等说法迅速让万科陷入一场空前的公众信任危机中。

  迫于压力,5月19日晚,王石公开道歉。5月21日,万科发出“补捐”公告,称将参与四川地震灾区的临时安置、灾后恢复与重建工作,该工作为纯公益性质,净支出额度为1亿元人民币。

  至此,“捐款门”事件告一段落,但却给王石和万科一向健康的形象带来了损害。而就在汶川大地震半年前的2007年12月,王石在一次会议上抛出楼市“拐点论”,也激起行业大讨论,并引发市场震动。“拐点和‘捐款门’带来的那种影响和负面冲击之大,我是第一次感觉到。这两件事把我打回了原形,让我知道自己是老几。”王石说。

  从1984年到2008年,王石内心的自我认可经历了漫长的过程,这在现在这个“博出位”的年代似乎有些令人难以理解。两次风波之后,王石对外发表言论收敛很多,但他骨子里仍是个真性情、爱说话的人。在万科内部,王石和毛大庆被公关视为最难控制的“领导”,而财务出身的总裁郁亮则出言谨慎,性格迥异。

  现在的王石最喜欢聊的不是登山,更不是房地产,而是在哈佛和剑桥游学认识的人、经历的事。一般人都认为,王石已然功成名就,该经历的都经历了,人生进入花甲,还有什么没实现、不满意的?

  然而王石却对《舒立时间》说:“万科要做标准化、产业化,这要到2015年才开始。像海尔、TCL,他们已经做得很好了,但我们还在解决最基本的问题。最基本的标准化、产业化、质量过关,其他行业20年前已经解决的问题,我们到明年才能开始解决。”

  “我的参照系很简单,就是和日本的企业比,因为我们同属东亚文明。”王石认为,中国的工商界本身社会地位就不高,尽管好像你是凸显出来了,但主要是因为你掌握了相关资源。

  紧接着他话锋一转,自嘲地表示,“但是我更多的是在被媒体消费,而不是有更多的正能量的东西被社会接受,更多来讲是拿你开涮,拿你来讲笑话,时刻逮着你的一个‘红烧肉’,实际上是在消费你。”

  不要抱怨中国传统文化对工商界的偏见

  在王石的青年时代,“商人”并不是一个能够被中国上层社会接受和认可的职业,特别是在他这样军人家庭。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万科完成股份制改造并成功上市后,王石开始意识到,“自己此生定位就是做一个企业家了”。

  “你的编号是002,001是深发展。在各个地方打交道、接触的人,都是在最高级别那样一个层面,这个是有感觉的。”王石说。

  有了些自信的同时,不断的自我怀疑和否认也伴随其中,直到2008年的“捐款门”和“拐点论”,这种不自信的情绪被激发出来。然而,这些问题似乎并不能从企业经营或登山中找到答案。2011年,60岁的王石进入哈佛大学东亚研究所,开始了陌生的访问学者生活。

  “到了哈佛之后才发现,登知识的山比登物理的山要难得多。在哈佛补修中国传统文化课程,一年的项目也被我延成两年了。”王石认为,学习的目标可以理解为精神文化的传承,对于身处的工商阶层也开始有一个重新认知,而过去他从未从这个角度去考虑问题。

  王石自认为已经能找到一些问题的解答。而如果能够与西方文化和思维逻辑做类比,那就更能有所感悟,对中国社会更多深层次的问题,他也能够有新的思考。“比如说万科2008年降价,消费者就有意见,要补偿。我们原先就不理解,涨的时候不找我,降了你找我了,这不符合契约精神啊。有业主打砸售楼处。我们报警,但后来发现,警察就在那看着,根本不管。”

  王石很不理解,警察怎么连起码的公共秩序都不管?“现在我理解了。谁是强者?开发商;谁是弱者?消费者。这就是传统文化中的同情弱者原则。”

  在追寻“到底中国的逻辑是什么,支撑中国传统文化的是什么”之后,王石看起来更加有自信了,也更享受在西方的学习生活。

  “在哈佛,我完全是防御型的,对任何人都是防着、躲着,因为没法正面和人家交流。”到了剑桥以后,王石自觉就放松了,换了一个新的环境,一切都是新的。“中国发生的事情,太让他们意外了,西方的逻辑根本解释不了,他们有很多话要问我,很带劲。”

  王石才去剑桥三个月,就认识了很多人,因为他每天都在学院食堂吃饭。“晚上7点半,一声锣。我想那个锣肯定是中国带来的,特别响,‘哐’一声门开了。吃饭必须穿正装,外面套黑袍,像我这样肯定不行。”他拉着自己的衬衣领子说。

  “在商言商绝非不谈国是”

  对于困扰过他的中国工商界地位问题,王石也有了新的答案,“我说的在商言商,绝对不是不谈政治,不谈国是。我首先是个公民,公民就有公民权,我是可以谈政治的;其次我是个商人,我当然可以关心工商业阶层面临的问题”。

  王石认为,自己和其他工商业者至少是“同命相连,兔死狐悲”。“躲是躲不掉的,首先自己要透明、守法;其次是靠自省,不断规范,承担社会责任,出了问题就承认,这样社会才会进步。”

  2013年7月,“企业家教父”柳传志在一次小范围聚会上说的一席话,经转述与放大,在企业家群体中引发了一场关于企业家是否应“在商言商”的大讨论。“从现在起我们要在商言商,以后的聚会我们只讲商业不谈政治,在当前的政经环境下做好商业是我们的本分。”柳传志说。

  王石在接受《舒立时间》采访时,明确澄清了他所认为的“在商言商”的三层含义。“第一层,中国解放之后整个国家泛政治化,一切都以政治、意识形态为主;改革开放之后,虽然变成以GDP为主导,但大家还是免不了开口闭口都是政治。因此针对这一点,我提出应该在商言商。”

  “第二层含义,是我本人从自我否定到自我肯定的一个过程,商人在中国社会中地位不高,但作为商人,首先要对自己的定位有判断。你如果自己都不喜欢,别人怎么喜欢你?工商业者一方面希望得到社会认可,另一方面你自己都不尊重这个行业,那怎么行?所以商人要对自己所在的行业尊重、承认和喜爱。”

  “第三层含义,就是需要有精益求精的精神,房地产行业同样如此。比如万科现在推进的住宅产业化、绿色建筑,就是求精的意思。”他说。

  对于整个房地产行业的前景,王石持乐观态度。他认为,长期看,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房地产会有很好的前景。不过“买了就能赚钱”的阶段已经过去了,整个行业的增长速率会放慢。

  “现在一线城市房价已经控制住了,其他城市稳中有降,如果这个趋势能保持住,那么整个房地产就会进入一个良性健康的轨道。”他表示。

  此外,对于目前中央“既打老虎又打苍蝇”的反腐,王石也给予了很高评价和期望。“对房地产行业来讲,最大的调控就是反腐。你会发现,反腐以后,高档房子的需求立刻就减少了,如果能坚持下去那就太好了。”王石认为,腐败行为在房地产行业尤其明显,权钱交易多数都会跟房子有关,有的官员甚至拥有几十套、上百套房子。

  “反腐本身就是制止不正当交易,包括幕后交易和灰色收入,反腐把这些非刚性需求的腐败购买力抑制住,特别是对于高端房子的需求,由于腐败造成的虚高的房价也被抑制住了。”他认为,这对房地产行业是好事。

  针对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明确提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实现非公有制经济参与国企改革的重大突破,他提醒道:“政府现在提混合所有制经济,无疑将释放社会资本的强大活力,但如果还像之前几年那样腐败继续抬头,最后的结果,很有可能就是在产权交易过程中,进行一个灰色的利益重新分配。”

  “现在大力反腐,把这种灰色交易抑制在可控的范围内,有利于在产权交易中营造一个公平的环境。”他说。

  2013年,万科通过和当地知名开发商合作的方式,先后进入了中国香港、美国、新加坡市场,包括与新世界(行情 股吧 买卖点)发展有限公司合作开发香港荃湾项目,与铁狮门公司(Tishman Speyer)合作开发美国旧金山Lumina项目,与吉宝置业有限公司合作开发新加坡林曦阁(The Glades)项目。王石表示,万科国际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学习。他认为美国是最好的学习的地方,第二就是英国,三年之后再考虑进入新兴经济体国家,如土耳其、巴西、印度。

  王石表示,万科国际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学习。他认为美国是最好的学习的地方,第二就是英国,三年之后再考虑进入新兴经济体国家,如土耳其、巴西、印度。“但无论怎么国际化,万科主要的业务重点仍会在中国。”他说。

  王石认为,包括万科在内的中国企业到海外投资,仍旧面临文化差异、环保意识等诸多挑战。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企业需要重新审视自己,重新定位,这是一个反思的过程

  现在,王石更多的兴趣已从万科、房地产、运动转移到文化传承、个人修为上。“剑桥读完了,我就准备去耶路撒冷,研究基督教的本源;然后是伊斯坦布尔,了解伊斯兰问题。”王石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jackyji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