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清理涉煤收费 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时机或成熟

每经记者 岳琦 发自成都

国内诸多资源大省对煤炭资源税改革寄望多年,目前煤炭价格长期低位运行,十八届三中全会也提出将“加快资源税改革”,行业形势和改革氛围逐渐利好,有 “西南煤海”之称的贵州也开始布局。

日前,据贵州媒体报道,该省主要领导在最近的一次政府常务会议上就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表示,要重点清理地方出台的涉煤收费。该省财政厅长也在会议上建议全省各级政府设立的涉煤企业各种收费项目应一律取消。

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已是大势所趋。对此,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对 《每日经济新闻(微博)》记者表示,从煤炭行业的买方市场和改革的大氛围来看,目前从价计征改革时机已成熟,关键在于清理涉煤收费。有业人士认为,贵州此举意在铺路从价计征改革,地方政府近期动作或是为了争取中央政策倾斜。

“清费”是从价计征关键

近年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等部门曾多次发文清理涉煤收费基金。据统计,目前涉及煤炭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有几十种,包括矿产资源补偿费、矿业权价款、水土保持费、土地使用费、环境治理保证金、可持续发展基金、煤炭价格调节基金等。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任浩宁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根据此前对全国的调研,煤炭企业税费多达100项左右,其中税为20多项,费约80多项,煤企运营成本高企。

“现行模式下,税收‘费化’情况较为严重,税制功能弱化。”贵州省财政厅厅长李岷在上述政府常务会议中表示。据人民网公布的上述会议实录,李岷还表示,从量征收不能调节煤炭资源级差收入,导致资源浪费,消耗煤炭资源的企业产品成本,不能真实反映资源环境消耗和补偿的成本,不利于贵州省资源深加工和产业结构调整。

“清费立税”已经是业内共识,林伯强表示,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必须配合“清费”,不能形成重复征收,而“清费”也是从价计征的关键。对此,任浩宁也表示,清理涉煤收费是改革的前提。

与此同时,李岷在上述政府常务会议上还建议,除国家设立的排污费、资源补偿费、水土保持费、教育附加费、育林基金、残保基金等收费项目外,全省各级设立的涉煤企业各种收费项目应一律取消。

或为争取中央政策倾斜

煤炭行业长期的低位运行为从价计征提供了契机。据林伯强介绍,煤炭资源税改革滞后主要受困于此前的高位运行,税收改革增量成本将可能直接转嫁至电力、工业能领域,对经济发展产生不利影响,而目前的买方市场则将这种影响大大降低。

“当前煤炭价格正处于低迷的时间窗口,启动实施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时机基本成熟。”李岷在上述贵州政府常务会议中亦表示。

在改革的大氛围下,贵州省省长陈敏尔在上述会议中表示,把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做成贵州省全面深化改革的成功案例。

中西部地区经济欠发达但资源丰富,资源税有可能成为部分地区的主体税种,增强地方财力。有分析认为,从价计征的资源税,可作为生态功能区转移支付的补充,用于补偿中西部资源开发带来的环境问题。

对此,任浩宁表示,从价计征改革对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省内企业发展及产业升级等都有利好。此前新疆、内蒙古等地也在积极准备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近期的一些地方政府相关动作或为争取中央政策倾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