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产业 > VC/PE > 正文

复旦与SBI集团合作设立5亿规模PE

2010年10月20日08:42文汇报唐闻佳我要评论(0)
字号:T|T

错过一颗“创业种子”,有可能错过一次技术革命。此中最痛心的,无疑是怀揣钱包的投资人。但问题是,投资“种子”也可能颗粒无收。长期以来,“种子企业”都处于尴尬的境地,它们最需要资金,可是其中的高风险又让投资人却步。在日前举行的复旦大学科技园和SBI集团签署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合作备忘录仪式上,日本最大的综合金融集团之一SBI集团称,鉴别“种子企业”的潜力仍有难度,不过,遵循“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投资之道,“种子企业”将成为复旦-SBI集团基金的投资项目之一。

高风险高回报给了“创业种子”机会

SBI集团是日本规模最大的综合金融集团之一,集团成立伊始就以私募股权投资为核心业务,曾经管理着当时全球首屈一指、规模达到1500亿日元的风险投资基金——全球宽带互联网基金。也正是该基金的积极投资,成为推动全球范围IT革命的重要力量。

此次合作将由复旦大学和日本SBI集团共同组建一个平行基金,该基金由一个SBI在海外设立的美元基金、一个复旦和SBI共同在上海设立的人民币基金组成,基金规模达5亿人民币。

在创业者眼中,这类金融基金无异于“天使”——它们不仅有钱,最关键的是,还敢于对高风险的新兴企业做早期投资,然后在企业上市后全身而退,选择新“种子”。但现在的问题是,金融集团毕竟不是慈善机构,其必须考虑投资回报问题,“种子企业”标榜的未来价值显然很难打动以商业头脑著称的天使投资人。目前,国内“种子企业”获得资金的渠道就非常狭窄,多数来自政府扶持基金,如上海的“天使基金”。

对此,以“创造新产业”为目标的SBI集团董事长兼CEO北尾吉孝却看好“种子企业”,“种子企业风险很高,但是高风险就有高回报。”北尾吉孝专门对上市公司做了一项研究,他发现:在日本,一个创业企业上市后,能够维持10年的,100家里面有6家已经很不错了;能够维持20年的,1000家里面有5家已经不错了;能够维持30年的,10000家里面有二三家已经不错了。“创业很艰难,创业后能成功上市更难,能生存下来难上加难。”

在这种企业生态下,金融投资集团无疑是高风险行业,而恰恰是这种高风险给了“种子企业”机会。在谈到如何运作本次复旦-SBI基金时,北尾吉孝就表示,在选择投资企业时,会覆盖早期、成长期和上市前期的企业。“三者都会覆盖,达到平衡,当然,后两者的投资金额高于处于发展早期的企业。”在业内看来,国际大型金融集团的做法,遵循着“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以规避风险,分摊投资项目。而投资“种子企业”的意义就在于,它的投资成本很低,可是一旦企业获得上市,投资回报率可能远远高于处于成长中后期的企业。

识别“种子选手”潜力仍有难度

国际投资集团的运作也证明,投资成功的永远是少数。北尾吉孝就介绍,SBI集团已经投资运作了700多家企业,目前有18%已经上市、或通过兼并方式被收购。对于 “18%”这个投资回报率,外行看来有些低,但其实已经给SBI集团带来颇丰的收益,这个数字在国际投资业同行中也是佼佼者。“不是每个投资都有回报,但是只要有个别投资成功,就会有巨大收益!”当然,在业内看来,能够保证资金链不断的唯有庞大的金融集团,比如SBI集团,而“种子选手”就是有可能在大金融集团中成为“少数成功派”,突出重围。

不过,话虽如此,目前识别“种子企业”仍有一定难度。深谙市场运作之道的北尾吉孝也坦言,很多“种子企业”带有很强的专业性,非专业人士似乎很难识别它们未来的潜力以及商业价值。曾经运作过生物科技企业项目的他,评估企业潜力的方法就是“借助互联网查资料”。

二手资料的检索,自然无法满足操盘数亿资金的投资人。据悉,这也是SBI集团近两年频繁相中高校合作的原因。早在2008年,SBI集团就与清华控股合作,设立了北京市第一家、全国第二家外资设立的外资人民币私募股权基金。同年,又与北大青鸟集团合作,共同设立了1亿美元规模的离岸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复旦大学是SBI集团合作的第三所中国院校。“高校有丰富的专业人才,他们清楚行业空白点,可以和我们一起评估企业,决定是否要投资。”北尾吉孝说,建立在斯坦福大学等名校周边的“硅谷”,其成功也正是源于市场人士与高校的合作,而SBI集团眼下的目标就剑指“硅谷”。

在具体行业方面,北尾吉孝介绍,他们将优先考虑生物科技、环境工程、新能源开发、纳米与材料科技等与未来经济和人民生活密切相关的领域。

[责任编辑:serinaxi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