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睿颖:匹兹堡空气治理对中国的启示

[摘要]美国匹兹堡曾是举世闻名的“钢铁之都”,也曾是臭名昭著的“烟雾之城”,如今却成为了美国最宜居城市。其长达百年的治理空气污染经验对中国有什么启示?

去年9月,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系的教授戴夫·安德森(Dave Anderson)降落北京。即便对北京的空气污染做足了心理准备,连日的咳嗽、持续出现的雾霾天气和日渐攀升的污染指数依旧让他惶惶不安。

卡内基梅隆大学坐落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第二大城市匹兹堡,这里被2010年《福布斯》杂志评为美国最宜居城市。然而,它曾是举世闻名的“钢铁之都”,也曾是臭名昭著的“烟雾之城”。从19世纪末汽车白天行驶需要车灯照明,到2009年被选作G20峰会的主办城市,匹兹堡治理空气污染的历史长达百年之久。

匹兹堡的污染历史

匹兹堡位于阿勒格尼河和莫农加希拉河汇入俄亥俄河的河口处。由于内河港口的运输便利,再加上其附近地区的煤矿、石灰石和铁矿石的丰富蕴藏,19世纪80年代,匹兹堡发展成为美国最大的钢铁基地,其钢铁产值占当时全美产值的2/3。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对钢铁的大量需求,为匹兹堡的钢铁工业注入了强劲的动力。钢铁业的迅猛发展为匹兹堡的人们创造了大量的财富和工作机会,也对城市环境造成了不可估量的破坏。

钢铁厂烟囱排出的废气遮天蔽日,煤灰和烟雾长期笼罩,市区常年不见阳光。严重的污染导致的健康问题渐渐引起公众的重视,空气污染的诉讼不断,但宾州高院的审判却常常向工业界倾斜。由于缺乏强制措施和技术支持,政府颁布的治理法令迟迟得不到有效实施。严重污染一直持续到1948年,卫星城多诺拉(Donora)的灾难真正为民众和政府敲响了警钟。

距离匹兹堡43公里的多诺拉位于一个马蹄形河湾的内侧。1948年10月26日,多诺拉镇上空浓雾弥漫。当地居民由于流泪,胸痛和呼吸困难纷纷涌入医院。严重污染持续了四天,最终导致20人死亡,约6000患病,患病人数约占全镇总人口的43%。此次灾难被列入世界环境污染八大公害事件,并让人们意识到治理环境污染迫在眉睫。

历史在地球的另一端重演

从1978年到2012年,中国经济平均年增长率达到了9.8%, 经济规模增加了24倍,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然而,还未来得及充分享受经济发展带来的喜悦,空气污染就如同猛兽一样震动了人们的神经。重度雾霾天气从京津冀地区逐渐扩散覆盖几乎整个中东部地区。在2014年1月12日,北京pm2.5监测数据更是达到了历史记录的最高点。根据北京卫生局公布的数据,2001年至2010年,北京肺癌发病率增长了56%, 年平均增长率达到2.4%。

美国作为工业化先行的国家,空气污染治理历史悠久。美国环保署署长吉娜·麦卡锡曾指出,中国“雾霾治理”切不可从零起步,借鉴美国乃至全世界积累的经验可为环境改善争取时间。

匹兹堡治霾经验—政府,立法,公民参与与技术支持

同样是面对怨声载道的民众,在匹兹堡首先行动起来的是市政府。1941年时任市长设立了消除烟雾委员会,委员会成员包括企业和民间领袖,报纸编辑,公共卫生部部长,教育委员会理事。工业界,政界及教育文化界等多方联动,为根治空气污染问题建言献策。

与此同时,市政府启动“匹兹堡复兴计划”,关闭环境污染的企业,促进新兴产业的发展并重点扶植高新技术产业,金融业,医疗和服务业,将匹兹堡经济由单一的钢铁工业向多样化转型。1986年,美国钢铁公司设在匹兹堡的工厂关闭,该工厂曾经的钢铁产量约占全美的1/3。曾经是城市地标建筑的美国钢铁大厦,2008年也改旗易主,成为匹兹堡医疗中心的总部。

美国联邦政府对环保问题也愈加重视。1955年美国联邦政府通过了第一部空气污染法《空气污染控制法》,明确地方政府对空气污染治理负有主要责任。1963年出台了对美国的空气污染和雾霾防治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清洁空气法》,指出空气污染是跨地区的全国性问题,启动空气污染治理拨款,并设定了空气质量标准。在经过多年的修正之后,该法最终成为世界空气污染法的标杆。国家层面的环保立法为匹兹堡出台相关法律法规,设立评价和惩罚机制提供了法律依据。

个人和民间非政府组织在政府推进空气质量法规上也起到关键作用。匹兹堡市民俱乐部和妇女选民联盟联合对社区居民宣传空气污染的危害,并游说煤炭运营商协会减少烟煤的使用。值得一提的是,《清洁空气法》修正案规定了公民诉讼条款,任何个人以及联邦政府的任何代表处、部门、机构、官员、代表或雇员均可对违反环保法律的行为提起诉讼。这一法规为发挥公民力量,达成社会共识,打破立法、执法都在权力集团内部运行的传统路径依赖提供保障。

匹兹堡的学术机构积极为空气污染防治提供技术支持。其中,卡内基梅隆大学得到政府资助对空气污染进行田野研究,分析空气污染物构成,并评估新型治理措施。在绿色建筑的循环利用上,匹兹堡也颇具经验。老城区新修没有采取大拆大建,取而代之的是对其进行翻新,并将拆除的建筑材料回收利用。这里也是全美拥有绿色认证建筑数量排名前五的城市,包括世界上第一座有绿色认证的会议中心。

现如今匹兹堡已全面转型,支柱产业由原来的钢铁工业变为医疗,金融和教育为主导的多元化产业结构。20世纪90年代起,环境治理标准更加严格,环境保护写入经济发展规划。匹兹堡不仅逐渐摘掉了“烟雾之城”的帽子,还在2008年经济危机袭击美国的时候抵抗住了消极影响,成为全美少数几个经济增长率和就业率没有因危机而减少的城市之一。

中国的城市如今重复着匹兹堡“先发展,后治理”的老路,雾霾压城局面的扭转不能仅靠决心。产业转型,全国联动,法律支持,公民参与以及技术创新是匹兹堡对如何回归绿色城市给出的答案。正如安德森教授在他的社交网站上的感叹,相信北京会有和匹兹堡一样的转变,但是那并不容易。

闫睿颖,腾讯财经特约撰稿人,曾供职于德国媒体;现居匹兹堡,为美国孵化机构提供咨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neoma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