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评论 > 正文

李冰:从经济视角看高考人数连降

2010年07月26日08:14京华时报李冰我要评论(0)
字号:T|T

继去年全国高考人数下降30万人后,今年高考人数进一步下降74万人。分析高考人数下降的原因,大学生就业率下降只是次要原因,而根本原因是新生人口数量下降。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我国人口出生率已从1987年23.33‰的高峰持续下降到2006年12.09‰的最低点;新生人口总量从1987年的2529万人持续下降到2006年的1585万人。

从高考人数下降背后的新生人口数量下降来看,我国的人口红利很快就会结束。很多人计算中国的人口红利,都以15-64岁人口占总人品的比例作为标准,但中国男性的实际退休年龄是60岁,女性是55岁。因此,实际人口红利比大多数专家测算的拐点要来得早。人口红利本质上是一种透支,是对未来的一种负债,在未来是要连本带利偿还的。但长期以来,我们显然只利用了人口红利的好处,却未建立足够的“偿债”储备,这应当引起整个社会的高度重视。

首先,我们应对未来老龄社会的养老储备不足。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日前透露,我国养老金“空账”已从2004年的7400亿元上升到目前的1.3万亿元。人口红利时代之后必然迎来一个老龄时代,目前在日本、欧洲和美国,养老金都已成为经济发展的巨大负担,所以我国建立足够的养老金储备刻不容缓。

其次,我们有城市化的欠账,广大农民工贡献了人口红利,却没有享受到人口红利。公开数据显示,中国的城镇人口比例虽然已超过46%,但真正有城市户籍的只占约35%。2009年,全国城镇私企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18199元,这样的收入意味着在城镇打工的农民工不可能在城镇买下房产,他们年老后也没有足够的养老金,只能回乡居住,这必然造成一个“负城市化”的过程。

此外,我们的产业升级有欠账。当劳动力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下降后,工资的上涨就不可避免,这就要求中国的企业有较高的利润率,否则要么倒闭,要么亏损。但中国的多数企业长期享受了人口红利,习惯了依靠劳动力成本低的优势来生存和发展,而没有建立品牌与技术优势,导致它们在国际上只有以低价换市场的能力。几十亿件衬衫才能换回一架飞机的产业结构,将来如何应对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局面?

还有,高考人数的下降必然迎来毕业人数的下降,长期靠所谓刚性需求发展的中国房地产业这一“支柱产业”,还会有多少增长空间?

□李冰

(京华时报)

[责任编辑:baggio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