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产业 > VC/PE > 正文

PE“新疆速度”酿泡沫 竞争激烈堪比京沪

2012年05月28日03:51中国证券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本报记者 姚轩杰

如今的新疆,俨然一片投资的热土。2010年8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促进股权投资类企业发展暂行办法》的发布,新疆财税政策相比东部地区有很大优惠,PE新疆“淘金热”迅速升温。短短两年时间,新疆股权投资类企业已增至300多家。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新疆实地调查发现,虽然PE猛增,但由于新疆经济落后,企业少、体量小,PE可选择的投资标的余地小,甚至出现一个企业多家PE争抢,堪比北京、上海等地的盛况。野蛮生长导致的激烈竞争和市场饱和让人担忧。

同时,当地政府在引进PE方面不遗余力,但监管滞后。业内人士表示,“先发展再说”的做法可能重蹈天津的覆辙。

PE新疆“淘金热”

“如今,新疆的外地人越来越多了,车多了,路也变堵了。发展速度快啊!”一位乌鲁木齐的市民向初到新疆的记者推介新疆时,眼神里透露出自豪和欣喜。

的确,走在新疆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实现新疆跨越式发展”的标语。而这缘起于2010年5月召开的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会议作出了推进新疆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的战略部署,并提出在喀什、霍尔果斯各建立一个经济开发区,使之成为我国向西开放的重要窗口。

新疆向中央要来了政策,意欲打造西部经济的高地。由于经济一直比较落后,新疆要发展,资本必须先行。当地政府在3个月后,就出台了上述股权投资政策,新疆对资本的渴求可见一斑。

《办法》中规定,“十二五”时期,在新疆注册的公司制股权投资类企业,享受国家西部大开发各项优惠政策,执行15%的所得税率,自治区地方分享部分减半征收。若未能享受西部大开发政策的,减免企业所得税自治区地方分享部分的70%。合伙制的股权投资类企业的合伙人,个人所得税按其对地方财政贡献的50%予以奖励。而北京、天津、上海等东部地区PE企业所得税为25%,合伙人个人所得税为20%。

而对PE极具吸引力的是,新疆的企业上市有“绿色通道”,即只要企业申报上市材料,证监会发审委就会审,不用排队。这对PE缩短投资周期,提高回报率作用巨大。

在注册方面,天津出台的新政是PE在首期实际缴付资本应经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验资报告,并附银行资金到位证明。但PE对公开资产情况极为敏感,大多不愿这么做。而新疆对此没有要求。

邵红明,达晨创投新疆办事处的首席代表。在上述优惠政策的诱惑下,他组建了4人团队,从2011年7月开始在新疆寻找机会。

“不仅达晨来了,深创投、九鼎等很多大PE也来了,现在新疆投资火了。”走进邵红明的办公室,他快人快语。他告诉记者,不到一年的时间,达晨在新疆已经投资了3个项目:康隆农业、宏邦节水、永成农机,都与农业有关。“新疆的农业是其优势产业,这与达晨四大投资主线中的‘现代农业’不谋而合。”但他没有告诉记者具体的投资额。

曾经投资西部矿业而声名鹊起的上海永宣,擅长能源资源类企业的投资。其新疆分公司的负责人表示,新疆的煤炭、石油和矿产资源丰富,这是他们的主要投资门类。据了解,上海永宣在2010年和2011年分别和新疆自治区政府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合作成立了两只基金,总规模超过10亿元。目前,他们投了大中矿业、现代石油等企业。

而作为第一家本土PE,新疆中企董事长王辉家乡情结很浓,他告诉记者:“我们的团队是新疆财经大学第一期MBA的同学,成立中企的目的就是投资新疆的企业,帮助其上市,为当地的产业发展发挥我们自己的作用。”2011年5月,新疆中企发起成立一只1.31亿元的基金,目前已投资仪尔高新、现代石油化工、瑞缘乳业等企业,单笔投资额在500万-1000万之间。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1年12月,新疆股权投资类企业增至337家,其中新注册基金达250家,疆外迁入的基金87家。发展之快被业内称为“新疆速度”。

市场泡沫隐现

在PE界看来,新疆的经济落后,产业发展不具规模,企业数量少、体量小、分布散,可选的投资标的并不多。

在与新疆的PE交谈过程中,记者明显感受到,在比较小的新疆市场,PE的竞争程度与北京、上海有一拼,市场泡沫隐现。

“新疆的‘蛋糕’就这么大,但好几百家PE都进来分食,平均3-4家PE抢一家企业。找企业难啊,我们现在都深入乡镇,甚至村庄里去找了。”邵红明表示。

要想顺利投资某企业,必须想方设法和这家企业的老板“拉关系”,这是当地PE界流传的“成功法则”。新疆的优质企业不多,但都是PE眼中的“唐僧肉”。多家PE想投,企业的身价自然水涨船高。

王辉向记者举了一个实例:新疆乡都酒业有限公司是一家葡萄酒酿造公司,得益于新疆得天独厚的葡萄产业优势,该公司的发展前景和成长空间被众多PE看好。来这家公司的PE络绎不绝,公司董事长曾在一个月之内接待了七八家PE。不仅股权价格不断飙升,公司董事长还得挑人,不是PE想投就能如愿的。

令人惊讶的是,PE们开始“走后门”、“拉关系”,请公司董事长吃饭,帮企业做宣传,甚至帮企业招人,为的就是能给企业董事长留下好印象,希望最终能被相中。“有点像选秀了。”王辉忍不住调侃起来。

事实上,新疆的PE才刚刚起步,但无序发展导致的不合理竞争和市场饱和,让人担忧。“目前新疆的PE情况就是‘僧多肉少’,大家都想抢到肉,就不可避免出现问题。而企业好像突然觉得自己‘金贵’了,漫天要价,欲望也膨胀了。这对企业长远发展不利,甚至可能中途崩盘。”王辉认为,野蛮增长的PE出现了过剩,市场泡沫在放大,值得警惕。

天津的前车之鉴

对于新疆来说,发展PE,培育大企业,是当务之急,但PE监管明显滞后。新疆在2010年8月和11月,先后发布了两个鼓励PE发展的政府文件,里面除了对PE的财税优惠和奖励外,没有提到监管问题。

记者查阅了部分其他中西部省份关于发展PE的政策发现,基本与新疆类似,主基调都是财税优惠。这不禁让人想起天津的股权投资的发展模式——先发展后治理。

但天津PE非法集资案历历在目,事后整治的代价过高,让人忧虑这些“后起之秀”的中西部省份,如果延续这种模式,可能会重蹈天津的覆辙。

一直以来,天津因其政策上的先行先试、税收优惠和一站式的注册便利等,成就了它与北京、上海等地相比吸引PE机构的优势,一时间成为了“PE天堂”。天津股权投资基金协会的数字显示,目前天津市带有“股权投资”字样的企业和管理机构约有2400多家,占全国同类机构的近半壁江山。

PE家数的迅速膨胀,数千家PE鱼龙混杂,问题也接踵而来。2010至2011年,天津PE非法集资案持续爆发,轰动全国。随后,天津市政府开始铁腕整顿PE,大幅提高注册门槛,并规定出资人需提供验资证明。

天津市一位官员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天津对PE发展的思路却是由“求量”变成了“求质”。同时,他也坦承,事后治理代价太高,并告诫其他省市在出台发展PE的政策时,PE监管需要同步跟进,不希望天津的行业乱象被重演。

然而,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那些欠发达的省份,“发展是硬道理”,他们没有监管的动力。“PE对政策监管很敏感,一管PE就会降温,就可能撤走,当地政府不愿意这么做。”

[责任编辑:zhiweiyu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