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植成本超高 民间上书改革蔗糖体制

本报记者 金水 崇左报道

国际糖价持续暴跌的飓风正在袭击中国“糖都”广西崇左,“糖高宗”风光不再,整个白糖产业“第一车间”甘蔗种植业的高成本暴露出巨大的风险窗口。尽管当地实行了最低保护价收购,但国内白糖产业仍然面临生死考验,糖厂亏损导致新一轮白条收购。

中粮崇左糖厂总经理韦志军看了一眼电子盘,国际糖价跌破一磅16美分,相当于每吨2135元,郑州商品交易所的白糖盘面价格已经跌破4600元/吨,而广西白糖价格成本在5000元/吨。韦志军担心2014年是白糖产业难熬的一年。

在广西,几乎两个人中就有一个人从事的事情与白糖有关。广西104家糖厂有30多万产业工人,广西三分之一的土地是甘蔗田,种植甘蔗的农民近2000万,还有依靠白糖财税收入供养的人员。昔日的“糖高宗”给广西白糖产业和财政带来了滚滚财源,如今,国际糖价已经跌到国外种植成本区间。尽管有50%的关税保护,但如果国际白糖价格持续低迷三年,广西第一大支柱农业甘蔗种植和白糖产业可能全军覆没。

30万越南民工采收

中国每年白糖消费量是1500万吨,国内原有白糖产量是1300万吨,其中,广西每年产量就达到800万吨,占全国产量的60%。崇左市是广西第一大产区,每年产量200万吨,占广西白糖产量的四分之一,崇左是中国名副其实的“糖都”。记者获得的一组数据显示,崇左市财政收入每年23亿元,其中,8亿元的财税收入来自白糖,超过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

今年广西甘蔗最低保护价是440元/吨,相比去年475元/吨已经有所下调。但是,在广西崇左,甘蔗种植成本就达436元/吨,农民基本不赚钱。农民不需要种子,自己干活不算钱,最后能省下200块钱的种子和人工费。对于中粮崇左糖厂来说,按照今年440元的最低保护价收购,8吨甘蔗榨一吨糖,一吨糖的原材料成本是3600元,加工费用需要750元,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是420元,销售费用需要230元,不含税一吨白砂糖的成本价格已经达到5000元。目前广西白糖现货报价4700元/吨,这个榨季,广西崇左16家糖厂每天都在亏钱。

上一榨季,广西104家糖厂只有11家糖厂盈利,中粮屯河收购的北海糖厂就是其中之一,韦志军也是这家糖厂的负责人,他告诉记者,主要原因是北海糖厂是一家老厂,设备折旧已基本提完,管理和生产工艺比较成熟,周围的原材料充足,能降低生产成本。

韦志军去年被派往中粮屯河在澳大利亚收购的一家糖厂鹏利澳大利亚有限公司学习,他把研究重点放在了国外白糖价格为何会如此便宜。经过调研,他发现国内外白糖生产工艺和技术都差不多,唯一的差别是“第一车间”甘蔗的种植成本远远低于国内。

“澳大利亚的甘蔗种植成本才114元/吨,广西崇左的甘蔗种植成本是436元/吨,甘蔗种植成本高出国外300多元/吨。”韦志军告诉记者。

韦志军调研后发现,澳大利亚甘蔗种植基本是良种良法和机械采收,有专业的育种公司、病虫害防治公司和机械收割公司等服务组织来提供服务;而广西崇左农民基本不重视良种和良法,依靠人工采收,仅人工采收一吨成本就要120元。

眼下正是广西甘蔗收割和开榨的季节,由于本地劳动力价格上升,人手紧缺,“糖都”崇左出现30万越南民工采收甘蔗的景象,这里紧邻越南,如果没有这些越南民工,甘蔗的成本还会增加,农民还会亏钱。

“一个越南民工一天砍0.7吨甘蔗,我们每天榨1万吨甘蔗,每天就有14000多名越南农民工在为我们收甘蔗。”韦志军说。

民间提交改革蔗糖报告

农悦锋是海外留学的农学博士,2013年,他以每亩地两吨甘蔗的代价在崇左市江洲区太平镇驮逐村宜阳屯流转了6000亩土地,利用自己掌握的现代农业技术建起了一个专业合作社的甘蔗种植基地——广西壮糖基地。

农悦锋自己育种施肥,通过良种良法,节水灌溉,甘蔗种植基地今年平均亩产能够达到10吨,远远超出农民每亩地4吨甘蔗,成本只有农民的40%。农悦锋背后得到产业龙头企业中粮屯河的家庭农场计划的支持,这个计划是支持一些农村的能人和专业合作社牵头,通过规模经营和运用现代农业技术,降低种植业成本,提高产出效益,并为中粮屯河的农产品加工提供稳定的原材料供应渠道。

下一步,中粮屯河还准备引入澳大利亚的机械采收技术来改造农悦锋的甘蔗种植基地,降低人工采收成本。“人工采收加上运输的成本需要180元/吨,而机械采收运输成本只需要60元/吨。”韦志军说,中粮屯河还联合中国农业银行金融机构给予扶持的家庭农场信贷等金融支持。

但是,中粮屯河自身并没有在支持农业现代化中受益。广西一直沿用计划经济时代就把甘蔗地划分不同的区的做法,形成蔗区资源的固有化。广西崇左有16家糖厂,甘蔗地也被划成了16片。每到甘蔗的榨季,广西蔗区各市县政府就需调动大量警力和公务员到各处设卡,防止甘蔗跨区流动,划定区域的甘蔗只能卖给指定的糖厂。

农悦锋说自己愿意把甘蔗卖给中粮屯河崇左糖厂,但他的甘蔗种植基地属于东亚糖厂的划区,生产的甘蔗只能卖给东亚糖厂;而最初农悦锋希望东亚糖厂为自己的甘蔗种植园提供支持,但东亚糖厂因原材料比较充足积极性并不高。

黄琼伟是崇左市江州区那隆镇那印村村民,他家里有十几亩地,过去每亩地就产4吨甘蔗,中粮屯河提供现代农业技术服务后,这里农民建立了1000亩土地的三高示范基地,今年每亩地可以产8吨甘蔗,并套种了西瓜,帮助农民每亩地增加收入两三千元。同样的问题是,这里的甘蔗划区不属于中粮屯河崇左糖厂,甘蔗只能卖给划区的糖厂。但韦志军期盼着谁投资谁受益,调动糖厂和农民的积极性,形成良性的双赢。

“广西甘蔗传统管制壁垒已经妨碍了现代农业技术的推广,实际上形成原材料的垄断,限制了糖厂的市场竞争,让广西整个白糖产业失去了竞争力。”农悦锋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农悦锋的广西壮糖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正在联合广西丰满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崇左倚源农业有限公司、崇左市板兰村甘蔗生产服务专业合作社、崇左市岜羊村甘蔗生产服务专业合作社、崇左市那印甘蔗生产服务专业合作社、崇左市江州区兴万农甘蔗生产服务专业合作社和崇左市江州区逐盎甘蔗生产服务专业合作社等8家专业合作社联名向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提交《关于要求改革广西蔗糖产业体制的报告》,呼吁打破广西延续几十年的甘蔗划区规定,尊重农民出售农产品的自由选择权,允许甘蔗跨区自由流动。

农悦锋说,白糖产业是广西重要的税收来源,关系到广西近一半市县的财政收入,所以,当地政府也不惜下血本,防止甘蔗外流,也就是防止税源外流;当然,羊毛出在羊身上,蔗区各市县政府出动大量人力设卡的投入也需要各家糖厂来买单,实际上增加了整个产业的成本。未来应该鼓励糖厂和专业合作社签订供应合同,蔗区各县市的税收完全可以根据合同的甘蔗来源分账,政府重点不再是设卡检查,而是放在合同履约的监管上。

中粮屯河崇左糖厂原材料一直吃不饱,韦志军希望扶持一些现代甘蔗种植园,提高甘蔗的单产,帮助农民降低种植成本,提高收入,这样糖厂可以适当降低一点收购价,广西的白糖产业才能参与国际竞争,避免被低成本的国际白糖冲垮;否则,大家都会一起死掉。

新一轮的白条收购

今年,广西崇左一家糖厂因为资金链紧张新榨季不得不继续白条收购甘蔗。这家糖厂从去年榨季开始就因为大量资金进入房地产造成资金紧张开始打白条收购甘蔗,直到今年新榨季前,在政府的敦促下,糖厂才把去年欠下的农民收购款补上。由于今年糖价不断走低,甘蔗价格受到政府最低保护价限制,糖厂不仅没有利润,还可能面临巨额亏损。今年,糖厂资金紧张,新一轮的白条收购又将在广西崇左上演。

韦志军记得上一轮白条收购是1998年开始的糖价低迷,那时各县市80%的糖厂都是国营企业,所有的白条都由政府财政承担下来,那些国有白糖厂后来因为陷入亏损都被卖掉了,农民手中的白条直到2010年才兑现完毕。今天,广西80%的糖厂变成了民营企业,这一轮白条收购可能不会再有政府财政来买单,一旦资金链崩裂,可能的结果是民营企业老板跑路,农民白条无法兑付,摧毁的将是整个白糖产业。

新进入者中粮屯河资金相对充足,仍然按照政府保护价收购,韦志军也认为,目前,需要打破原材料的行政分割,在糖厂的原材料采购环节引入市场竞争,打白条的企业自然会从竞争中退出,优化资源配置。

在广西崇左调研的海通证券分析师丁频告诉记者,现在糖厂普遍比较悲观,国际糖价下跌太多把国内糖价带下来了,现在已经到了国外的成本区,种植和生产不太可能继续扩张,国内消费不可能有大的增长,只能期望今年下半年和明年国际经济复苏,国际糖价能回升。

由于国内外巨大的糖价差,山东、辽宁和江苏等沿海白糖消费区新建了很多进口原糖加工厂,投产和在建的原糖加工产能达到844万吨,加上国内原有的白糖产能1300万吨,总共的产能已经达到2144万吨,而国内的白糖消费量只有1500万吨,产能远远超过了国内市场容量。在广西崇左,这里的白糖产业正在面临一场生死考验。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lilyqia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